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6|回复: 0

李知诚:显明宝贝的瓦器

[复制链接]

1465

主题

219

回帖

4万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44067
发表于 2024-7-5 09:5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林后 4:7-18
2024年6月9日
第一 显明宝贝的瓦器
哥林多后书4章7节讲到“瓦器里的宝贝”的时候,我们常常会把这个“瓦器里的宝贝”和马太福音第5章44节“天国的比喻”当中“藏在地里的宝贝”混为一谈。许多人不假思索的认为,所谓“瓦器里的宝贝”,就好比财主把金银财宝藏在一个大大的瓦缸当中,埋在地里,不要叫人发现。
有一次我去西安陕西省博物馆的时候,当时有一个所谓“何家村窖藏出土文物”的特展,里面最著名的展品有“兽首玛瑙杯”,“鸳鸯莲瓣纹金碗”等。不过我印象最深的是隐藏这许多瑰丽的文物的容器,几个非常高的陶瓮,所有的宝物都被藏在了这些其貌不扬的瓦器(陶瓮)当中了。这件事情非常有名,后来被杜撰进了小说(后来改编为同名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当中了。
但这样的领受和保罗的教导完全不同。哥林多后书4:7说,“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如果保罗说讲的“瓦器里的宝贝”是如此形态,怎能“显明这莫大的能力”呢?所以,哥林多后书4章7节里“瓦器里的宝贝”和马太福音“藏在地里的宝贝”完全不同,是显明的,荣耀的,彰显的;而不是隐藏的,不可见的,微弱的。
    那么在这里,“瓦器”指的是什么?“宝贝”又是什么?“瓦器里的宝贝”具体说明的是什么奥秘呢?我们需要从这段经文的前后文脉背景当中来寻找答案了。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1-2章中坦率地说明了自己和哥林多教会弟兄姊妹之间发生极大冲突抵牾的原因(导火索),他为勇敢地自己辩护,宣布自己不需要别人的推荐信(第3章),因为“你们就是我们的荐信(林后3:2)”。保罗宣布:我们是新约的执事(林后3:6),是属灵的执事(林后3:8),律法的荣光渐渐退去,但属灵的荣光越发大起来。保罗声称,“我们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就变成主的形状”,“荣(光)上加荣(光)”(林后3:18)。保罗向哥林多教会信徒大声疾呼的是:你们论断人和事情,判断的标准不应该是律法,是字句,而是灵,是圣灵彰显出来的荣光!保罗说“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他们看不见基督荣耀的光;但你们不一样,基督荣耀之光已经照在你们心里,叫“神荣耀的知识之光,籍着耶稣基督,在你们的脸上显明出来”。(林后4:6 原文翻译)
    所以按照上下文的语境,这里的“宝贝”是什么呢?当然是“神荣耀的知识之光”了。这“宝贝”,也就是“神荣耀的知识之光”要被显明出来,“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这本是神的旨意,神的奥秘。
   
那么这里的“瓦器”又是什么呢?1世纪的希腊罗马世界最普遍最廉价的瓦器是什么呢?打水的瓦罐?藏宝的陶瓮?都不是。如果你有机会到博物馆参观希腊罗马时代的文物展的话,你一定会发现:除了美伦美央的大理石雕刻,流光溢彩的玻璃制品,最普遍同时也是最廉价,家家户户必备的“瓦器”是什么呢?灯盏,陶土做的灯盏。1世纪希腊罗马世界的陶土灯盏是如此廉价,以至于几乎在所有的考古遗迹当中都有大量的发现,一直到今天,我们依然可以在许多博物馆看到许多或完整,或破损的罗马灯盏。这些灯盏非常小,比我们中国人熟悉的紫砂壶还小一些。灯盏整体呈“凹”状,好像紫砂壶被压扁了一样,朝上的凹面一般都有各样花纹,中间是空的,有一个不大的空间可以存油。在这个凹面靠前面有一小洞,是用来插入灯芯的。和紫砂壶一样,1世纪罗马的陶土灯盏既有把手,又有相对广阔的壶嘴,用来补充灯油。马太福音25章里讲到“聪明的童女”提前预备灯油,就是通过这个壶嘴补充灯油的。
当保罗说:“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的时候,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呢?“宝贝”,也就是“神荣耀的知识之光”要被显明出来,通过什么呢?通过最普通平凡不过的“瓦器”,也就是灯盏要显明出来,显出上帝的荣耀,能力和奥秘。
