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92|回复: 0

平凡也不平凡:“阿斯伯里大复兴”的一天

[复制链接]

1369

主题

219

回帖

4万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43351
发表于 2023-3-1 10: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3-02-22
—— Doug Hankins



我第一次听说阿斯伯里大学(Asbury University)的特别聚会,是在奋兴发生之后的星期四,我是从社交媒体上听说此事的。紧挨着的主日,我的牧师又在讲道中提到了这件事。因此,我订了周一飞往肯塔基州的航班,我希望能够近距离观察发生在那里的事情,并为我们的教会带回一份报告。

作为一个对复兴和复兴主义感兴趣的美国宗教历史学家,我很高兴能亲身体验这种规模的复兴。我想证实社交媒体上的那些叙述。社交媒体报道说复兴是从2023年2月8日星期三开始的,休斯礼堂(Hughes Auditorium)的早会在上午10点45分结束,但同学们没有因此离开,而是留下来祷告、继续唱敬拜时唱的歌曲、读圣经、做见证、聆听圣灵的声音。我想看一看,体验一下这种复兴,我也希望神在那里抓住我,并因此帮助我更爱神。

我还对其他细节感到好奇——在不寻常事件中的普通、日常之事。例如,人们会中途离开去上厕所吗?他们怎么解决吃饭问题?会场的房间垃圾谁来收拾?要不要吸尘?人们会在那里停留多长时间?当聚会几乎一天24小时都在进行时,谁来管理这一切?本文是我的发现。

校园
阿斯伯里大学拥有一个美丽的校园,坐落在肯塔基州列克星敦以南的一个偏远的马场社区。当你在列克星敦大道上左转驶入镇中心两英里后,你就驶入了校园的中心。主干道将道路西北侧的神学院和东南侧的本科生院整齐地分开,每个校区都有一个面向机动车道的小礼堂。神学院一侧的埃斯蒂斯礼堂有660个座位,本科生院一侧的休斯礼堂则更老更大,可容纳1489人。2月15日星期三上午11:30,我到达时,所有的座位都已经被占了。我把车开进了“大活动额外停车场”,旁边的车位都已经双重泊车了。

在列克星敦大道上,我看到有人群的聚集。一个穿着蓝色衬衫的年轻人对排队的人群大喊:“神并不爱所有人!神不爱罪人!”一位妇女听到他所说的,就走到他那边,开始朝他的方向大声唱“耶稣爱世界上的小孩子”。这样的对峙大多是和平的,但它说明了这一活动的愉快和张力。当我加入排队时,前面已经有将近一千人在排队了。一位妇女告诉我:“晚上的人数是白天的四倍之多。”

排在我前面的这群人是从辛辛那提的一个拿撒勒人教会(Nazarene church)开车过来的——这已经是他们教会几天内来到这里的第二批成员了。他们先是从他们教会的年轻人那里听说了这次聚会,然后他们在TikTok上看到了一段视频。他们问我打算呆多久,并告诉我他们会一直参加到下午3点,然后他们必须回去完成家务和继续上班。这是一个平凡和不平凡的美丽组合。其中一位女士泪流满面地告诉我,她多么希望这个聚会能推广到其他大学啊!我们一边闲聊着,一边向大楼前走去。现在是下午1点。当我们进入大楼时,一位女士对我说:“我希望你能找到上帝向你所要的。”

发生复兴的房间
到这个时候,我的好奇心和兴奋感已经达到了最高。我很好奇,我即将进入的奋兴会堂会不会像《夺宝奇兵》那样充满惊奇。但是,在踏入敬拜大堂十步之后,我并没有遇见什么特别的事情,也没有俯伏在地,我只是听到像普通敬拜聚会一样的大声歌唱。

下午1:05,我坐下来,打量着周遭聚集的人群。大部分是白人,穿着和打扮都是中产阶级,几乎每个人都对进入这里充满敬意。但这并不是一个只有一种人的人群。我看到西班牙裔、黑人、亚洲人和非洲人。一些人在敬拜,一些人在拍照,还有一些人在聊天。到目前为止,敬拜者占了大多数。那些正在拍摄的人也是一边拍摄一边参与。聊天的人在离开会场前继续观察了一会儿。我想知道在第一次大觉醒期间,会不会有这样的观察者。

