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山网论坛:恩典中国的异象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98|回复: 0

郑大同、徐星星、王少波等:温州教会史简述(1949-1980)——圣山团契纪要

[复制链接]

807

主题

922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920
发表于 2021-5-30 08:3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1年4月5日圣山团契纪要
主题:温州教会史简述
主讲:郑大同老师。
整理:徐星星、王少波。
郑大同老师,浙江瑞安人,基督教教会长老、教牧学博士、诗人、画家,从1980年代以来在新加坡、香港发表和出版《启示录图解》、《蒙福之路》等书。郑大同老师本次在圣山团契分享的主要内容有”被交于外邦经受试炼“和”在苦难中的合一教会“两个部分。
我诚心所爱的弟兄姊妹和愿意寻求真理的朋友们,平安!感谢上主的恩典,应北京圣山教会的邀请,要我讲一下温州教会历史简述。从1949年到1980年,在一个小时之内讲温州教会31年的历史当然是简述了,在讲历史之前,我要先提一下我的历史观:
一、好王废王都出于神(但:2:21),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21:1)
二、因果史观,一切的因都有一定的果,我们的神是公义的,善恶是有报应的(箴言:21:12、诗篇:18:25);
三、信心史观:不管是波浪式的前进还是螺旋式的上升都不会回到原点。
接下来再讲一下重视历史的意义:有人问“为什么要研究历史,历史都已经过去了,我们要向前看,何必纠缠历史旧账呢?”问其背后决不能是忘记历史或不看历史的教训,而是可以理解不要痛苦失望的停留在历史的阴影之中不前,因为历史总是会向现实投向深长的影子,历史影响现在,现在与历史又蕴含着未来,历史既不能予饭后消遣行谈,绝不仅仅是为当局者提供一些可听、可不听无关痛痒的提议,更为现今不合理的事物找出合理化的认证;不是现有些事情看似合理,史料也至关重要,合理准确的引用史料往往会有点石成金的效果。优秀的历史学家句句显爱真理,历史是现在和过去以及未来的对话;回顾过去是因为人类更关心自己的未来,寻找未来的踪影,其间充满了理性思辨的跳跃,希望在对过去的理解中勾勒出我们未来的图像。我们研究历史是要对历史进行深刻的反思、接受历史的教训、把握每个时机展望更壮丽精彩的未来。重视历史还有利于继承教会的传统,教会的传统我们要下一个定义:教会的传统应该是源远流长的纯正与与世俱增的丰富,而不是年代悠久的陈物,我执著返古的守旧。
温州教会的复兴离不开宣教士,对中国教会有影响的很多,这里主要的曹雅各、李华庆,李华庆26岁的时候就在温州离世归父。苏威廉继承李华庆,他们无私的奉献、前瞻性的工作,为温州教会打下了很好的根基。49年前温州有内地会、循道会、温州中国耶稣教治理会、温州中华耶稣教治理会、基督徒聚会处、安息日会六个教派。今晚讲的是《神的教会在温州》七篇当中的第三篇和第四篇,主要是这两篇中的部分内容。第一篇是讲的是福音的传热与拓宽的今生,第二篇是讲教会的发展与逼迫的产生,第三篇讲的是被交于外邦受试炼,是1949-1960之间,在1948年国共战争之后国外的宣教士已经开始撤退,口述历史分析中国近代历史上美国宣教士的书上写道“宣教士们是否在中国最后的日子里预感到什么?感到美国对中国的影响在减弱、感到中国自身的力量在壮大起来,而这种力量并不完全是世俗的力量,更不是基督教的力量,而他们不能认识清楚许多非基督教力量的总和,他们也常常把这种力量简单的归类于罪孽或魔鬼的力量。因为这些力量都不利于基督教的发展” 因为我的神导史观,表面上看起来这些力量不利于基督教的发展,实际上对教会的洁净和发展是有利的,当然说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逼迫开始三自运动,你们有人比我更清楚研究的更深,不知道大家是否看到过一本叫《俄国革命前后的宗教》,苏维埃政府意外的发现教会造假,污朽圣人遗体,以此来削弱教会道德的影响力。由于牧首抗命导致政府和教会直接的冲突,当局处死了很多的牧者、教师、修士、信徒,还有许多人被判长期徒刑,当局者以为躺过血海会迎来人间天堂,后来人们发现躺过血海见到的却是人间地狱。