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山网论坛:恩典中国的异象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5|回复: 0

舍禾、安燕玲、徐星星、王少波等:温州基督教历史综论(圣山团契纪要)

[复制链接]

811

主题

926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7557
发表于 2021-7-11 08:2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温州基督教历史综论

主讲:舍禾老师。

时间:2021.6.7。

整理:徐星星、王少波。

审核修改:安燕玲。

【讲员介绍】
舍禾,又名辛亦耕,浙江温州人,毕业于美国正道福音神学院,教牧学博士。现为杭州撒冷福音教会滨江堂主任牧师。曾出版《中国的耶路撒冷:温州基督教历史》一书。
【讲座内容】
弟兄姊妹平安,很荣幸受圣山团契的邀请来分享。我自己深感不配,虽然做过一些研究,但是并不精。如果在讲的过程中有不同意见或者建议,大家可以发表出来,好使我们的视野可以更广,讨论的范围更大。在这一系列课程中,我首先想跟大家以综论、综述为切入点,让大家对温州教会有个基本的了解。
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课题是“温州基督教历史综论”,是很表层、肤浅、没有切入到中间的。接下来会分享三讲,所以一共分享四次。
先说说在文字事工上的心得。我在2003年写了自己的第一本书《中国稗子会:对三自的剖析》(华恩出版社,2011年)。到美国之后出版了第二本书《荣耀荆棘路:一位家庭教会传道人的自选文集》(中福出版优先公司,2012年)这两本书虽然跟温州基督教研究没有特别的关系,但是后来在美国十几年的时间我特别感谢上帝,一边学习一边牧养,同时也没有忘记温州作为我的母会,作为我这个游子魂牵梦萦的家乡,我始终没有忘记做这方面的研究。后来就出版了关于温州教会的几本书。
《中国的耶路撒冷:温州基督教历史(上下册)》(宇宙光,2015年)前面半个句子是顺服林志平教授加进来的,这是一本全面介绍温州教会历史的书,共有三十八万字,包括了从元朝到2012年整个温州基督教的历史。特别欣慰的是1949年以后的这段非常不安、动乱时期,对温州教会来讲是一个死荫幽谷、流泪谷和苦难路,也都记录了下来,所以特别感恩。
2017年,我主编了《福音·温州(1867-2017):基督新教来温一百五十周年学术论文集》(主编:方舟机构有限公司,2017年)。这本书就来自港台以及东南亚,还有在美国研究温州基督教历史的学者、教授以及弟兄姊妹所发表的文章做了一个学术论文集的编辑。我特别感恩上帝的是同年出版了《当代温州教会研究》(中原大学、台湾基督教文艺出版社,2017年),共二十八万字。这本书研究了温州整个当代基督教的现状、现象的成因、缺点以及未来要做的改变,从1990年一直到2015年左右的历史面貌。
2015年我出版了博士论文----《“温州教会”领导模式的再思(1867-2015)》(中原大学、台湾基督教文艺出版社,2019年)。它对温州教会的未来做了一点提醒或者说提出一些方案,期待从最初的家庭制到牧养制。这本书有十几万字。
这是我在这十几年当中对温州基督教的一个研究,包括出版关于温州教会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书,撰写温州教会相关的学术性文章。在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北美等地发表专文及学术文章约有70篇。很感谢上帝我2018年7月25日 从美国离开回到杭州,在杭州开始了我人生的另外一个阶段——牧会,按照上帝给我的领受全心牧养教会。从2018年到现在虽然没有完整的三周年,但也验证了牧会的可行性。这就是我的现状,和弟兄姊妹做个简单分享。