在旧约当中,圣殿当中,用什么来照明呢?圣殿器具当中的能够照明,显出荣光的是什么?对,金灯台。我们应该大概知道圣殿金灯台大概是什么样子的。按照摩西从西奈山所留下的传统(律法),用黄金打造,一个灯座上七个枝子,有杯,球,花,又有其他装饰,“灯台的腊剪和腊花盘也是要精金的,作灯台和这一切的器具要用精金一他连得。”(出埃及记 25:31-40)按照旧约律法,显明荣光的理所当然是圣洁的,荣耀的,可贵的。
但在保罗这里,在基督的奥秘当中,显明神荣耀之光的却是最廉价,最普通,甚至最污秽不堪的“瓦器”:陶制灯盏。瓦器不像金属器皿,坏了可以修理,也不像玻璃器皿,可以溶化再制。长期被用做油灯的灯盏往往被熏得污黑,满是油污,肮脏不堪的。瓦器易损,穷人家里的油灯,也许不但污秽肮脏,更是破烂不堪,勉强使用而已。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神的奥秘就在这里向我们显明了!人本来是圣洁,荣耀,尊贵的,我们本来应该是圣殿当中的金灯台,圣洁,荣耀,尊贵,被神使用,照耀世界,彰显神的荣耀和能力。今天软弱不堪的我们,污秽,肮脏,不洁,满身破口,我们是可怜的瓦器,本来应该被扔到垃圾堆里去的,但神却没有使用金灯台,而是使用了卑微不堪,譬如瓦器的我们来显明他的荣耀: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
这就是神的恩典了。
所以,我们不要自卑,不要绝望,不要对自己和教会,对这个世界放弃信心和盼望!是的,今天的我们更像是瓦器而不是金灯台;是的,今天我们的教会也更像是瓦器而不是金灯台。特别是疫情之后,我们看到不但整个国家,社会,甚至连许多教会都陷入极大的软弱和试探当中。按我所知道的,去年(2023)年北京大部分教会信徒减少,奉献减少;我们二堂同样也是如此,许多人长期线上,很难重新回到线下;宣教也越发困难,很难有新人加入教会。不但如此,我们看到许多弟兄姊妹的信心更加软弱,面对试探患难,软弱无力,生命奄奄一息,信仰只是维持现状。更有人陷在罪恶捆绑当中,无法摆脱!亲爱的弟兄姊妹们,今天保罗教导我们:我们虽是破烂不堪的瓦器,但神依然要使用我们,他将极大的“宝贝”,神荣耀的知识,福音,拯救之光赐给我们,叫我们在黑暗当中依然能够发出光来,“显明莫大的能力”出来,显明我们依然是属于他的,显明他从来没有抛弃我们,他实实在在能够帮助我们,改变我们,无论我们在怎样的环境当中,软弱当中,属灵的低谷当中,他的话总是信实,他的应许总要成就,他的旨意总要成全。总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阿们!
马太福音5章14-16节里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当我们在哥林多后书4:7的文本中重新领受这话的时候,当我们更加具体和实在的领受,“我们是世上的光”,这光不是金灯台的光,而是破烂不堪的瓦器灯盏之光的时候,我们就知道神的话语实在是极大的奥秘了。
当我们承认我们是破烂不堪的瓦器(灯盏)的时候,保罗在4章10节里用另外一个概念来说明我们的现实,我们的生命:“耶稣的死”。他在哥林多后书4章8-10节如此说:“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
  “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中文可以理解为四面楚歌,内外交困。这句话真实反映出保罗和他的同工们关系的脆弱,同时也反映了上帝的能力如何保守他们。正如我们从前所分享的,这个时候保罗和哥林多教会弟兄姊妹们之间关系非常不和,教会中许多人不接受保罗,对保罗的教导嗤之以鼻,认为保罗不值得信任,他的教导同样不值得信任。
   “遭逼迫却不被丢弃”,这个词本来指的是“好像动物被追赶捕杀一样”。不但教会的弟兄姊妹拒绝保罗,更有“从耶路撒冷来的人”以保罗为敌,他们控告保罗,好像追捕猎物一样。在哥林多后书11章24-27节当中,保罗非常罕见的详细说明了他曾遭遇过的苦难。
11:24 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
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
11:25 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
11:26 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