1949年中国共产党在大陆掌权以来,全国各地教会受到各种试炼,50年代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实在变化十分复杂的背景下产生的不同信仰的人抱着不同的目的,时间长河都有不同的亮相和表演,其实在1949年世界各地绝大多数基督徒都在考虑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在无神论的政权下是否会像苏联政府那样,残酷、彻底的扼杀教会,中国教会如何生存下去,这里要提到韩战爆发,早在1950年5月6号,毛泽东在中央委员会第七届三次全体会议上声言:帝国主义在我国设立的教会、学校宗教界的反动势力反对我们,这些是我们的敌人、我们要同这些敌人斗争,1950年6月25号韩战爆发,金日成的军队势如破竹,一路向南推进,9月15号美军在仁川登陆,全面击溃北方军队,10月9号毛泽东派遣彭德怀为司令的中国人民指挥的志愿军,跨过了鸭绿江,4月25号毛泽东亲爱的儿子毛岸英在志愿军司令部被美军投下的燃烧弹烧死,为国际共产主义捐躯,中美关系继续恶化,国内反美情绪高涨,基督教再一次被指责为帝国主义利用,教会遭到很大的打击,许多基督徒殉道或者被判重刑。温州教会史当然要讲温州三自,温州三自的第一届主席是由燕京大学毕业也就是现在的北京大学,在厦门担任过青年会总干事的中华基督教的董合林担任,副主任由谢胜涛等人担任,不久董合林因为接待一个新来的姊妹为信仰的缘故被囚三年,相对北京来说还是相对较轻的,这里我要讲一个政府对宗教信仰的保护这里是要打一个引号的,58年以大联合的理由权势集中在城西一个教堂聚会其他教堂全部关门,在多次的学习会上和全国各地一样,政府的人员要教务人员之间互相控诉、激发,另一方面又反反复复的说我们要保护你们的信仰,这样的话是带有侮辱性的,其实他们说的保护非常清楚,其实是要把你们保护的越来越少,剩下一个甚至一个都不剩最好。这里我们也要讲到这段时间刚强的青年团契,在一些学习班当中,公安局当中各当官的领导,各单位都接到通知就是这个学习班上有公安局、宗教局等领导参加,如果不去的话会给他压力,当时温州的青年弟兄姊妹为这个学习班祷告,人数大约50个人,他们准备为主受苦,当时的弟兄姊妹在那个凉扇上面去做赞美诗,“主啊,我爱你,现在爱你,永远爱你,任凭海枯石烂,我心爱你”他们互相鼓励爱主,当时的这些官员干部非常生气,并且恐吓他们,接下去更恐怖的是1958年在晨曦堂,那些教牧人员去工厂劳动了,自食其力,整个会堂都停止了,在聚会的气氛上非常的恐怖,有人吓得尿裤子,有的同工因为生活的困苦,体力虚弱内心紧张,甚至休克像死人一样被四个人抬到医院抢救。我这里再讲一个牧师,我写了他一个传记,叫周锦饶牧师,他是坚持传福音,他是医生,而且在给人治病的时候不收人家的钱,困苦的人他甚至给人路费,他在温州64年12月份有18天的学习班,实际上是斗争会,这里面司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宗教局的人全在,他们对他要求的很严厉,不准任何人之间的对话,他们准备把周牧师斗倒,准备戴上反革命的帽子,据当时弟兄姊妹的回忆,他们的学习会非常恐怖,邪灵大大的充满,一定要你发言、揭发别人,如果不依从会被施加种种压力。
我这里要讲第四篇就是苦难中合一的教会,那是61年到80年。60年代初,初在反右之后、文革之初,初在中国政府如果能够递交立信的话可以就政处、就毛泽东当时提出的大跃进、反右倾后又兴起了大办人民公社的运动,(18:13)自然民主制度张力受到严重破坏,实际上是风调雨顺的三年,被称为三年自然灾害,在各种党史资料上面统计有三千八百多万人饿死,温州各地也出现物质和灵性的饥荒,在从反应得出和文化的封,1957年反右之前,人们都陶醉在胜利的喜悦中,当时有首歌叫《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革命歌声多么嘹亮”,当时大家都真情的希望公社、政府把工作做好,让止步已久的中国更加强大。当毛泽东开展了反右,在58年的8月,在北戴河会议之前,反右斗争宣告结束,
