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山网论坛:恩典中国的异象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9|回复: 0

未必是真(爱德华兹)

[复制链接]

2476

主题

2497

帖子

7946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946
发表于 2020-9-17 04: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未必是真

爱德华兹

  宗教的情感可能源自天性,也可能源自精神层面。这两者在未得救者身上都会发生,同样地也会发生在真信徒身上。本书的第二部分,将讨论一些在本质上,既不证明这个情感是属灵的,也不证明非属灵的经历。换言之,我们要来注意这些并不能明白指明那情感是属灵的,或是非属灵的经历。
   1 强烈的情感
    即使我们的情感是很强烈的,也不能证明它是属灵或非属灵的。
    有些人责难一切强烈的情感。他们对任何一位向神和属灵的事情有强烈情感的人,都怀有偏见,以为这种人是受骗了。然而,真实的宗教在我们的情感中占了很大的地位,人生命里若有丰盛的真实宗教,当然会产生丰富的情感。

  爱是一种情感。可有任何基督徒会说,我们不该对罪感觉恨恶和忧伤?或者我们不该为神的慈悲而深深感谢他?或是不该渴望追求神和圣洁?可有任何基督徒能说:「我非常满意于目前对神的爱和感谢,对罪的恨恶和忧伤,所以不需要祈求对这些事能有更深的经历?」

  彼得前书一章8节说:「因信他就有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大喜乐」,就表达出来强盛热烈的情感;的确,圣经常常要求我们要有强烈的情感。在第一,也是最大的诫命中,圣经用尽各种辞汇来表达我们应该爱神的深度:「你们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可十二:30)。圣经也吩咐我们要大大的快乐:「唯有义人必然欢喜,在神面前高兴快乐」(诗六八:3)。圣经也常常要求我们对神的慈悲要深深地感谢。

  圣经记载一些最杰出信徒的经历时,常常会表达出他们热烈的情感。就以诗篇作者为例,他说到对神的爱时,好象难以用言语说得完全:「我何等爱慕你的律法」(诗一一九:97)。他描写心灵中极度的渴望:「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诗四二:1)。他说到为自己和别人的罪而悲伤:「我的罪孽高过我的头,如同重担叫我担当不起」(诗三八:4),「我的眼泪下流成河,因为他们不守你的律法」(诗一一九:136)。并且他也表达热情的灵里喜乐和赞美:「因你的慈爱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颂赞你。我活着的时候,要这样称颂你,我要奉你的名举手。……我就在你翅膀的荫下欢呼」(诗六三:3~4,7)。

  由此可以证明,高昂的宗教情感不必然是狂热的表现。所以,如果我们只因某人的情感是强烈的,而指责他为狂热者,就犯了相当严重的错误。

  但另一方面,我们热烈的情感,并不能证明它们真是属灵的。圣经明白显示,一些没有真正得救的人,也会非常热衷于宗教。譬如,在旧约中,以色列民在出埃及时,神所赐的恩惠,大大地激起了他们的情感,于是他们歌颂赞美他,这记载在出埃及记十五章1~21节;然而,很快地,他们就忘记了他的作为。神在西乃山颁赐律法时,他们再一次被激励起来,看似充满了圣洁的热诚,呼喊着说:「凡耶和华所说的我们都要遵行!」(出十九:8),然而不久之后,他们却去拜金牛犊!

  在新约中,耶路撒冷的群众,对基督公开颂扬、高声赞美:「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高高在上和散那!」(太廿一:9),但是这批人里面,真正基督的门徒,何其稀少啊!不久之后,这同一批的群众又喊叫:「把他钉十字架!把他钉十字架!」(可十五:13~14)。

  所有正统的神学家一致同意,有些情感是可以对基督教信仰非常强烈,但却没有真正得救的经历。


  2 身体的激烈现象

  即使我们的情感对身体产生很大的影响,也不能怎么它是属灵或非属灵的。

  情感对身体有一种影响力,这是因为身体和灵魂、肉体和心灵之间,有着亲密的连合。因此,当强烈的情感对身体造成很大的影响时,这个并不为奇。然而,强烈的情感可能源自肉体或源自属灵。所以,有身体上的影响,不能证明那经历或只是肉体的,或真是属灵的。

  一种强烈而且深刻的属灵情感,确能对身体产生很大的影响,诗人说:「我的心肠,我的肉体,向永生神呼唤」(诗八四:2),在此心肠和肉体就有明显的区分,他的属灵经历就影响到这两方面。诗人又说:「我的灵魂渴想你,我的肉体渴慕你」(诗六三:1,直译),这里也显示了在灵魂与肉体之间确有清楚的区别。

  先知哈巴谷看到神的威严时,就对他的身体造成极大影响,他说:「我听见耶和华的声音,身体战兢,嘴唇发颤,骨中朽烂,我在所立之处战兢」(哈三:16);诗人也有同样的经历:「我因惧怕你,肉就发抖」(诗一一九:120)  圣经中有很多神荣耀显现的记述,而这对那些看见神荣耀的人,都产生了强有力的身体影响。例如,但以理就说:「我见了这大异象便浑身无力,面貌失色,毫无气力」(但十:8)。这也是使徒约翰看见异象时的反应:「我一看见,就仆倒在他脚前,象死了一样」(启一:17)。如以为这些只是外观可见的现象,不是属灵的神荣耀的显示,因此而表示异议是没有道理的;这外在的荣光,就是神属灵荣耀的象征,但以理和约翰都明白这一点。这外在的荣光不仅因其有形的光辉而使他们感动,更因为它是神无限属灵荣耀的象征。若说在我们的时代,神从不把他荣美和庄严的属灵异象向信徒显现,以至引起类似的身体影响,这也是太冒昧了。