下面进入主题。“你对温州基督教是什么印象?”这是我想跟大家思考的问题。不知道大家对温州基督教是什么样的印象。我自己有很多的印象,可能会和弟兄姊妹的不一样。无论怎么样,温州教会是一个神奇的教会,温州教会在中国基督教历史上曾经叱咤风云,也曾经引领过一个时代,也曾经给这个时代带来祝福。当然温州教会也存在很多的问题和弊病,如果不去改变它,可能就被放在历史的夹缝中。
基督教留给人的印象是非常多元的。简单举几个例子:我自己对温州基督教的印象就是教堂遍地。温州教会可能跟其他教会不同,比如温州教会的教堂不一定属于“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的,也就是说它不属于官方。尽管有很多地方叫“XX堂”,但还是有别于教堂。再比如温州的家庭教会有自己的叫法,也有很高的教堂,几乎每一个村庄都有一个教堂而且很壮观,甚至还有三座教堂:三自的、家庭教会的、天主教的……所以这样一种盛况在温州很多地方都有,这是非常稀奇的地方。温州教会还有什么印象呢?那就是温州的基督徒非常多。我们不知道有多少比例,我曾求助当地教会汇总过教堂的数量以及人数,但这个要求遭到反对,并带来非常大的反响。他们基本不会提供数据,甚至有些传道人或者牧者找到我,说这样会出卖教会。所以,统计温州教会的人数成了一个大难题,到现在都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人。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我十几岁的时候,在温州看到基督徒都会有一个习惯,不管是坐飞机还是坐车,第一件事情就是低头祷告。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传统。我有好几次坐公交车祷告,发现边上坐的几个老奶奶、阿姨也在祷告,有的甚至会听到“主啊,求你保守我的出行”。我感觉无论到哪里都能看到有人祷告。如果走在公园,说一声“哈利路亚!”指不定就会有人回应“阿门!”这些都是自己切身的体会。
我经常在十字路口看到有人发福音单张。福音布道会在90年代非常多,这是我们对温州教会的一些印象。这些都是好的印象,我在《当代温州教会研究》中有正面及反面丰富的描述,今天没有办法讲很多。
那么,有没有坏的印象呢?有很多。比如温州的基督徒非常世俗化。他们没有办法影响整个社会,而是社会影响了基督教会。再比如当社会开始非法集资的时候,温州教会内部就有传道人,而且是相当重要甚至是负责某一片区的传道人,在教会里做非法集资的事情。这些数字之大(一个亿)让你称奇。我也看到很多不一样的、让人感到难过的事情。很多教会给人的印象是多面的。
我们看一下温州地域:温州新产生了一个市叫“龙港市”。其实龙港是一个非常小的镇,好像在去年成为市的。温州目前是有五个县(永嘉县、文成县、泰顺县、平阳县、苍南县)、四个区(鹿城区、瓯海区、龙湾区、洞头区)、三个市(乐清市、瑞安市、龙港市)。
永嘉县:福音还算不错
乐清市:经济极其发达
洞头区:百岛,原本是一个县
鹿城区:现市政府所在地
瓯海区:高铁所在地
龙湾区:机场所在地
瑞安市:教会复兴发达的一个地方。70年代成立了温州地区教会,属于温州教会的两大支派之一。有个非常有名的牧师叫缪志彤,被称为监督。福音在这里相当发达,文革前后,当整个温州教会面临整顿、打击的时候,瑞安市教会的信徒在遭受打击后人数更多,这是研究过程中印象最好的。