全国五位右派的牧师,五万多人据统计,可能不止。温州教会那时高建国牧师只有三十多岁,因为牧师是29岁到温州来的,他为了维护教会的利益还有和主管医生平时说话多了一点,都被打成右派,要下放农村劳动一段时间,高建国牧师生活极其困难,他摆小人书来度日,因为他生活非常拮据,他心爱的一支派克钢笔都卖了,他在温州没有亲戚,也很少问弟兄姊妹,也不敢同他说话,他到老都不会讲温州话,讲的还是河南话,这主管医师被打成右派(20:58)他的工资从122块降到了62.5块,把他的工资减了,让他去乡下放牛,进行疯狂的大革命,反右以后已经很少有人讲真话了,在1958年的8月27号人民日报发版《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文章,我那个时候才有初中三年级,我看到人民日报上登了,说一亩地水稻十三万斤的报道,从这个报道之后我就再也不相信他们的话了,尽管那个时候才是初中,因为这是常识,我们都懂。实际上几组的政策一步一步把我们国家推向疯狂的无产阶级大革命惨绝人寰的灾难。有一本书叫《历史在这里沉思》的序言当中整个中国陷入了空前的浩劫之中,曾经反映了中华民国和呼吁光辉灿烂文明的伟大祖国瘟疫遍地,渗透了人民的血和泪,历史在这里停滞了、倒退了、沉思了,无产经济文化大革命是很难解释的怪现象,它的恶劣影响到现在远远没有消除,这里要讲温州教会在苦难当中锻炼成长,在文革之前,所谓的大跃进、大钢铁、大办人民公社时期以后,1962年温州家庭聚会许多的地方已经开始,我看到一份黑名单,这个黑名单上面有信徒的住址、什么工作,其中有的年龄很轻才19岁,就上黑名单了。还有一份爱国工作的报告,就是1965年疯狂的文革开始,这个报告里我看了以后,觉得唱的调子比中共中更左的还要左,因为我这没有时间,我也不想去提它的内容,那个时候很有意思,三自爱国运动会最主要的是要忍耐、要听神的话;其中我要讲家庭聚会在温州很有意思,温州在文革当中、在红色恐怖当中,有人被魔鬼的行为吓破了胆:人们把有罪必死的人看成上帝,四人帮甚至狂妄的宣称已经消灭所有一切的宗教,温州是无宗教区。其实那个时候温州的五马街大厅西门许多聚会都坚持、从来没停止过,我们浦西市有个姊妹叫凤钗姊妹,她家庭聚会的时候凳子全部被搬走,那个时候凤钗姊妹的小儿子才出生不久,现在他小儿子的儿子大学都毕业了,公安局的警察把她的丈夫紧紧的用手铐反手扣紧,姊妹抱着婴儿要进公安局,有很多的弟兄姊妹的家庭都受到逼迫,当时弟兄姊妹唱的歌是“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困苦吗、难道是逼迫吗,难道是饥饿吗、是患难吗、是危险吗……”当时唱的都很熟悉,实际上弟兄姊妹的经历正如圣经上所记载的“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于失望;遭逼迫却不至于丢弃;打到了,不至于死亡,身上常常带着耶稣基督的死,使耶稣基督的生显明在我们身上”这是哥林多后书的第四章7到10节。
       我现在要讲一位上帝忠心的仆人的殉道,上面我讲过当时是会被政府批斗的,我有一本书记他传记的,大概两万四千字,这个周牧师在文革期间艰难的时候还顾念教会的弟兄姊妹去探望,在经过南石桥的路上遇到的建筑都很有水乡特色的,现在几乎都被拆了,那个时候他刚从桥上走过,就被敌人暗抢瞄准,被人打穿了脖子,血流如注,当时刚好被林弟兄看见,弟兄就紧紧抱住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安详的闭上眼睛,他实现了为主殉道的愿望而离世归父到神那边去,所以在这里他是在我们温州教会在文化革命当中一位殉道者。他的血已经播下了福音的种子,使温州教会的复兴起了催化的作用,现在我这里稍微提一下,他那个时候非常的艰苦,就连地瓜丝都吃不到,非常艰苦,现在上帝祝福他的后裔,非常的蒙福。他的一个外孙我们很要好的,前段时间在上海买了两套房子。
       这里还要讲一位工人出身的工人兴起,上帝很有智慧,那个时候是工人阶级领导的社会好啊,神就兴起一位工人来领导你,因为那个时候如果承认差一点的话,动不动就会被整死,但是他是一个肯穷的人,他到温州来的时候在码头卖甘蔗、花生、枸杞,很苦的,后来到了工厂上班,他是预备党员,被党很感谢的,但是他的爸爸一直为他祷告,他有一次有个东西进了他的眼睛,很痛看不见,他的爸爸为他祷告眼睛就好了,被圣灵大大的充满,所有在这个时候之后就开始受到逼迫,他受到的逼迫很大的,多次的被游街、多次被批斗、多次的坐牢,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心里很有意思,他圣灵感动痛哭认罪,被圣灵大大的充满,后来这个弟兄是在带领我们青年弟兄中是被上帝重用的。