  另一方面,产生这种身体影响的情感,也并不能证明就是属灵的。不是源自属灵的强烈情感,也能产生很大的身体影响。所以我们不能只以身体的影响作为证明,就说我们的经历是从神来的。我们还必需有一些别的方法,来检查我们情感的本质。

  注:爱德华滋在这一章中,花了极大的篇幅讨论属灵情感会对身体产生巨大影响(并不总是或经常如此)。但我们必须记得,他是在教会历史上一次为人所熟知的大复兴的背景下写出此文,那时人们在神话语强有力的宣讲下,极易于发生晕厥、哭泣、和震颤等现象。爱德华滋所关切的是要为这次复兴的纯正性作一番辩护,以对抗那些说这种身体现象,只是歇斯底里症的指控。但若身处在我们这个时代--不是大复兴的日子--爱德华滋多少应该会修改他的重点,而强调在敬拜中身体的激烈表现,并不保证那敬拜是真实的,或者是有圣灵同在!--编者


  3 热爱谈论信仰之事

  即使情感使我们非常热烈,愿意谈论基督信仰,也不能证明它是属灵或非属灵的。

  许多人对那些热情、欣然地谈说属灵之事的人,怀着强烈的偏见,指责他们是浮夸的伪善者;另一方面,也有许多人无知地以为这样的健谈者就一定是神的真儿女。他们说:「神开了他的口!他以前那么地拙于言辞,但现在却热情洋溢,侃侃而谈,他完全打开了他的心,诉说他的经历并赞美神。」如果这番宗教的谈论是又热情又认真,就更会使人深信这种现象必定是归向基督的标志了。

  然而,这未必是归向基督的标志。作如是想的人只是在相信自己的想法,而不是顺从圣经的指导。没有任何一处圣经说,属灵的言论是归向基督的一个可靠标志;这种谈话可能只是舌头上的虔诚,圣经也用树的树叶来象征:凡树都有树叶,但有树叶并不证明那树是一颗好树。

  欣然谈论属灵的事,可能来自善因,但也可能来自恶因。它可能是因为人心中充满了圣洁的情感--「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太十二:34);但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因为人的心充满了不洁的情感。一切强烈的情感,都有一种促使人去谈论那些曾感动他们的事情的本质,所以,有些人虽因基督信仰的激动,而自由热诚地谈论属灵之事,但是,我曾说过,虽然没有真正得救的经历,也能产生宗教的兴奋、激动。

  有些人太过于谈论他们的经历,无论到何处逢人便说。这是一个不好的现象,一颗长着过多浓密树叶的树,通常不会结很多果子。虚假的情感--尤其还特别强烈时,常是比真实的情感更急于自我宣传;虚伪信仰的本质,是喜欢表现自己的,就象法利赛人一样。


  4 外来的情感

  即使这个情感不是出于我们本身的努力,也不能证明它是属灵或非属灵。

  很多人否定一切不是出自内心自然产生的情感。它们认为,人可以确实感觉到圣灵在心中有力运作的这个观念是很可笑的。他们说,圣灵总是在一种安静、看不见的方式之下运行;他们坚持圣灵一定要籍由圣经的真理,并籍着我们自身的努力,如:祈祷,才会运行的。所以他们的结论是:我们绝无法分辨是圣灵作工或是我们自己心思的自然运作。

  当然,如果我们忽略了研读圣经或祷告之类的事情,就没有权力期望圣灵在我们心中工作,这是真的。但是圣灵也常以各种不同的方法运行,有时,他的工作确是安静且看不见的。

  即使如此,但如果临到我们的得救经历确是来自上帝,为什么不应该具有那种感觉?我们不能经由自己的努力而得救,我们内心的自然运作也不能产生救恩,所以研读圣经以及祷告本身也不能使人获得救恩。只有全能者的灵在我们心中工作才能产生救恩。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够感觉到是圣灵在心中工作呢?如果我们有这样的感觉,那只能是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所以,如果我们说那些自称感觉到圣灵在他心中工作的人是被迷惑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如果把他说成是迷惑,那就等于在说:「你觉得你的经历是来自上帝,那么,这就证明里的经历不是来自上帝!」  圣经描写罪人得救为重生(约三:3),是从死里复活(弗二:5),是新造的人(林后五:17)。这些描述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描述了那些人们所经历到自己无法制造出来的事件。只有上帝才是使罪人重生、灵命复活及成为新造之人的源头。诚然,一个罪人经历到上帝在他的生命里如此工作,会使他认定是上帝救了他,不是吗?无疑地,这就是为什么圣经说救恩象重生、复活和新造的原因。这些话就都证明一件事,就是我们得救经历的根源,不在我们本身。

  在救恩上,很明显地那是神大能的工作而不是人的工作,这样就可以使人不敢夸口我们自己作了什么。比如在旧约时代,上帝拯救他的百姓时,他们的经历可以很清楚地使他们知道,绝不是他们自己可以救自己的。当神救他们出埃及的时候,他先使他们感到自己的无助,接着用奇迹性的大能拯救了他们。所以对他们来说,上帝是他们的救主,可以说是再清楚不过了。

  在新约的记述中,我们也看到大多数的归正者也同样经历了上帝的大能。圣灵并不一定是在一种安静、秘密或渐进的方式之下是人悔改,他也常用一种超自然能力的荣耀显现去改变他们,但现代人经常认为这种的悔改经历是虚妄的事。

  但另一方面,我们也绝不能认为我们的情感不是由于自己的努力而产生的,就是真正的属灵。有些人想极力证明他们的情感是由圣灵而来的,他们就说:「这种经历不是由我自己而来的,我根本没有寻求这种感觉。现在我即使再努力也无法使它重现。」