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
11:27 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
11:28 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
11:29 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
    这里保罗提及的“多下监牢”,“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石头打了一次”,“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等,基本上可以明确被看作是保罗的敌人有意识攻击保罗的时候,他所遭受的苦难。使徒行传14章19节提到保罗在路司得传福音的时候,“有些犹太人从安提阿和以哥念来,挑唆众人,就用石头打保罗,以为他是死了,便拖到城外”,初期教会传统认为保罗的确是被犹太人(法庭)用石头打死了,但神却叫他复活了。“四十减一”的鞭刑是传统的犹太会堂刑罚,施行者一定是犹太会堂(犹太社会)的有权者。可见保罗不但受到教会内部弟兄姊妹们的误会和敌视,同样被整个犹太社会和法庭判为有罪,受极大的痛苦和患难。
至于说到“身上常着耶的死”,这里的理解一般是指护棺者。1世纪的希腊罗马世界殡葬文化非常发达,已经出现了职业的“哭丧人”和“护棺人”。刘冰鉴导演有一部非常有意思的电影“哭泣的女人”,拿了许多国际大奖,但墙内开花墙外香,国内却很少人知道。说的是一位贵州女子王桂香在北京辛苦打工,谁知一场意外打乱了他们不算富裕却还平静的生活。丈夫与人口角,打伤别人的眼睛而锒铛入狱。失去经济来源的桂香万般无奈,只得带着孩子回到家乡。为了筹措保释金,桂香想尽办法筹钱。最终在老情人的指点下,发挥她戏曲演员的职业优势,哭丧绕梁三日,闻名遐迩,最终成为一名非常著名的职业哭丧人。希腊罗马时代也已经有了这样的职业“哭丧人”,约翰福音11章19节,31节叙事当中,来到玛利亚的家中“安慰她的犹太人们”(复数)基本上就被认为这样的职业“哭丧人”。
与之相似的是职业“护棺人”,由于职业的关系,“护棺人”的身上常常带有一种难以清除的尸臭,按照犹太律法,这样的职业是污秽的,被厌恶的,犹太人不愿意承担的。但保罗却勇敢地借着这个比喻说明,一个正常的基督徒的生活却应该是这样的:因着每天面对逼迫和患难,身上常常带着耶稣的死。被人厌恶,被人逼迫,受人误会,遭人迫害。倪柝声弟兄在他著名的诗歌“让我爱而不受感戴”当中写道:“让我爱而不受感戴,让我事而不受赏赐;让我尽力而不被人记,让我受苦而不被人睹。只知倾酒不知饮酒,只想擘饼不想留饼;倒出生命来使人得幸福,舍弃安宁来使人得舒服。不受体恤,不受眷顾;不受推崇,不受安抚;宁可凄凉,宁可孤苦;宁可无告,宁可被负。”不是因为保罗和倪弟兄是受虐狂,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而是因为“身上常常带着基督的死”本是基督徒本然的(正常的)样子和形象。因为保罗在这里彰显出来的,正是一个污秽,肮脏,破烂不堪却依然在极大的黑暗当中发出光明和荣光的瓦器(灯盏),被弃绝,被误会,被轻视,被打碎,也依然“九死而不悔”,依然不放弃自己的使命:显明瓦器里宝贝的荣耀,显明神的大能和奥秘,乃是出于神,不是出于人。
4:11-12节,保罗继续说:“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这样看来,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
    保罗在这里却发出感谢和赞美的声音。他说:我们的的确确一直在患难与逼迫中,我们的的确确一直在死亡的威胁之下。正如他自己在罗马书8:36说的,“如经上所记,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这话是实实在在的,不是诗意的象征和比喻)但当保罗愿意自己如此被“置于死地”时,他就有分于耶稣的命运,同时也在他身上显明耶稣死里复活的生命出来了。保罗传扬的是死而复活的福音,他所传的信息也在他的生命中彰显出来:一方面他天天挣扎于“死”的经历(罗马书7:24),同时(请注意,是同时,不是以后),他又不断被高举,经历神奥秘的彰显,光照,能力,显出得胜的生命!透过复活的主住在他必朽坏身体的经验,他能得胜有余了。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这就是今天保罗给我们的教训:我们的身上常带着基督的死,我们是污秽不堪的灯盏(瓦器)。