平阳县:是福音重镇,与鹿城区的教会是各自运作的,是个相当了不起的地方。1958年中国政府在温州做一个“无基督教区”的试验田,当时在两个地方想推广。一个是金华市,一个是温州市。后来在金华市没有操作,就在平阳开始,平阳是温州教会重要的一块。温州也被称为“中国的耶路撒冷”,更多的百分比会偏向平阳。所以平阳在整个温州市的教会历史当中有这非常重要的地位。
苍南县:是从平阳分出来的,它在整个温州基督教历史是连接平阳县的,大概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才分出来,可认为跟平阳是一家。
龙港市:是从苍南县分出来的,第一座中国农民城,跟苍南、平阳是一家,这三个地方是中国基督教最复杂的地方。比如,耶稣教自立会、聚会处小群、呼喊派这些力量基本都在平阳、苍南这一带,也是温州整个地区受异端影响最明显的地方。
泰顺县:有高山丛林和国家公园,它和文成县的经济较弱,被国家定为较贫困的县,是基督教福音最弱的两个县,外加洞头也比较弱,其他的地区福音都相当的厉害。
这是温州的地理区域及经济状况。温州有三自也有家庭教会,温州的三自最集中、最强大的在平阳、苍南、龙港、瓯海地区。家庭教会力量最强大的在乐清市、瑞安、温州市区、永嘉,其他的区县也都有。我的出生、童年都在永嘉,初中之后在鹿城区,经历过乡下也经历过城市,经历过从家庭教会到三自再重回家庭教会。
第一节 认识温州基督教历史的方法论
一.    从社会与文化角度认识温州基督教历史
中国教会历史去社会化,中国历史去教会化。——教会与社会是脱节的。
温州基督教历史与温州社会历史。——研究过程中也是一样,涉及面较狭隘。
配合温州文化社会的发展,将温州教会史与温州社会文化发展史紧密连结,的确在教会史的研究方法上,是一大创举。——(林治平)
出得來与进得去。——(林治平)
本书视野综横于古今,顾及多向度(multi-dimensional: 语言文字、风土人情等),及整全性(holistic: 汉人及宣教士角度、政治及宗教层面等)。外观法(etic perspective: 客观科学)与内观法(emic perspective: 作者是土生土长温州人)并用。——(温以诺)
二.    从教会整全角度探析温州基督教历史
1.  温州是中国的耶路撒冷?
其实我自己并不喜欢这个,我觉得很心虚,因为不配。
从地理位置来说,温州地处浙江省东南部,它并非中国重要城市,更不具备耶路撒冷的都城地位。温州的机场、高速几乎都是私人造的。
从福音传入的时间来说,温州并不早于广东省和福建省。晚了整整半个世纪再加十年,这个时候宁波、上海、杭州的教会早已崛起,宁波是中国基督教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第一所女子学校在宁波开始……至少早20~25年。
从传教士时代的影响力来说,上海和广州等地是宣教机构的重地,而温州仅有内地会、循道公会在此安家。
从现代史来看,在温州基督教崛起之前,上海和河南曾经是中国基督教的先锋。因此,“中国的耶路撒冷”这一美誉花落谁家,的确不是人为的决定。
2.  温州教会的地位
l  20世纪30年代循道公会“七大教区”之一
1933年2月17-19日,华北循道会、圣道公会、循道协会三会合并,改名为“中华循道公会”,同时在河北唐山丰泺中学举行会议,会议将中国分为七大教区:华南、湖北、湖南、华北、宁波、温州(常以一市来比一省),及云南。这是温州近代基督教历史上的一个辉煌。
l  20世纪50年代的“三个半省”论
1949年,温州地区基督徒为8万多人,超过全国总数的十分之一。20世纪50年代,基督教内有“三个半省”的说法,三个省是指安徽、河南和山东,半个“省”指温州。
l  20世纪90年代城乡各处教堂林立
当时温州流行一首名叫《故乡》的诗歌,词曲作者胡广泽把温州教会的景象用歌曲表达出来:
在那东海之滨,有一片肥沃的土地,千家万户事奉耶稣,到处都有基督教堂。天国福音得到传扬,彼此相爱在一起,切求天父施恩典,万民都祈祷你。