       我在这里要讲一个安安静静查经的查经小组,陈家荣(33:49)弟兄是我的同学,喊我去参加查经会,我就想:有空的时候就去嘛,我去不是闹革命是去游山玩水,好多的山水都被我游遍了,当时查经没有书本的圣经,是手抄的圣经,我们那个时候聚会大概9个人,我是老9,就是一个人读一节,读到那一节的人需要讲那一节的经文,我读的时候是“那光是真光,照亮黑暗中的人”他说“好!”但我当时只会讲“光是好的,暗是不好的”就没话讲了,后来他们就说“当老师的就讲这么两句啊”其实当时温州的逼迫已经很厉害,整条街都烧了离我家很近,但是我们的查经小组被圣灵大大的充满,当时还看到宋尚杰博士来温州开复兴会,圣灵充满为神工作,有一位老弟兄来为我们作见证,虽然我们还没有看过奥古斯丁的著作。
接下来要讲一篇有受苦心志的同工,在文化大革命开始许多的同工被抄家、被抓捕、被捆绑、被毒打、被审讯逼供都是家常便饭,有一位弟兄在被关押、毒打前后有48次,也有可能是49他自己也忘了,他在受苦以后上帝给他权柄会行神迹,我刚刚说的周锦饶牧师第二个儿子,那时候生活很艰苦,他第二个儿子的妻子生病,他在外面做油漆工的,被告知自己的妻子已病卧床,很长时间未进食快要死了,邻居劝他把她送到温州去医吧。就借了五块钱坐船,先到这位弟兄家里,给她煮了三碗粉干,为她祷告说“奉耶稣基督的名你吃下去”,她就真吃下去了,本来还要去医院检查一下的,但是那5块钱被偷走了,一周后全好了就回去。我们都讲过他自己亲口说的。这位弟兄现在在意大利,当时多次被调岗在讲道的时候都讲信心、信靠,只要信、不要怕,在众人面前不认主的话呢,他说,主在众使者面前也不认你的,所以他觉得就算明天就死那也是好的无比的。他被批斗,当时对他最残忍的领导最终自己的结局也很悲惨,他当时军官会的主任亲自带队来批斗这个领导,这里我们并不是幸灾乐祸,只是看到神的因果史观,我记得还有一个见证非常感人,是我在校园团契的时候有一位姊妹的爸爸,在采访他的时候说到他的舅妈的父亲叫林成水在文革当中红卫兵不断的殴打他,逼他承认不相信上帝,他坚持在众人面前承认自己至死都要相信上帝,在被打的受不了了就咬了红卫兵的手一口,结果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但是在要去刑场的时候因为那个地方信主的弟兄姊妹很多,都恳切的为他祷告、祝福,很有意思周边地区都是晴天,唯独那片地方天都黑了,并且有大雷雨,白天像黑昼一样,导致不能顺利执法,那些人心也虚,就把他们拉回监狱,改判死亡,被送到劳改场以后,因为他是医生也不用经常参加繁重的劳动,后来他母亲生病,劳改场也让他请假回家,在办好母亲的丧事后就再也没有回到劳改场,直到上帝把他接走,平平安安的回天家。
还有个叫刘庭真弟兄,他每次政治运动都首当其冲,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抄家被关押,遭受酷刑,抓紧去的时候好好的,出来的时候被打的奄奄一息,抬出来的时候腿好的就瘸了出来,但是现在他的家人都很好、很爱主。在教会的简史当中,我们一位弟兄他意识到文化革命与世界运动闹得很凶很多人遭游行,挨批斗,被关押、坐牢,他经常来到教会,每次讲道都要承受很大的压力,随时做好一脚踏讲台、一脚进监牢的思想准备,他们就是在这种不寻常的岁月去宣扬神永恒的真理、去牧养饥渴的羊群,担当教会无愧的工人,将生命置之度外流露出保罗般的精神,以上讲的都是年龄较大、比较成熟能够承受压力,那么这里也要讲一群年幼、十六七岁的弟兄姊妹,在聚会的时候公安人员冲进来了,问他们谁在讲道,他们很聪明回答说没人讲道,我们在这里彼此聊聊、我们在讨论,公安局的人说“你们不老实”就打了他们两个巴掌,他们就说你这么老,馒头比蒸笼还大,这是温州的一句俗语,最后公安局的人还把他们都用绳子都捆起来,叫他们每个人拿一个凳子到公安局去,围观的人就很苦恼,说“你们坏人不抓,抓一群小孩子,他们有什么罪吗”其实当时的公安局是很不得民心的,教会是站在道德的至高点的。