大家都说中国家庭教会最宝贵的信仰遗产是“十字架神学”,但在今天北京家庭教会当中,老实说,我们很难说我们继承了多少“十字架神学”。大家都说,基督教新教在中国的历史超过200年(如果加上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至少超过1500年!)但老实说,今天北京家庭教会真正的历史,最长也不超过30年。今天无论是我们的教会,还是我们自己,都不愿,不肯,不想承认自己是软弱的,卑微的,污秽的。启示录3章17节当中,耶稣责备老底嘉教会的时候说,“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我劝你向我买火炼的金子,叫你富足。又买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耻不露出来。又买眼药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见。”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让我们在基督的面前,真实无伪,赤露敞开的向他陈明我们的一切软弱!我们是污秽肮脏,破烂不堪的灯盏(瓦器),我们的身上常带着基督的死,但基督依然使用我们,依然将他的灵和他的生命能力厚厚的赐给我们。在这个意义上,今天教会的软弱,我们的软弱,何尝不是极大的祝福!保罗在跟林多后书12章9-10节说:“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
第二 站立在他的面前
保罗在4章13节里说:“但我们既有信心,正如经上记着说,‘我因信,所以如此说话。’我们也信,所以也说话。”
我们有信心”原文说的是“我们有一位(给我们)同样信心的灵”。这里“同样的信心”指的是什么呢?按照上下文,当然指的是相信“我们是污秽不堪的灯盏(瓦器),却有基督的荣耀之光籍我们显明;我们的身上常带着基督的死,却有基督的生常常从我们污秽的身体(flesh)中显明”。这信心是圣灵赐给我们的。是的,感谢主,无论我们是怎样软弱不堪,圣灵从来没有丢弃我们,一直给我们同样的信心,叫我们“什么时候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在他里面。
‘我因信,所以如此说话。’引用的是诗篇116篇10节。诗篇116篇全篇说的是“虽有苦难,终有复活。”稍微翻一下圣经,我们看到116篇3节说“死亡的绳索缠绕我,阴间的痛苦抓住我。我遭遇患难愁苦”;6节说“我落到卑微的地步”,11节说“我受了极大的困苦。我曾急促地说,人都是说谎的”,15节里提到“圣民之死”!可见诗人和今天陷入失业危机,婚姻危机,家庭危机,健康危机的弟兄姊妹一样,痛苦绝望,患难愁烦,我们都在经历“死荫的幽谷”。但是“我因信,所以如此说话”。说什么呢?我们相信“耶和华有恩惠,有公义。我们的神以怜悯为怀”,我们相信“圣民虽死”,至终必有复活。
   保罗在这里特别提到了复活。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5章,腓立比书书1章23节等许多地方阐明了他对“复活”有许多特别的领受和奥秘;在这里,哥林多后书4章14节当中,保罗再次在他的复活奥秘当中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保罗这么说:“那叫主耶稣复活的,也必叫我们与耶稣一同复活,并且叫我们与你们一同站在他面前。”
在哥林多前书15章20-23节里,保罗说到耶稣的复活是初熟的果子,是以后要完全收割之物的表样。上帝收集了初熟的果子,祂当然也会收成后来结成的一切果子。我们必然要与基督一同复活。或者按照这里所说:“那叫主耶稣复活的,也必叫我们与耶稣一同复活”。因为有这种信心,保罗在目前的艰难中,仍大受激励。不但如此,保罗还说:“叫我们与你们一同站在他面前。
“复活”的本质从来不是时间上永远活着,永远活着而受刑罚,那叫“永刑”。李商隐诗曰:“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与所爱的人永远分离,后悔像虫子一样时时咬着她的心,孤独,无助,寂寞,懊悔,这从来不是“永生”,不是“复活的生命”。约翰福音17章3节说:“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所以“复活”一定意味着进入神的国度,与神同在。保罗引颈渴望透过复活,可以与他引领信主的人一同“站立在上帝面前”