  这种说法实际上是不合理的,一种不是由自己而来的经验,也可能来自邪灵。有许多邪灵会伪装成光明的天使(林后十一:14),他们有技巧和能力来模仿上帝的灵。撒旦是可以在我们里面工作的,但我们也可以分辨得出撒旦的工作与我们内心自然的感觉。比如,撒旦可以使一些人心中充满了可怕的亵渎和邪恶的念头,但他们可以确定这些绝不是来自他们自己的内心。我想同样地,撒旦也可以很容易地用假的安慰和喜乐来充满我们,当然我们也会很清楚地知道这种安慰和喜乐不是出于我们自己,但也不能证明那是来自上帝。所以有一些宗教狂热分子的神志恍惚及狂喜的心态,绝不是由上帝而来,只是出自撒旦。

  我们也可能有从上帝的灵而来的经历,但那些不能拯救我们或者证明我们已经得救。在希伯来书六章4~5节说,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于圣灵有分,并尝过神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权能的人」,到后来,他们反而变成没有得救的人(6~8节)。

  宗教情感的发生,也可能根本没有受到什么圣灵或邪灵的影响。有些人是那么的敏感,而且有很丰富的想象力,他们很可能不是由于自己的努力,而自然地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和情感。我们虽然不能经由本身的努力而在睡觉时作梦,但是一些极富想象力的人们,很可能在他们清醒的时刻,就会产生象做梦一样的宗教情感和感觉。


  5 情感由经文而来

  即使是伴随圣经经文而来的情感,也不能证明它是属灵或非属灵的。

  真正的属灵情感是可以伴随着经文而产生的,那常是由于对经文所教导的真理,有了属灵的了解而引起的属灵情感。

  但在另一方面,我们并不能只因为由于一处经文突然地、强而有力地闯入我们心思意念中,就证明这种情感就是属灵的;有人甚至于认为这种情感就是他们得救的标志,特别是当经文是他们产生希望和喜乐的时候,更是如此认为。他们说:「这节经文忽然出现在我心里,就象是上帝直接对我说话一样。当时我根本没有想到这节经文,我甚至根本不知道圣经里有这节经文。」或者,他们还会说:「这些经文一节一节的来到我的心中,都是那么积极而有鼓励性,我高兴得哭了起来。我无法在怀疑上帝真是爱我的!」

  就在这种情形之下,人们使自己相信,他们这种情感与经历确是来自上帝,而且他们真的是得救了。但是,这种确信是不健全的:圣经没有教导我们用这种方法来测试我们信心的真实性,圣经也没有说如果有什么经节突然闯进心里,就表示我们已经得救,圣经更没有说如果一些积极而有鼓励性的经文使我们喜极而泣,就证明我们已得救。唯独圣经是我们宗教信仰与实践绝无差错的准则。

  很多人认为如果某个经历与神的话--圣经有关,那这个经历一定是来自上帝。事实上并不一定是如此。只有一件事我们可以确定,那就是如果圣经上告诉我们应当具有某种经历,那这种经历一定是正确的;而不能只因为那经历涉及到圣经,就一定是正确的。

  我们怎能知道那不是由于撒旦把一些圣经经节放在我们心里?他也曾经用经文去试探和欺骗耶稣(太四:6),如果上帝允许撒旦用圣经去试探耶稣,为什么他不能也把经文放在我们心里来欺骗我们?甚至他也能用一些积极、鼓励性的经文来迷惑我们。撒旦很喜欢使人们在真正悔改前,用一些虚假的希望和喜乐,使人自以为已成为一基督徒了。为什么他不能故意用一些有鼓励性的圣经经文,让人们产生这种虚假的保证?反正,假教师就会这样曲解圣经去欺骗众人;他们是撒旦的仆人,撒旦当然也会做他仆人们所作的一切坏事。


  6 充满爱的情感

  即使是具有爱的情感,也不能证明它是属灵或是非属灵的。

  爱是真宗教最基本的要素。所以如果有人自称是基督徒,而看起来也很有爱心的样子,这常常就被视为他们的基督信仰是真实的一个证明。他的论据是以爱一定是来自上帝,因为撒旦根本就没有爱。

  不幸的是,即使爱也可以被伪造的。事实上,愈是宝贵的东西,被假冒的也就越多。没有人会去伪造假石块或鹅卵石,但却有太多的假钻石和假红宝石。基督徒的美德也是如此,没有什么比撒旦的诡诈、人心的险恶更想去假装基督徒的爱心和谦卑了;那是因为这些特质,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表露出了基督徒的性格之美。

  圣经告诉我们,有时人们可能看起来象是具有基督徒的爱心,但他们并未得救。耶稣就说过一些自称为基督徒的人,但他们的爱都不能坚持到底。

  「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淡了。唯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太廿四:12~13)。这表示如果我们的爱不能忍耐到底,而渐渐冷淡下来,我们将不能得救。

  我们可能感到非常爱上帝和基督,但却没有那种真实而持久的得救经历。在耶稣的时代,许多犹太人就是这种情形,他们是那样的高声赞美耶稣,不吃不喝不睡觉地日夜跟随着他。他们对耶稣说:「你无论往哪里去,我要跟随你」(太八:19),「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太廿一:9),然而没多久,他们的爱心就显示出了虚假,变成了冷漠,不能坚持到底。

  使徒保罗也认为在他那个时代,有些人对基督的爱是虚假的,在以弗所书六章24节他说:「并愿所有诚心爱我们主耶稣基督的人都梦恩惠。」保罗希望祝福临到那些诚心爱主耶稣之人的身上。可见他一定认为有人并不是诚心爱主的。