      这里我讲一个敞开的门是无人能关的,那个时候我在温州教书的时候,我们一中两位学生一位清华、一位北大的都被打死了,我去看他们躺在床上为他们很心痛,为中国教会在上帝面前乞求,这个时候我心里有一个声音“你看,启示录的三章八节,我知道你的行为,你略有一点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没有弃绝我的名。看哪,我在你面前给你一个敞开的门,是无人能关的”从那以后我就深信神给我们敞开的门是无人能关的,我自己深深的相信,后来的事实也是如此,那个时候我们传福音领人归主,在1972年的时候,原来我才十个人不到,后来因着圣灵的工作从68年到72年在5年当中当时军官会的主任说你们这些政工会的人员一个都没用,你看教会的宣传多好,现在就是青年人就有五千,你人民大会堂就是给他也坐不下,弟兄姊妹这是圣灵的工作,这里我讲一曲非拉铁非的赞歌,弟兄姊妹你妹知道在七个教会当中非拉铁非教会是最蒙神喜悦、弟兄相爱的一间教会,我有一次在南充聚会被那些大队的干部批斗了还打我的巴掌,回来以后第二天又有人叫我去讲道,我想去还是不去呢?但最后我还是去了,因为那个时候没有交通工具都是公共的车,那个时候路况很差一路颠簸,我还没有位置坐,手只能拉着上面的那个横的杠子,车在颠簸,颠簸一下,结果里面一个声音出来了,那个车再颠簸一下,又颠簸一下,这是一个很好的歌,后来回家以后我就记录下来了,就是那首叫《基督精兵前进前进》。我本来可以唱,但是时间关系我就不唱了,这首歌是被选进咱们赞美诗歌1050首这个里面的。我们后来弟兄姊妹受逼迫的时候就唱这首歌,下面的副歌是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抵挡我们,专心靠主刚强壮胆……我不是搞音乐的,但是很有一种进行曲的味道,所以挺好听的。
这里再讲一次为传道受的逼迫,那个时候是1974年,双门教会一个弟兄的祖母去世,我们有两个画派,一个是上面写着复活在主,生命在主,结果就是为这样的事情,这位弟兄被判了5年,其实最高龄的吕日门弟兄判了8年,我本人一直不认错,被叛了两年,我现在好像觉得越不认错,他越对你无奈。我那个时候为什么认那个是我写的,因为他的爸爸说你认了,我的儿子会轻一点的,其实是骗人的,在监狱里头有救主的同在,在监狱里那几个人基本上都是承认信主的。
在这里我们说再讲一个,一个弟兄相爱的教会,在文革当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大家不分教派,教会都合一,在文革期间,温州各地的教会都很复兴,包括永嘉、瑞安、乐清、平阳、门城、太顺,他们的人数增加都很快,平阳教会这方面做得更好,除了聚会初和安息日会以外都合一,至今还称为合一教会。
在1976年唐山地震以后,9月9号毛泽东去世,10月6号毛泽东的妻子江青和她的同伙被抓起来了,10年浩劫,文化大革命结束了。温州聚会史上面他有这样的看法,他说从1971年到1980年,10年间同工看法非常一致,他说每次聚会在地如同在天,真是弟兄和睦同居,何等的善、何等的美!温州地区的教会空前的复兴,10年期间也非常的合一,这10年是温州教会历史上光辉的一页,也是温州教会黄金时期。木方有是温大的一位教师,他还没信主的,他在温州基督教史里面提到,温州教会同其他全教区一样,起源古代基督教但始终为站住脚跟,其基础相当脆弱,经不住风浪的考验,不像本世纪20世纪60年代那一样稳固。现在在美国读神学的一个杨继立弟兄,他一篇文章当中写到,文化大革命对我市教会整体而言是成功的,是萌生喜悦的,如果我们不以现在的神学知识和教会理念去呼求,我们会看到在思想专制、集团横行、人性极度扭曲中,我市教会对信仰的忠贞,过去牺牲性命,充满爱和关怀的那个时代,我市教会是坚强的,对时代挑战是强有力的,在思想上是领先于整个时代,是在中国教会的历史上留下壮丽的篇章。
我书稿的内容下面还有,第五篇复兴纷乱的80年代,第六篇广阔的场地面临挑战,第七篇神学载诗的前景展望,第八篇美好证据,见证卢云,精彩而永远写不完的书。因为时间关系,我们今天就到这里。接下是互动环节,前几天我一位同事发给我一段话,这段话很有意思,他说一起的谈话只要可以自由反驳就不会有危险,任何的真理只要不允许批评一定是谬误。好的,现在大家可以提问了。
互动问答:
问题一:谢谢郑老师的精彩分享,我想问的是:这个时代我们又面临着一个比较难的,教会面临一个比较难的这种环境,您是如何去认识神在这个时代,把教会放在这样的一个处境,比较艰难的处境下面,你是如何认识神的心意的,谢谢?
答:我好像觉得现代教会的难处是有,好像还比不上文革的时候那么大,因为文革的时候搞不好是要把命搭上的,现在就是有些世俗话,有些恐吓的声音,基本上你就是说求上帝给你智慧,而且你也有受苦的心志,基本上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问题二:请问郑老师,温州家庭教会与温州当地的三自教会之间的关系,现在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和情形?