“站立在上帝面前”意味着什么呢?我们可以稍微翻一下圣经。创世纪18章22节讲到耶和华的使者向亚伯拉罕显现,预告他的妻子撒拉必要生子之后,耶和华的使者将神的奥秘启示给亚伯拉罕:神必要审判索多玛城。世人罪恶滔天之际,“但亚伯拉罕仍旧站在耶和华面前”,他知道神的心,领受神的奥秘,竭力为合城的罪人,为索多玛这座罪恶之城代求!复活意味着什么呢?希伯来书11章19节说:“他(亚伯拉罕)以为神还能叫人从死里复活;他也仿佛从死中得回他的儿子来。”罗马书4章17-21节说:“他快到一百岁的时候,想到自己的身体如同已经死了,又想到撒拉也已经不能生育,但是他的信仰却没有软弱。他也没有因着不信去怀疑神的应许,反而因着信得以刚强,把荣耀归给神。”在这里,复活意味着在极大的罪恶,混乱,疑惑,无知(“无论善恶,你都要剿灭吗?”)当中,“亚伯拉罕仍旧站在耶和华面前”,为罪人,为罪恶之城代求祷告。
雅各的时候,我们知道雅各心怀诡诈,争夺欺骗,最终“聪明反被聪明误”,不得不逃离了自己的父母,亲人,本家。他在旷野当中风餐露宿的时候,在承受罪恶的代价,受尽痛苦折磨的时候,创世记28章12节说,他在伯特利野外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头顶着天,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来。”你看,神亲自向一个罪人显现,没有任何条件,雅各依然是那个诡诈,多疑,自负的雅各。不但如此,创世记28章12节,“耶和华站在梯子以上(或作站在他旁边),说,我是耶和华你祖亚伯拉罕的神,也是以撒的神。我要将你现在所躺卧之地赐给你和你的后裔。”你看,人在罪恶的囚笼当中,在绝望的泥潭当中的时候,耶和华站立在他旁边!向人启示他自己的恩典和奥秘。雅各本是小的,是恶的,是不配的,是罪恶缠身的;但神却向这样的罪人显现,显明他的奥秘,应许他的拯救,以至于雅各恐惧战兢,“这地方何等可畏!这不是别的,乃是神的殿,也是天的门。”那天晚上,罪人雅各死去,义人雅各复生了。
摩西逃往米甸的时候,他已经年过四十了。四十岁前他是埃及王子,权倾一时,位高权重。四十岁之前的摩西是埃及人,生活在罪恶当中;四十岁之后的摩西是牧羊人,生活在绝望当中。这个时候的他是一个极其普通平凡的老人,牧羊人,他的世界里只有一群羊。无论如何,人生似乎已经到了尽头,一切盼望,可能性,美好几乎都已经远离他而去了。摩西自己也说:“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这个时候摩西几乎八十了,他的世界也许仅仅剩下“死亡”了。这个时候,耶和华的使者从荆棘里火焰中向他显现。出埃及记3章3-4节记着:“摩西说,我要过去看这大异象,这荆棘为何没有烧坏呢?耶和华神见他过去要看,就从荆棘里呼叫说,摩西,摩西。他说,我在这里。神说,不要近前来。当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之地是圣地。”然后呢?我们接着读,“耶和华在云中降临,和摩西一同站在那里,宣告耶和华的名。”我们看,摩西真实无比的面对死亡的时候,耶和华神和他一同站立,将他的拯救,和以色列整个民族的拯救和奥秘向他倾吐出来!从此,那个暮气沉沉,心如死灰的摩西不见了,重生的是一个如鹰展翅,返老还童的摩西,一个新造的人。
……
我们就不必再赘言了,复活的生命,必然意味着我们现在虽在罪恶和死亡当中,也不再惧怕,坦然无惧的“站立在他面前”,领受他的奥秘和拯救。在神操祷告当中,每次祷告的最后都有一个“对祷”的时间,无论祷告者默想怎样的经文,领受怎样的启示和教训,都要想象(或者相信)自己此时此地(here and now)就站立在被挂在十字架上死而复活的耶稣的面前,将自己的罪恶和绝望毫无掩饰的向他陈明,领受他的指引,顺从他的话语,感受他的奥秘。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这是极大的奥秘:基督拯救了我们,使我们坦然无惧地站立在他面前。我们先默想他的复活和拯救,然后才能看到人的罪恶和绝望!这是神操的顺序,是约翰福音的顺序,也是福音的顺序。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无论今天这个国家和社会如何令入绝望,无论今天我们的教会如何令人失望,无论今天我们自己的生活和信仰是怎样的软弱,无能,陷入重负,在罪恶泥潭中痛苦呻吟,无能自拔,让我们相信神的应许,相信神的信实,今天神的话临到我们中间了:“那叫主耶稣复活的,也必叫我们与耶稣一同复活,并且叫我们与你们一同站在他面前。
第三 ‘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
作为最后的结论,保罗在哥林多4章16节里说:“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这话什么意思呢?