l  温州出版的主日单遍布全国,甚至远渡重洋
l  21世纪初期最具影响力的地区性教会之一
从上世纪末期开始,温州教会逐渐取代河南教会,成为全国最具影响力的教会。随着河南教会受异端、迫害等因素困扰,除了吕小敏的《迦南诗选》外,河南教会对全国教会实质性的领导力不复存在。
三.    从文献与口述角度重构温州基督教历史
1.  收集与温州历史、温州基督教历史相关的材料
包括专著、地方志、文史资料、期刊、报纸、年鉴、传教机构刊物、传教士传记、网络文章等。收集和考查资料的范围涉及温州、美国等地方。其中,通过购买,以及网络途径阅读了大量19至20世纪的传教士的文字作品。
2.  通过采访,收集现代温州基督教的第一手资料。
四.    从政教关系角度解读温州基督教历史
1.  温州是中国政教关系的风向标(杨凤岗)
2.  温州是新中国基督教政策的试验田
五.    从学术研究角度关注温州基督教历史
1.  从历史研究角度
先后出版的作品有:莫法有的《温州基督教史》(1987年),支华欣的《温州基督教》(2000年),温州区会编著的《温州区教会史》(2006年,未正式出版),舍禾的《中国的耶路撒冷:温州基督教历史》(2015年),舍禾的《当代温州基督教研究》(2017年)舍禾主编的《福音 • 温州(1867-2017):基督新教来温一百五十周年学术论文集》(2017年)。
2.  从传教士传记角度
先后出版的作品有:张永苏、李新德合译的苏慧廉传记《晚清温州纪事》(A Mission in China)(2011年),沈迦的《寻找·苏慧廉:传教士和近代中国》(2013年),黄锡培的《昔我往矣:内地会赴温州宣教士行传》(2014年),温州恩际翻译团契翻译的曹明道(Grace Stott)回忆录《二十六年──曹雅直夫妇温州宣教回忆录》(Twenty-six Years of Missionary Work in China)(2015年)。
3.  从政治与社会学角度
朱宇晶的博士论文《国家统治、地方政治与温州的基督教》(2011年),曹南来的《建设中国的耶路撒冷:基督教与城市现代性变迁》(2013年)等。
4.  从行政角度
李峰著:《乡村教会的组织结构及其运行机制——温州市瓯北镇基督教教会组织研究》(2004年)。
5.  从教牧角度
舍禾的《温州教会领导模式的再思(1867-2015)》。
第二节  温州的经济、社会及宗教
三热现象:经济热、关系热、宗教热
经济、政治、宗教的合一:以洪殿元弼观为例
经济、政治、宗教和谐生存的温州模式:以老板基督徒为例
一.    三热现象
1.  经济热
温州经济模式举世闻名,研究温州经济的书籍高达1,000多种。
2.  关系热
按温州民间习俗,有人给你恩惠,你须记住人家的好处,这就是人情债,欠人情债的心态就像欠金钱债,若不想别人看不起,不想别人疏远,就须早日了结债务。(张苗熒:《文化、企业制度與交易成本——温州模式的新視角》,页104。 )
3.  宗教热
温州人自古热衷宗教,崇拜鬼神。嘉靖《浙江通志》记载:“始东瓯王信鬼,故瓯俗多敬鬼乐祠。”《永嘉闻见录》记载:“昔东瓯王,信其鬼风⋯⋯条条胡同常有说唱声。”
温州虽然基督徒人数众多,但各处的寺庙、道观等在数量上远远超过教堂的数量。温州有一部分人热衷于去教会,也有一部分人热衷于去庙宇、道观和民间宗教的崇拜场所。
据2000年的一组调查数据,温州各县市区共有8,000所处宗教场所,其中发证登记的有3,200处,没有登记的多达5,000多处。
其中,道教的道观有1,915所,道教教职人员3,505人,宫观管理人员7,398人。1999年,温州市成立了“温州市道教协会培训中心”,至今培训了4,300多人。
其中,佛教的名寺达101座。2014年,温州佛学院成立。
二.    经济、政治、宗教的合一