  基督徒对其它基督徒的爱,也是可以伪造的。我们可从保罗和加拉太人之间的关系看出这一点:当时他们甚至情愿把眼睛剜出来给保罗(加四:15),这是多么深切的爱!但保罗却担心在他们身上枉费了工夫(加四:11),很显然地,保罗感觉他们对他的爱不是真实的基督徒之爱。


  7 各类的情感

  即使我们经历到各类的情感,也不能证明它是属灵或非属灵的。

  事情很明显,各类的情感都是可以被伪造。我们已看过人们如何假冒基督徒的爱,而别的属灵情感也是一样可以假冒的。以下就有些例子:扫罗王曾假装为罪忧伤(撒上十五:24~25;廿六:21)。撒玛利亚人也伪装敬畏上帝(王下十七:32~33)。叙利亚人乃缦由于神迹医好他的大麻风,也表现了虚伪的感激(王下五:15)。在耶稣所说的比喻里,种子撒在石头地上,代表那些具有虚假属灵喜乐的人(太十三:20)。使徒保罗在悔改归正前,对上帝也曾有一份虚妄的热心(加一:14;腓三:6);当他悔改之后,他说许多不信主的犹太人也都有这种假热心(罗十:2)。许多法利赛人对于永生也有一种错误的盼望(路十八:9~14;约五:30~40)。

  所以未得救的人是可能具有各种很象是真的属灵情感,但实际是虚伪的情感,所以也没有理由说他们不可能同时拥有好多种这类的情感。

  举例来说,那些陪同耶稣进到耶路撒冷的群众,他们一时之间,似乎真的具有很丰富的宗教情感。他们对耶稣充满了倾慕与爱戴,他们是那么尊敬他,把自己的衣服都铺在地上让他走过。他们对耶稣曾作的一切善事表现出无限的感激,他们强烈地表达盼望上帝国度降临,并且是那么渴望耶稣立刻就建立起那个国度。他们每人都充满热情和喜乐地颂赞他,渴望与他在一起。但是,在这其中,又有几个是耶稣真正的门徒?

  一个人在同时产生好几种虚伪的情感,并不是不可能的。当一种情绪强烈地兴起是,自然会产生出另外的情感,尤其当首先兴起的是爱的时候,更是如此。正如我以前所说的,爱是人类最主要的一个情感,也可以说是其他一切情感的泉源。

  设想有一个人,一直以来对地狱有一种恐惧感,于是撒旦来欺骗他,说上帝已经赦免了他的罪。让我们假定撒旦是利用一个异象,他看到了一位带着和蔼笑容、张开温暖双臂的人,那个罪人就相信了这是基督的异象。或者撒旦用一种声音对他说:「你的罪赦了!」以此来欺骗他,结果这个罪人就认为这是上帝的声音。于是这个罪人就相信他已经得救了。虽然这时他对于属灵的福音仍是一无了解。

  这样一来,在这位罪人心中,会产生多少种情感!他会对那位他所想象出来的救主充满了热爱,因为他救他脱离了地狱之灾。他也会对他说想象的救恩,充满了感激,他会感到一种不可抑止的喜乐。这种种的情绪,会使他向别人大谈他自己的经历和感受,也会使他很容易地在他所想象的上帝面前谦卑下来,他更会舍己并且热心地提升他想象中的信仰--只要他情感的暖流还持续着,他就会这么做。

  所有这些宗教情感,都可以由这种方式产生。然而我们所描述的这位经历了各种情感的人,却不是一个基督徒。他的情感,都是来自他自己心意的自然运作,并不是上帝的灵所作的救赎工作。如果有人怀疑这是否可能发生,那他对于属血气的人性,真可说是一无所知了。


  8 安慰与喜乐

  即使一种情感带着安慰与喜乐的顺序而来,也不能证明它是属灵或非属灵的。

  许多人排斥属灵情感和经历,必须顺着一定次序而产生的观念。他们认为一个人在悔改之前,不一定需要确信自己有罪、惧怕上帝的审判,以及具有属灵的无助感这一连串的意识,他们说这不过是人为的理论;所以他们怀疑一个人的宗教经历,是否要有一定的次序,也怀疑那些人的情感,只是他们自己心意的自然运作,而不是有圣灵而来。对于那些先强烈知罪,而后有确据的感觉的人,他们更加不相信。

  然而,上帝在拯救一个罪人之前,让他有种急需救恩的意识,也是很合理的。人类是有理智的存有,上帝与人接触也是用一种理智的方法。既然在基督之外罪人是被定罪的,那在他们得救之前,使他们了解这一点,岂不是理所当然?毕竟上帝一旦拯救一个罪人,是要一个基督徒晓得他是已经获得了救恩的人。

  圣经告诉我们,上帝在释放一个人得自由之前,确实是先意识到无助。比如:上帝在拯救以色列民出埃及以前,他要他们先感到他们的痛苦并向他呼求(出二:23)。在带领他们过红海之前,他也要他们看到自己是如何的无助,红海横亘在他们前面,埃及军兵追赶在他们后面,上帝要让他们知道他们是绝对没有办法拯救自己,只有他才能救他们(出十四章)。当耶稣和门徒们被困在加利利海的暴风雨中的时候,波涛淹过了船只,几乎就要沉没,门徒们喊着说:「主啊,救我们!」耶稣这才命令狂风和海浪平静下来(太八:24~26)。

  当上帝在苦难之中拯救使徒保罗和提摩太之前,他们是在「……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林后一:8~9)这种情形之下的。