答:这个问题提的很好,温州现在是这样,不管什么情况,基本上温州在这方面还是能够比较平静的。虽然80年代,无心而混乱的80年代的那个时候比较激烈一点,现在基本上家庭教会,家庭教会现在是这样的,我们有其他弟兄回答一下行不行,现在家庭教会一个是挂靠,挂靠三自教会,挂靠一个教堂,还有个叫托管/纳管,好像现在互相的攻击也不太大,基本上互相也都走,我刚才本来想讲的就是平阳教会在这方面做得相当好的,他是叫合一教会,基本上他们都在会堂里聚会了,就是在家庭聚会的人非常少,但是他们教会的人数增长也很快,它里面有一个同工,现在90来岁了,要陈瑞祥同工,他现在整个家族有100来个人,他身体还挺好,但是他是在会堂聚会的,如有些人所说的那是善治的。不过这个问题在温州有一段时间有三种状态,一种叫三自的,一种叫仿三自的,就是家庭的,还有一种比较中间的他们被称为第三事例,实际上现在从牧区,从新兴的教会基本上是属于第三类。
我吃晚饭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跟杨弟兄(音)也是给他提了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教会是属于上帝的,基督又亲自的护理,为什么在教会的历史当中会出现一些问题,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说在教会的历史当中,第二个是什么,杨弟兄还记着吧,我看一下。第三个问题,第三个问题我是讲到史官对教会历史的一种判断,认识和判断会有什么影响,因为我刚才是讲到三个史官,一个是神道史官,一个是英国史官,一个是线性史官,这个线性史官就是历史发展它不会回到原点,不会回到原点。第二个问题是这样的,为什么要重视研究教会历史,第一个就是教会(00:18:42),为什么,在历年出现一些问题,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就是为什么要重视研究教会历史,第三个问题就是史官会影响我们对历史的认识和判断,这三个问题,是杨林(音)弟兄要我提供的三个问题,弟兄姊妹不要拘束,有什么说什么。对我刚才说的不赞成的,批驳的都可以。
问题三:温州的教会算是一个模式吗,我是台州的。
答:怎么说,温州教会是个模式?然后他认为说温州教会对台州影响挺大的。我听懂了教会模式,你说不是一个模式吗?现在温州教会当然有,当然温州教会都有关系,温州教会有一个长处,就是当时的外国宣教士,那个苏维莲(音)还有曹雅直(音)在温州打下的基础挺好的,我前几年还写了一个苏维莲的一个电影,现在我们还要祷告,还要准备拍的,他是在温州各方面都很有前瞻性,他的那种住房,现在看来还是很先进的。
问题四:郑老师讲的历史个人见证很感恩,当下处于个人应该怎么样来看待信仰,是一种平淡还是一种激励?现在对我们的信仰好像这个政策方面是平淡的对待,还是激励的对待?
答:我认为是智慧的对待,既勇敢又要智慧。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是一场真正要和对方斗智斗勇的。很有意思,我一个朋友在美国的,我鼓励他把他的经历写出来,但是海家(音),他的经历很传奇的。那我有一天晚上心里有一个意识,他是海家,他说我要是不言,下期的那个不言,我们实际上上定的是和善比(音)在下棋,我们可能是善比手当中的一个棋子。
问题五:就是说如何看待温州使用权力和文化同工作社会的这种影响?
答:很好,你也触及到我的那个痛点了。温州教会真的许多人是很功利主义,你说的还比较客气一点,叫实用主义。温州教会现在也需要上帝管教,因为有的把信仰作为牟利的一种手段了。温州现在有的机构那个钱很多,但是钱乱花。我们甚至有人贪污了158万元,教会还不想处理他,有人说我把他叫到厕所里把他骂了,眼泪都骂出来了,双重处理。后来在同工的一种督促下是处理了,把他的牧师的那个职给掉了,停工停仓三年半,他们决定长期的停下去了。实际上实用主义在我们温州这个文本土文化当中,我说它是一个特点,很实用的,我们觉得不能够太实用,你也不能够悬在空当中,基本上都能够把握的好,把你所从事的工作做好,都是荣耀的。我们温州一个欧元文化它有一个利益并重,这样一种倾向。
问题六:郑老师,请问文革以后到现在,温州家庭教会中有产生哪些较为重要的著作?
答:温州教会中家庭教会重要的著作,大概是那本历史吧,《中国一路顺利》,那本我已经写了书评,它里面有它的一些好的方面,但是它里面一些不实际的东西,不真实的东西,你得解释。还有那个庙子桐弟兄,他写了一本叫《温州区会使》,它也是有影响力的一本书。听说还有一种叫《经济中的败火花》,可能也是庙子的东西。
问题七:这个灵恩派、福运派、归正派各占多大比例?