一位弟兄走上了讲台,并请我们坐下。他宣读了一段经文,鼓励我们默想我们来到这里的原因。然后他要求我们在自己的座位上与身边的人一起祷告。我转向我身后的一群人,他们来自俄亥俄州的一个灵恩教会。他们参加过几次“先知大会”,但是他们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这里“同样有力、同样吸引人,但没有那么轰动”。在我座位右边的一对印度夫妇要求我和他们一起祷告,他们从多伦多开车过来,希望主为他们的事工道路指明方向。我们为彼此祷告,我被这简单的祷告所感动。他们不认识我,但他们准备闭着眼睛和我一起大声祷告、心心相印。这很不寻常。

当我们祷告结束的时候,他们向我表示了感谢,然后起身退出了会场。但祷告的时间还在继续,所以我决定在手机上列出一个要为之祈祷的名单。主让我想起了以赛亚书55:6:“当趁耶和华可寻找的时候寻找他,相近的时候求告他。”当我祷告的时候,我试着在神面前尽可能多地记住一些人——我的家人、教会领袖、小组成员,以及任何我能够想到的人。我感觉我祷告了五分钟,但当我看表时,发现我已经祷告了90分钟。时间似乎在房间里消失了。我想,这就是天堂的样子吗?

复兴也需要领袖
我开始注意到这个聚会有一种经过协调的努力——不是过分的控制,但也不混乱。我猜想在礼堂前面的20多名工作人员通过群发消息进行沟通和计划。我注意到,当他们不和人们一起祷告时,他们会离开、看手机、发信息。但这是个例外,不是常态。来到前面的人络绎不绝,与这些同工一起祷告。这些场面就像我在葛培理布道大会录像带上看到的一样。

“工作人员”的身份不详。在舞台上或走廊里,很少有人提到某个特别的名字。当一个人站起来读经,提醒我们在约拿单·爱德华兹带领时的教会以及为基督向这一代人传福音的必要性时,他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只说他是当地的牧师。司琴的乐手们也没有介绍自己。这里没有名人、粉丝,也没有自我,唯一受到关注的名字是耶稣的名字。这是让我觉得这次聚会最特别的地方。在一个社交媒体的时代(这个聚会在社交媒体上很突出),似乎没有一个专门的工作人员利用社交媒体来煽风点火呼吁大家来。就我所看到的而言,工作人员努力想办法把自己从聚会中抽离出来,让耶稣成为唯一的领袖。熟悉的面孔是那些在台上领唱的学生。

虽然领唱的很有可能是学生,但据我统计,大多数歌曲都是现代赞美和敬拜诗歌,包括Maverick City的《稳固根基》和《应许》,Brandon Lake的《感恩》和《奇迹之家》,还有《造路者》、《没有别的》、《永远》、《颤抖》、《主你伟大》和《不再做奴仆》。2000年以前创作的歌曲只有《耶稣爱我》、《我爱你主》、《圣所》和《神的羔羊》。我们参与唱的一首赞美诗是《我心灵,得安宁》。现场没有文字歌本发给我们,也没有投影,重点是在祷告和赞美中向上帝歌唱。虽然我不知道大部分现代敬拜歌曲,但我能在手机上搜索歌词,并跟上其他人的歌颂。我不确定在这个充满了这么多人的老建筑里,手机接收是否会成为一个问题。但看起来网络不是太大的问题,复兴也建立在普通之物的基础上,包括手机信号、谷歌搜索和歌词网站。

复兴也需要休息
在聚会的不同阶段,有工作人员上台调整房间、校园和后勤安排。一位绅士善意地要求所有在唱歌的时候会蹦跳的人不要在有100年历史的二楼席位上蹦跳,而是下到一楼来继续表达他们的敬拜。人群中每个人都笑了起来,一楼的参会者开始为敬拜时喜欢蹦跳的人腾出空间。一个平凡的顾虑,但却以不平凡的谦逊和恩典表达出来。