  圣经描写基督徒是一群「逃往避难所,持定摆在我们前面指望的人」(来六:18),这其中暗示着他们有惧怕和危险的感觉。事实上,福音--好消息--这个词就包含了拯救的观念以及从惧怕和痛苦之中被救出的意思。五旬节那天,在耶路撒冷彼得讲道的时候,听众们都感觉到这种痛苦:「众人听见这话,觉得扎心,就对彼得和其余的使徒所:『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徒二:37)。那个腓力比的禁卒,也感到了这种属灵的痛苦:「禁卒……就跳进去,战战兢兢的俯伏在保罗、西拉面前;又领他们出来,说:『二位先生,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徒十六:29~30),这些经文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因此,我们就可以明白,一个人在归正之前,他会对自身的罪有谦卑的确认和无助的感觉,并惧怕上帝的审判,这实在是很合理,而且也是合乎圣经的。

  另一方面,我们也没办法证明,人对于救恩的确据只是由于惧怕地狱而来。对地狱的畏惧和对罪的确知是两回事。对于罪的确知,是一个人感觉到他的违逆,和在心中、生活中的邪恶。这种认知,了解我们是如何严重地触犯了一位无限圣洁的神,这种确知可以「产生」一种对地狱的惧怕,但和只害怕地狱并不相同。

  事实上,仅仅是害怕地狱,可能在良心上并没有真正的悔改罪。有些人好象看到了地狱张大了且充满烈火,和魔鬼的口,要吞吃他们,但是他们的良心并不认为自己有罪!这种活生生的地狱景象,可能来自撒旦,因为撒旦要恐吓人,用这种毁灭性的异象,是要使人们相信他们永远不能得救。但这种景象有时也可能来自人们自己的想象。

  另外也有一种虚伪的知罪。这种情形常常发生在人们觉得自己真是罪孽深重的时候,但他们并没有真正了解罪的本质。他们并不是从属灵的角度来了解罪,知道这是触犯了神的圣洁。在他们的良心,没有这种感动,即使有感动也很轻微。有时,他们对于应受罚责的罪没有自知,有时对罪也感到困扰,但这种困扰与属灵的感觉无关。

  纵使圣灵使人知罪与惧怕地狱,但这也未必能使他得救。没有得救的人会抵抗圣灵,上帝也并不一定非要去制服这个有罪的抵抗,带领罪人进入新生不可。

  另外也有一种在神前的假谦卑。比如所,扫罗王深深感觉到他得罪大卫的罪,他在大卫面前哭泣,并且承认说:「你比我公义,因为你以善待我,我却以恶待你」(撒上廿四:17),但这是在上帝的灵离开扫罗以后的事了。

  骄傲的扫罗谦卑在大卫面前,但即使如此,他却恨大卫入骨!同样的,罪人可能在上帝面前谦卑,但事实上,他们是恨上帝的。他们可能在一些方面表示顺服,但在另一方面,则是用更狡猾的方式继续依靠自己的义。在外表的顺服之下隐藏着诡诈,想要与上帝讨价还价。

  然而,如果我们在感到对地狱恐惧的同时就确知有罪,而且在上帝面前表示谦卑,那又将如何?如果情形就真是这样,而接着又引导我们进入了福音的喜乐之中,又怎么说呢?难得这还不能证明我们的经历是有属灵的真实性的?

  是的!这些经历的次序并不能证明什么。如果撒旦一种悔改的属灵经历,当然他还可以假冒这种次序。我们知道他可以使我们产生一种虚假的认罪、对地狱的惧怕以及对上帝的谦卑,那为什么他不可以使这种经历依序而生?同时他又为什么不能再使人产生一种虚假的福音的喜乐?那是我们曾经见过的事。

  事实上,只有圣经才是我们信仰及生活上绝无错误的指导。圣经并没有说我们有了一定顺序的经历就能得救,上帝的道所应许的救恩,只赐给那些接受上帝恩惠并能结果子的人。他从为应许把救恩赐给一些经过自觉有罪、又惧怕地狱,接着就产生很大喜乐和确信的人。实际上圣经上的话,对基督徒而言,是足够的了。我们是靠赖上帝的话,而不是自己的观念。

  在这章结束之前,我想我应该指出一点,那就是人可以全然没有经过一种很清楚的、一定顺序的经历而成为一个基督徒。他们是需要感到有罪、无助,和神对罪人的定罪;但即使如此,神的灵也没有必要把这些感觉按照顺序个别地分开。事实上,一个罪人的悔改,有时毋宁说是一种混沌的状况之中,而且别的基督徒也不可能很清楚地解释出来。

  圣灵常是以一种奥秘的方式进行,把人领到基督里面,正象耶稣所说:「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约三:8)。

  事实上,对于圣灵应该如何运行的观念,就会影响我们如何解释自己的经历。我们常常会挑出我们悔改经历的某部分,认为这就是在悔改过程中应该有的,但却忽略了不合乎我们所以为正确形式的经历。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就会强迫自己的经历和一般所谓「正常的方式」一致。其实我们这样作,正是表示我们要圣灵按照我们认为正确的方法去工作,而拒绝承认圣灵有时是以不同的方式运行的。


  9 外表的敬虔

  使情感使人花很多时间在外表的基督教崇拜上,也不能证明它是属灵或非属灵的。

  有些人认为如果信仰宗教让我们花太多的时间在读经、祈祷、唱诗或听道上,那种宗教经历不见得是健全的。但正好相反,圣经很清楚地教导我们,人如果真获得了救恩,一定会发生这样的结果。