答:我们基本上我们是有圣灵的工作,但是我本人反对假理论与反对非理论,我们比较倾向于我们确实是继承清教运动的福音派。说那贵重是不是指这样的人数比较少。陈弟兄那边有一个张老会,我给它取名叫微型教会,大概20来个人。郭建进在欧菲大概有100个人。多不多?他就是传统的温州教会,接受了改革中的这个教育,这是有的。我本人都接受他一部分,我当然不全部接受,因为神学没有顶峰的,他有的方面需要探讨,需要调整的。
问题八:温州教会现在总体属于包容神学多元的情况吗?
答:应该如此,但是如果超出圣经不允许的那个范围,是不应该包容的,但是大部分人是喜欢包容,我觉得这不符合圣经,不符合圣经的地方不能说包容,这个是姑息养奸了,是纵容罪恶了。
问题九:请问郑老师还有人提问说温州区教会和华兴区会现在是怎样的关系?
答:是这样的,你可能是看舍得的那本书,他的分法是带有他一种个人的一种色彩,实际上那个华兴那些同工我也比较熟悉,可能是耀明他们吧,那个区会现在基本上它分的很厉害,原来是庙子通,庙子通归那个余杭村了,其实乐清那边稳固和不稳固一分了,我本人认为得救的问题上,我认为是一旦得救永远稳固,我不赞成什么一次得救永远得救,一次得救不会永远得救,就在这个用词不恰当的情况下,而会产生歧义,所以里面它会产生分裂。
问题十:三自家庭是否是和谐互助?
答:有不同的地方,也有一些相同的地方,相同的地方我们都是上帝的儿女,对圣经的承认方这方面都是一致的。那就是在一些具体处理方法上面,当然也有一些区别。其实我前面是提到一本书叫俄国革命时期的那个宗教,你们如果找到这种书看的时候,就是那个东正教和当时的政权对着干,甚至创造那个白军和红军大战的。那到后来整个被打压的很厉害的,就是在苏联解体以后,他那个教会一下子还复兴不了。
问题十一:请问老师唐崇荣牧师与温州的关系和影响?
答:这一点你问的太好了,其实唐崇荣牧师他对于后面的影响也是蛮大的。他们就是对一些没有自信心的人有了自信心,就他讲到那一种手的动作,他的那个语言表达都挺好的。不过唐崇荣牧师现在的那个影响力逐渐的减,在90年代的时候他来过温州,我们面对面的,唐崇荣牧师有一个喜欢大,是不是可以评价他好大喜功,我都不敢说。他那个时候要人多,唐崇荣来的时候有60个来个人都讲了,他说让人都讲,结果当局不许可,不许可我说你是不是人数少一点讲。王志勇牧师也说到了说他令人很不解,他批判成功神学批判的很厉害,人都不完全,我们需要包容,你需要有些提醒。
问题十二:请问老师如何区分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家庭教会过渡到三自教会吗?
答: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反正它一个区别,就是现在我们从语言习惯上面,我们是认为在会堂聚会的和在房子里聚会的,你们也知道家庭教会在英语上是房子里的教会,基本上来说就是他是在一个房子里聚会的,在教堂里聚会的。应该说现在情况都在变化,我们也不是说要家庭教会转化到三自教会,我们也不是说三自教会要出来到家庭教会,基本上我们说应该互相调解,走得比较中道一点。
问题十三:他说他以前参加培灵会,也听到分享见证,但是现在的温州教会以前在困难中合一,现在合一吗?以前教会经过4遍,现在给我们感觉确实当时现状可能接触的比较片面,而且我现在在外地,在外地的人也有很多工作人员进入教会,他给我们感觉大多数是温州人给我们一种认知教会,教会不是那么合一的感觉。
答:其实我觉得我的看法和你的地方差不多,我觉得温州教会现在过于安顺,甚至我们一个很好的同工有这样的论调,他说现在不是享受主的恩典,不是受苦的,我马上就批他了,我说我们天天背弃自己的十字架,温州教会现在你说会合一吗?我认为是不合一的。我们最近在讨论一个问题,张学道也问到我,什么叫团队,什么叫团伙?因为我觉得团队应该为了一个共同的合理的目标,大家互相成就分工合作,应该在各方面处理应该都是比较公平的。但是现在温州教会当中出现一些团伙,这些团伙是为了自己的私利互相勾结的,他们的利益的分配方面是这样的,就是一个影响力最大的,他好像是这个团伙的头儿,你讨好他,他就多给你益处,你如果和他看法不一样的话,他就排斥你。那作为教会现在的情况是不太好的,但是我相信上帝会在教会当中工作会有一些调整。温州教会有一个比较好的就是比较容易调整,再一个温州教会言论还是比较自由的,因为你就是错误的话,允许批评的话,它危险性不太大。我接下去会有一些对某些人批评很厉害的文章要出来,因为上帝对我写的那首诗叫基督进兵前进前进,我就注定了我的一辈子要征战的。
问题十四:我其实还有一个问题,温州教会发展这些年,比较大的争论有哪些?