在这些时候,我注意到人们会起身去洗手间和点心区,就像他们在棒球比赛的局间休息一样。看来领袖们有意协调这些休息时间,给人们以社交的机会,或者让一些人离开。这些时间也会腾出新空间,排队的人就可以找到他们进去的机会。打扫房间的时间也让司琴和乐手能够换人。有几组学生轮流领唱,他们每组领唱一段时间——平均来说,从45分钟到一个小时不等。音乐敬拜的时间从不短于45分钟,也不超过90分钟。我不知道这是否故意,但的确相当一致。这似乎是最适合人群需求的节奏。

回答实际问题
经过几个小时的祷告、唱歌和读经后,我离开了座位,遇到了一些挂着姓名牌的同工。现在是我问一些实际问题的时候了,他们都非常平静和耐心地回答了我的问题。

在那一刻,我对阿斯伯里大学工作人员的温和、对人的关怀和怜悯印象深刻。他们帮我找到了洗手间(在休斯礼堂的地下室),并告诉我有人会按计划进行清洁。在洗手间里,柜台上有一个大号皂液器,上面有一个抽水泵。毛巾成堆地放在窗台上,也没有溢出垃圾。看起来好像有人进来过,放下了这些用品,做了一次快速的清洁,然后离开为访客们腾出空间。这样做非常必要,因为这里的厕所并不是为成千上万的人到访和持续使用而设计的。

我了解到,礼堂前面的中厅里都有点心和饮用水。出于对聚会的尊重,我们鼓励人们不要在这个地方吃东西。有些人还是带着自己的水瓶进来,但我没有看到任何一次性星巴克咖啡杯。如果人们需要溜出去补充食物,他们可以这样做,没有人会批评他们。在草坪上,一个教会带来了Little Caesars的披萨,并正在切开分派给有需要的人。一个开着餐车的人停在东边的草坪上,提供免费食物和祷告,这是既平凡也不平凡的。


回到外面
在休斯礼堂里又呆了几个小时后,我走到了外面。附近学校放学后的孩子们和他们的家长也来了,在草坪上铺上了野餐毯,有足球和橄榄球滚来滚去,一些敬拜者聚集在树旁,举行即兴的崇拜音乐会,但仍然有大约一千人在排队想要进入礼堂。到了下午6点,这个数字增加了一倍,另有一千人聚集在草坪上。技术团队在休斯礼堂外面的屏幕上同步直播里头的聚会现场,另一个屏幕在埃斯蒂斯礼拜堂内,那里约有200多人聚集。在校园附近的一个当地葡萄园教会,还有一个额外的溢出座位区和直播画面。

在现场直播视频里,一位钢琴演奏者开始读以弗所书3:14-21:

因此,我在父面前屈膝,(天上地上的各家,都是从他得名。)求他按着他丰盛的荣耀,借着他的灵,叫你们心里的力量刚强起来,使基督因你们的信,住在你们心里,叫你们的爱心有根有基,能以和众圣徒一同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并知道这爱是过于人所能测度的,便叫神一切所充满的,充满了你们。神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但愿他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得着荣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远远。阿们!

一个孩子爬上了一棵树,一个工作人员礼貌地请他爬下来。外面的人通过屏幕和扬声器观看并听到里面的人发出的敬拜声音,他们开始跟着唱歌。孩子们在人群中玩捉迷藏,父母们在喝咖啡,警察们在聊天。草坪上有可移动的厕所,大学生们走过人群去往他们的宿舍,有些人用手机自拍,有一个人独自站着默默祷告。

这一切都很实际、很属灵、很普通,也很超凡。这些感觉都同时涌上心头,当保罗在给以弗所人的书信中为我们祷告时,也许他想到了同样的场面。





译:DeepL;校:SMH。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Ordinary and Extraordinary: A Day at the Asbury Awakening.


[size=1.25]Doug Hankins
(道格·汉金斯)是佛罗里达州奥兰多第一浸信会的牧师之一,他博士毕业于三一福音神学院,研究历史神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圣山网

GMT+8, 2024-3-3 23:44 , Processed in 0.11269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