  举例来说,女先知亚拿「并不离开圣殿,禁食祈祷,昼夜事奉神」(路二:37);但以理一日要私下祈祷三次(但六:10)。得救的经历也使信徒喜欢唱诗赞美神,「你们要赞美耶和华,因歌颂我们的神为善为美。赞美的话是合宜的」(诗一四七:1)。救恩也使信徒爱听神话语的教导,「那报佳音、传平安、报好信、传救恩的,对锡安说:你的神作王了!这人的脚登山何等佳美」(赛五十二:7)。并且救恩也是信徒喜欢与其它的信徒一起崇拜神,「万军之耶和华啊,你的居所何等可爱,我羡慕渴想耶和华的院宇。我的心肠,我的肉体向永生神呼唤……如此住在你殿中的,便为有福,他们仍要赞美你」(诗八四:1~2,4)。

  但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只是在宗教信仰的外在责任上表现热心,那却不一定是得救的证明。这种情形在许多没有真正得救的人身上也有:在以赛亚时代的犹太人,他们都很热心于敬神,他们有许多的献祭、聚会、节期和祈祷,但是他们的心,却不与神同在,所以神告诉他们,他憎恶他们的崇拜(赛一:12~15)。在以西结时代,很多人喜欢听以西结传讲神的话;然而,神却责备他们说:「他们来到你这里如同民来聚会,坐在你面前仿佛是我的民;他们听你的话却不去行,因为他们的口多显爱情,心却追求财利。他们看你如善于奏乐声音幽雅之人所唱的雅歌,他们听你的话却不去行」(结卅:31~32)。


  10 开口赞美

  即使我们的情感让我们开口赞美神,也不能证明它是属灵或非属灵的。

  很多人似乎认为,假如人们热烈地赞美神,这就是归正的标志。我在上章中曾简略地讨论过这点。在本章中我要更详细地来讨论一下,因为有一些人极力强调赞美是属灵生活的一个标志。

  没有一个基督徒会因别人在热烈地赞美神而予以责备。然而,我们必须要了解,这种狂热并非是归正的标志;就象我们以及看过的一些例子,撒旦也是能模仿各种属灵情感的,而圣经也给了我们许多未得救的人热烈地赞美神与基督的例子。

  当耶稣在各处行神迹时,圣经记载当时的群众「都惊奇,归荣耀与神」(可二:12);「他们就归荣耀给以色列的神」(太十五:31);「众人都惊奇,归荣耀与神」(路七:16)。他们也热烈地赞美耶稣,「他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众人都称赞他」(路四:15),「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高高在上和散那」(太廿一:9)。可悲的是,我们知道这些人中,只有极少数人对神与基督有真正得救的信心。

  在耶稣升天之后,我们从使徒行传中读到,那些住在耶路撒冷的人「为所行的奇事,都归荣耀与神」(徒四:21),这是因为彼得和约翰神奇地医治了一个瘸腿的乞丐。然而这些生活在耶路撒冷的人,又有几个人分享到彼得和约翰那样的信心!当保罗和巴拿巴在安提阿向外邦人传道时,外邦人「就欢喜了,赞美神的道」(徒十三:48),然而,仅有一些人得救,因为「凡预定得永生的人都信了。」

  以色列人在红海歌颂赞美神,但没多久他们就跑去膜拜金牛犊。以西结时代的犹太人,以口来显示对神的爱慕,但他们的心却追随金钱财富(结卅三:31~32)。以赛亚也说,那些憎恶神真正仆人的人们,也曾经呼喊「愿耶和华得荣耀」(赛六十六:5)。

  从这些及其它许多圣经上的例子,可以归纳出:热烈地赞美神及基督,并不是归正的可靠标志。


  11 自以为得救之确据

  即使我们的情感使我们产生对得救的确信,也不能证明它是属灵或非属灵的。

  有些人认为,假如我们对自己的得救有确信,那我们一定是被骗了。相反的,新教徒一直相信,得救的确信是基督徒一种恰当的感觉。圣经中有许多神子民对他们与神的关系感到确信的例子。

  举例来说,大卫在诗篇中经常提到神是他的神和救主、他的磐石、盾牌和高台等等。使徒保罗在他的书信中,也经常说到他与基督的关系,并因救恩而喜乐,「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提后一:12)。

  圣经中明白地表示,所有的基督徒--不只是使徒和先知--都能够而且都应该有这种确信。彼得命令我们要确定神对我们的恩召和拣选(彼后一:10),并告诉我们如何去获得这样的确定(彼后一:5~8)。保罗也说,缺乏确信对基督徒是一极不正常之事:「你们总要自己省察有信心没有,也要自己试验。岂不知你们若不是可弃绝的,就有耶稣基督在你们心里吗?」(林后十三:5)。约翰给了我们许多可以测试是否确实得救的方法:「我们若遵守他的诫命,就晓得是认识他」(约壹二:3);「我们因为爱弟兄,就晓得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壹三:14);「神将他的灵赐给我们,从此就知道我们是住在他里面,他也住在我们里面」(约壹四:13)。

  所以,只因为一个基督徒深深确信他自己的得救而去批评他,这是很不合理的。

  但另一方面,如果一个人说自己是得救的,只因他确信如此,这也是没有根据的。一个人可以有最伟大与最振奋的得救确信,然而却仍未得救。他可以显得和神很亲近,并在祷告中用非常大胆和亲密的言语,称呼神为「我的父」、「我亲爱的救赎主」、「我甜蜜的救主」、「我所爱的」等等;他也可以说:「我有完全的把握知道神是我的父,我知道我将去到天堂,就好象我已在那儿一样。」他可以对自己如此的确定,以致他认为不再需要任何理由来测试信心的真实性;他也可以鄙视任何说他可能尚未真正之人的建议。然而,这些行为没有一项可以证明他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

  事实上,这种夸口的确信,只是一直在炫耀自己,一点也不象真基督徒的确信,反而比较象在路加福音十八:9~14节中的那个法利赛人,他非常确定自己与神之间有正确的关系,并无耻地感谢神使他与别人不同。真基督徒的确信是谦卑的,而非自夸的。

  未得救之人的心是盲目的、诡诈的和自我中心的,也无怪乎他们对自己有这么高的评价。假如撒旦又在他们的罪欲中添加了虚假的安慰与喜乐,那么未得救的人会有一种强烈但虚假的得救确信,也不足为奇了!