答:温州教会比较大的争论,其实在启示论、教会论方面都有一些争论的。在启示论方面,现在有一种认为圣经形成了,那就是按次整体就终止了,这个是一种,就是除了圣经是特殊启示以外,其他没有特殊启示。这种我们现在也在争论,如果方便的话,我会把一些书发给你们的弟兄,我有一个话题叫正式非理论的。在灵恩这方面,就是包括启示论教会论方面,我们还都有些不同的看法。
讨论问题:一、教会是属于神的,并有复活得胜的基督亲自护理,为什么在历史中会出现一些问题?
二、为什么要重视并研究教会历史?
三、史观会影响我们对历史的认识和判断吗?
分组讨论:
第一组组长:江明峰
Q弟兄:在成长过程中人总会有些错误。这些错误给后世人借鉴,神是不会错的,神运用人的错误,成为神教导人的工具。耶稣基督第2次再来,教会才成长完成。
A弟兄:《圣经》上各个先知圣徒也会出现问题,神还是拣选了他们。神拣选了教会,与教会同在。教会有一些问题,神会帮助的。研究教会历史能够火热自己的心,激励自己不至灰心。可以给自己力量。以史为鉴,吸取经验教训。
江明峰:人是有限的、有罪的,不完全在神的心意里面。《圣经》旧约以色列人的历史。新约的教会也有问题。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人性是相同的,过去犯的错误现在还在犯。历史是一个重复。我们了解前辈的错误和总结可以使我们避免一些问题。教会史观当然会影响我们对历史的认识和判断。我们的视野和传统文化在局限我们。今天我们看历史,民主主义或其他的思潮(儒家)和基督徒看法是不一样的。教会史观给我们的影响是正面的。
第二组组长:刘淑琴
道子姊妹:沃格林的观点,世界上有2种历史,一种不信神者的历史是世俗的,一种教会的历史是神圣的。教会的历史是线性史观,耶稣第一次降世拯救世人,第二次来进行审判,这是一条线。世俗的历史是循环的,比如中原大地上各朝各代。从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中世纪欧洲全民信仰基督教。世俗史演变成了神圣史。教会在中国4次入华4次被灭,一直到1966年。中国教会1980年后开始兴旺。
朱东阳弟兄:我们教会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存在着逼迫,被权力压制,人心也有邪恶的一面。在耶稣受难日我看了《耶稣受难记》,非常受感动。耶稣的受死也是上帝所预备的。历史使我们敬虔的心更加火热。
梅少华弟兄:在《圣经》中,也记载着以色列人的历史。旧约讲以色列人的历史,其实也是我们的历史。可以看到神在教会中的作为,成为我们的鉴戒。神怎样复兴一个时代,是我们现在学习的榜样。
淑琴:听到教会受到的逼迫,有点害怕。我是教师,是公职,现在学校的形式,不敢在朋友圈中发有关于信仰的。有时候会有恐惧心理。弟兄姊妹们有什么看法?你们在信仰上有时候有恐惧和担忧吗?
道子姊妹:在体制里都会有恐惧、害怕。但是我知道我信的没错。只有祂是绝对真理,只有祂能给我们永生。要想得永生,只有信上帝。虽然害怕,我还是要信。确实很冒险,给学生传福音。若是传了,他就得救了,他的整个人生就走在正道上,就不会灭亡了。一切都掌握在神的手中。
淑琴:以前过圣诞节还给学生讲过圣诞节的来历,现在就不允许了。郑老师讲要有受苦的心志、勇敢、智慧。的确是要有勇敢的心。
朱东阳弟兄:政权和宗教始终是对立的。担心是有的,只有靠神为我们加添力量。传福音有很多种。我们可以将喜乐的心感染别人。喜乐、安慰、平安来自主我们的神。
淑琴:求主加添我们的信心,我们知道信仰这条路的艰难,我们会受到逼迫,就像主基督耶稣为我们献上宝贵生命一样。求主赐我们勇敢的心,赐我们智慧。让我们在生活中驯良如鸽子,灵巧如蛇。使我们无论在工作单位还是在家庭环境中,能够为主耶稣做美好的见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圣山网

GMT+8, 2021-6-15 15:28 , Processed in 0.10949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0 Www.Holymountaincn.Org.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