许多人认为保罗在这里说的是:因为神拯救了我们,赐给我们复活的生命,因此如今的我们虽然也会渐渐老去,肉体渐渐衰残,但是我们的灵,我们的里面会日日更新,日渐美好和成熟!《礼记·大学》记载:“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孔子不也说吗?“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你看孔子也随着年龄的增长,内在人格日渐成熟和美满。在现代心理学当中,埃里克森(E.H.Erikson)的人格发展八阶段理论似乎是对孔子人格成长理论的现代版解读。特别他提到人格成长发展的最后一个阶段,65岁以上的人格最大的关心主题是自他完整与绝望的冲突。如果这种危机得到成功地解决,就形成智慧的美德。埃里克森宣布:“只有回顾一生感到所度过的是丰足的,有创建的和幸福的人生的人才会不惧怕死亡。这种人具有一种圆满感和满足感”。真的是如此吗?绝对不是!诗篇73:26就明确反对这样的说法:“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神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
稍微翻一下圣经注释或者希腊文字典,我们就会发现,保罗在这里从来不是这个意思。按照希腊文原文,这句话应该翻译为:“我们并不灰心丧气,因为我们外面的人虽然毁坏,但我们里面的人却一天新似一天。”这里“外面的人”指的是谁?“里面的人”指的是谁呢?“外面的人”指的是我(们),属肉体的人,属魂的人,亚当犯罪之后,我们按着本性,本是属肉体的,抵挡上帝,与神为敌的。因此,我们沮丧地发现:在我们当中,在教会当中,许多人有疾病,软弱,抑郁,亚健康,愚昧无知,心里愁苦,被罪恶捆绑,无论谁看都像一个每天都在走向败坏的人。“里面的人”是谁呢?同样指的是我(们)。还记得创世记2章里说,“耶和华神用地上的泥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我们里面的生命是谁?神通过吹气放在我们里面的“灵”,我们就成了“有灵的活人”,或者说“活着的灵”。这里说的是尽管我们疾病,软弱,抑郁,亚健康,愚昧无知,心里愁苦,被罪恶捆绑,但神依然拯救我们,光照我们,使用这破烂不堪的瓦器(灯盏)显明他自己的荣耀(光),在我们的生命当中显明他的恩典,启示,荣耀,奥秘的时候,我们说,不是我们“外面的人”,而是我们“里面的人”,或者说“属灵的人”(与我们“外面的人”无关)被神使用,被神改变,日日更新。
这样的领受也与我们信仰的现实一致,在教会现实当中,我们很少看到年龄增长,信仰生命也越发成熟的例子。更多的是,无论男女老少,信仰经历如何,我们看到的是“外面的人”,属肉体的人常常软弱,抑郁,愚昧无知,心里愁苦,被罪恶捆绑;而“里面的人”,属灵的人,总是被神光照,被神更新,被神引导带领。保罗继续告诉我们:在这地上的生命总是如此,我们永远生活在“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的属灵争战当中,他一面说,“我真是苦啊”,同时他又在说:“我们并不丧胆”。因为保罗知道,这样的日子总会结束,我们总要进入那“永远的”,“不可见的”,“极重无比”的永恒的荣耀当中!
我们看哥林多后书4:17-18“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
    保罗在这里眺望着“那一日”的来临。保罗说他“并不丧胆”的理由,除了他真实的经历到神在他身上的大能和拯救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在于保罗一直翘首仰望基督奥秘的降临。哥林多前书15章52-54节宣告,“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
     保罗同时代的犹太人大多相信,在弥赛亚的时代来临之前,上帝的子民必会经历预定的苦难。这种苦难就是所谓“弥赛亚生产之痛”(可13章,太24章,路21章)。在这样的宇宙性复活信仰的光照之下,我们现在的苦难就被相对化了。按照现实的标准,保罗的苦难极重极深(林后11:23-29),他却将其喻为至暂至轻的苦楚。因为参照系不同,相对将属于他的永远的荣耀,这一切都算不得什么。他在罗马书8:18里告白:“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那日,他将站在耶稣“面前”(林后4:14),像他一样(林后3:18),这是何等的奇妙!保罗说,他所有沉重而持续不断的担子都是“轻省的”(太11:30)并且是“暂时的”。虽然他在哥林多后书1章8节说,他的苦难“远远过于”自己能力所能受的,但他依然相信:那将临的荣耀“远比这一切都有价值”。
     所以我们“我们并不丧胆”!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漆黑的夜当中的,污秽肮脏的灯盏(瓦器)发出的一点微光(宝贝)是何等可怜!在如今这样的世代(kosmos)当中,耶稣的死和耶稣的生不断显明在我们必死的身体(Sarkes)上,基督叫我们必然站立在他的面前。“外面的人”虽然常常败坏,我们“里面的人”却常常更新,一直到主来的日子。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这是主的恩典,这是福音的奥秘。阿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圣山网

GMT+8, 2024-7-23 10:02 , Processed in 0.11268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