  当一个未得救的人有了这种虚假的确信,那他就不会去面对下面这些问题,而通常这些问题会让真基督徒怀疑自己的得救是否果真得救:

  一、假基督徒感觉不到永生的严肃性,也不晓得永生要建立在正确根基上的重要性。相反的,真信徒则是谦卑和谨慎的,因为他感到要站立在神--这位至圣的审判者面前,是一件极其重大之事,但虚假的确信对这点则毫无察觉。

  二、假基督徒无法察觉他内心有多盲目、多诡诈。他虚假的确信使他对自己的看法有极大的自信,然而真信徒却对自己的了解采谦卑的态度。

  三、撒旦并不攻击虚假的确信,他只攻击真基督徒的确信,因为这个真确信会产生更大的圣洁。另一方面,撒旦却是虚假确信的挚友,因为虚假的确信,把假基督徒完全放在撒旦的权势之中。

  四、虚假的确信让人看不到自己罪性的程度。在假基督徒的眼中,自己是个洁净与光明的人。相反的,真基督徒知道自己的内心,他感到自己是个罪大恶极的罪人,他经常会惊讶一个真正得救的人,会有可能象他这样充满罪恶吗?

  有两种假基督徒:第一种是因为外在的道德与宗教行为而自认是基督徒,这些人不了解唯独信心叫人称义的教义;而另一种就是那些从虚假的宗教经验得到确信的人。

  后面那种假基督徒是最糟糕的。他们的确信常从自以为是的启示而来,他们称这些启示为「圣灵的见证」;他们经历过一些异象和意念,便宣称是神的灵将未来之事象他们启示。而接受这些异象和意念的人,会说他们也有关于自己已得救的异象与意念,这都不足为奇。所以无怪乎那些自以为是的启示,会使他们产生这么高度的自信。

  事实上,这种高度的自信,就是人们要从想象的启示中去寻求指引的一个显著的标志。他们大胆的说:「我知道这事或那事」、「我确知」,他们鄙视任何会使他们怀疑自己经历的论证或理性的探究。

  要了解这些人的自信是很容易的。以为神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来表示他们是他亲爱的儿女,这会满足他们的自爱。假如这些「启示」又是随着强烈的情绪而来,更会他们误以为是圣灵在他们里面做工,而更加强了他们虚假的确信。

  现在我要给传道人一些警告:你们有时用一种错误的方法来传达正确的教义,因而鼓励了虚假的确信。你们告诉人们要「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来生活,「信靠暗中的神」,及「信靠基督,而非信靠感觉」。这些都是正确的教义--但必须是在被正确理解的前提下。

  「凭着信心不凭着眼见」意味着:允许看不见的属天事实控制我们的思想和态度。我们无法以肉眼看见神或基督,我们也无法看见还未被建立起来的新天新地,然而我们相信这未见的事实。要相信这些,并让这信念来管理我们的心思和生活--这才是「凭着信心不凭着眼见」。

  但却正好相反,有许多人以为「凭着信心不凭着眼见」意味着:纵使我们的心仍处在属灵的黑暗与死亡的光景下,我们仍应相信基督。这是不合圣经,也是荒谬的。一个人不可能相信基督,却仍留在属灵的黑暗与死亡之中;真信心意味着离开属灵的黑暗与死亡,而进入基督的光明和生命中。告诉一位心还在黑暗与死亡光景中的人去信靠基督,等于是告诉他虽然你是个不信的人,仍可对基督怀有信心。

  圣经教导说,对基督的信心意味着对他有一种属灵的看见,耶稣说:「叫一切见子而信的人」有永生(约六:40)。真信心只存在于当我们「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象从镜子里返照」,并看见「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林后三:18;四:6);缺少这种属灵光照的信心,就不是光明之子的信心,而是黑暗之子的欺骗。

  「信靠暗中的神」意味着:当我们处于黑暗、痛苦的环境,好象神已不再关心我们时,仍然信任他的话语。这也意味着:当我们不象平时那样能清楚看见他的爱时,却仍继续信靠他。这与以已死和属世的心、缺乏属灵的光照和属灵的经历来信靠神,是完全不同的。

  这些没有属灵经历而又坚持靠信心而活的人,有着荒谬的信心观念。他们所谓的「凭信心」,就是相信他们已得救,他们以为怀疑自己的得救是罪恶的,也不问自己的生命是否早已坏死而且世俗化;他们究竟是从圣经的什么地方发现,信心是意味着相信我们已得救?圣经说信心是将罪人带入救恩中,所以信心不能说是相信我们已经得救。假如信心意味着相信我们的得救,那就是说相信我们有得救的信心;这么一来,信心就只意味着相信我们在信。

  我承认,不信可能是缺乏确信的一个因素。有些基督徒的信心极小,而那样小的信心只能产生出极少的得救确信。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要在信心中成长,并结出更多信心的果实。其它有些基督徒尽管在生命中有许多确已归正的证据,但仍缺乏确信;他们的怀疑来自单方面不配的感觉,并对神怜悯的大能与实际之微弱感受。还有一些基督徒缺乏确信,是因为他们处于一种黑暗痛苦的环境里:如果神爱我们,怎么会让我们受这么多患难?这种怀疑来自不能依靠神的主权和智慧。

  然而,假如某人感觉自己心中僵死而世俗化,我们也不能责备他怀疑自己的得救,真基督徒的确信是不可能存在这样的心田里,就好象日落之后仍要强留阳光一样不可能。假如我们的心现今仍处在罪恶的黑暗之中,那我们过去所曾拥有的宗教经验之记忆,也不能使这份确信复活。

  事实上,假如我们感到自己的心是全然地死寂与世俗化,我们是应该怀疑自己的得救。这也是从神的计划而来,爱神的心越减少,对自己的忧虑就会增加;当我们陷入灵性上死寂的时候,是需要这种忧虑来防止我们犯罪,并刺激我们从事更新数量的努力。

  假如一个人的心处于属世和死寂的状态,而我们却告诉他们要保持确信,那我们是与神的计划相抵触。假如我们以为这就意味着「凭着信心不凭着眼见」,「信靠暗中的神」,或「信靠基督,而不是自己的感觉」,向那些心已属世而死寂的人鼓吹确信,就是在鼓吹虚假的确信。

  另一方面,倘若我们用自己的属灵情感和基督徒经历来做我们得救的证据,这并不是「以信赖自己的感觉取代信靠基督」。我们没有其它得救的证据可用!假如我们是因自己的情感而赞美推崇自己,那我们就是「信赖我们的感觉而非基督」。当我们的经验与情感变得比神重要,当我们认为神会为我们奇妙的情感而推崇我们时,那就真是危险了;事实上,这是在一个比不道德的无神论者更糟糕的属灵情况之中。


  12 动人的见证

  即使有人对他的情感作了一番极动人的见证,也不能证明,它是属灵或非属灵的。

  没有一个基督徒能够毫无谬误地区分出真假信徒。一个基督徒可以看透自己的心,当无法看透任何其它人的心。我们对别人所能有的观察,只是外在的表现。但圣经也清楚地教导,我们绝不能从他人的外在表现,无误地判断一个人的内心。「耶和华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华是看内心」(撒上十六:7)。

  就我们所能分辨的,当一个人在外表上,看起来象是一个基督徒,我们就有责任接纳他为基督里的弟兄。然而即使是最有智慧的基督徒也会被蒙骗,看来似乎是很明显悔改归主的人,也常会失去信心。

  这不该使我们感到讶异,我们已经看到撒旦多会摹仿各种属灵的情感--爱神、爱基督、爱基督徒、为罪懊悔、顺服神、谦卑、感恩、喜乐、热忱。所有这些摹仿的情感可以在同时间出现在同一个人的身上,而这个人可能也熟谙基督教义,颇具人望,并且也能极有能力地用基督教的言语来表达自己。

  真假基督徒之间竟能如此相似!只有神才能无误地予以区分,假如我们妄想自己能区分,那就是傲慢。

  不能只因为某人对其情感和经历做了一番动人的见证,就证明其为真基督徒。任何一个类似属神的工作,一定会感到信徒的。信徒喜欢看到罪人悔改,因此当某人自称已悔改归主,并对其经历做了蛮象一回事的陈述,我们的心就受到感动,这并不足为奇。然而,这还不能证明他的归正是真的。

  圣经告诉我们,不是以一个人所说的话,而是以一个人的生命、生活来做判断。这是因为人说自己是基督徒的宣称,就象春天的花朵;树上长满了花,看起来很美丽,但是没多久,其中许多就凋谢、掉落、腐坏了。曾有一段时间,它们看起来与其它花一样的美丽,闻起来也一样的甜美,我们无法区分哪些会结果、哪些又会凋谢死去的,只有到最后,一些掉落、一些结果子,这时,我们才能区分出不同。

  在属灵的事上也是如此。我们必须以所结的果子来判断,而不是看花朵美丽的色彩和香味。自称他们已经归主的人也是看起来美丽、闻起来芳香,能对他们的经历做出感人的陈述,但这些都无法证明什么。言辞不能证明什么,我们必须以果子--人们生命最后的结果--来作判断。(甚至到这时候,我们仍不能无误地判断。但是挂名基督徒的生活方式,确是我们查验其诚挚与得救的最佳证据。)

  有这么一个说法:「假如我对某位基督徒感到一股很强的基督之爱,那这一定就是圣灵在动工。而圣灵绝不会犯错,所以,假如圣灵发动这种爱,他一定知道那一个人是真基督徒。」

  这种说法是完全错误的。神命令我们去爱所有以合理可靠的方式宣称自己信靠基督的人,所以对挂名基督徒的强烈兄弟姐妹之爱,只证明神的灵使我们服从神的诫命,而不能证明我们所爱的挂名基督徒就是真基督徒。

  总之,圣经从未表示过,可以用我们对某人的爱来衡量这个人的属灵光景。这种观念不但没有在圣经中出现过,而且还与圣经相抵触。神的话清楚地教导,没有一个人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别人心中对神的光景。保罗说:「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这个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罗二:29)。保罗以这最后的说法:「这个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就是在教导人们不能判断一个人是否是「内在的」犹太人。人可以用外貌来看人的外在是否是犹太人,但只有神能看透一个人的内在自我。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四章5节也教导同样的真理:「所以,时候未到,什么都不要论断,只等主来,他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那时,各人要从神那里得着称赞。」

  连使徒都不认为他们能判断人的心,而我们若还以为自己能作判断,这是极其自大的态度!

  (注:本文节选自爱德华兹《宗教情操真伪辩》,标题为编者加。链接自http://cclw.net/other/jhgrpx/11/index.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圣山网

GMT+8, 2020-10-25 02:05 , Processed in 0.09132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0 Www.Holymountaincn.Org.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