温州市鹿城区道教协会洪殿街道元弼观。2015年2月2日笔者拍摄的一组照片。洪殿留给我们一种深刻的反思,温州人的宗教信仰是否是:
一楼经济:买鞋的店铺
二楼政治:老人协会,政府办公的地方
三楼宗教:人们穿着睡衣逛街、在教会崇拜、在庙观拜拜……
从一楼到三楼人数固然众多,但他们是否马马虎虎,心不在焉?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三.    经济、政治、宗教和谐生存的温州模式
以老板基督徒为例。假如说“洪殿元弼观”是以实物来阐述经济、政治和宗教关系的话,那么,温州“老板基督徒”(Boss Christians)则是以一个特殊的群体来阐述这三者之间的关连。
在和官员打交道的基督徒中,很多人的身份都是老板,他们不一定是所属教会的核心,但是他们很容易成为教会的“外联人员”。这不仅仅是因为这些人员是拥有经济、社会资本,因而更有可能与官员协商、谈判,达成自己的目标。从官员的角度来说,他们更愿意和一些生意人、老板信徒进行互动,因为他们在互动之前已经具有了很多共识,比如共享一些主流的社会话语。对于社会的看法,对政府权力、政策的认同,这些潜在的基础使得官员和老板信徒沟通和互动更为顺利。(朱宇晶:国家统治、地方政治与温州的基督教)
【问答】
Q1:老师好!请问现在温州教会的弊端有哪些?纵观历史哪些经验比较重要,是值得我们传承的?
A1:谢谢弟兄的问题,这在第四节有专门详细讲解,我会在课题中解答弟兄的问题,感谢谅解。
Q2:近年温州教会小组模式的推进,有成但也有败?
A2:您的提问已经总结得很到位了。其实温州教会在近几年确实遇到了很大的瓶颈,2005年或者2010年的温州教会跟之前的温州教会已经是两个世界。范老师并不看好温州教会的未来,其实我们的看法是相同的。温州教会在近几年发展基本上已经没有了目标,它的mission、vision已经没有了,它刻意停留在原有的架构中不愿意动。比如:温州教会的管理模式必须变但不愿意变。有一次我询问了温州最重要的几位牧师,“为什么温州的派单制不改变?传道人如此之多为什么不去做一个改变?”其中有一位牧师告诉我:“你不懂,派工制是上帝在全世界教会唯独给温州教会领受的恩典,我们应该誓死发扬、一直持守到底。”我转头就走,不再跟你讨论了。这就是温州教会在面临问题时候已经没有了方向,教会会一直停留在过去。其实社会一直在发展,如果教会不动,是没有前途也没有发展的,没有目标是没有发展的,所以温州教会就慢慢慢慢下来了。教会下来以后,用什么来取代这个教会的动力呢?是一个一个的项目,这就变成了项目导向的教会,很多夫妻营、男士营、女士营,到最近两年最火的幸福小组……所以我想告诉大家一个健康的教会真正要成长到能够满足上帝的心愿,在这个时代能够为主做见证的教会不是靠项目,所以我同意你的问题,我同意教会不靠项目。
Q3:如何看待发生在90年代教义之争的闹剧?
A3:提问的人看起来对温州教会很内行哦。90年代这个闹剧非常的凄凉也是惨败,温州教会是一个很丧的年代,那个时候我还很小,记忆很深刻。有一次从火车站出来,有一个人在那里分福音单页。拿到的不是福音单张,而是教义之争的单页,是阿米念主义的这个人在骂改革宗思想的人。我当时拿到这个单页就扔了。我想:在大众广庭之下不应该是发福音单页吗?为什么要发这个东西?那份材料我至今还存在,想告诉大家那个闹剧太可怕了,而且那个单页所到之处教会就分裂。很多大教会一分为二,直接砌墙隔开,前面是阿米念的,后面是改革宗的。那个时候到上海、北京,一到教会他们就先问“你是哪个教派的?”有次参加学生聚会,家长带着几十个学生来现场,接待的就问是哪个教派的,我说:“我是温州市区的,不加入任何一个教派。”后面他们就说:“行吧,那你就讲吧。”那是一个很痛苦的年代。这个问题在我的温州基督教历史中有篇幅会涉及。
Q4:温州教会全国都有,堂会制,一堂课可以讲一年,所以温州的教会很厉害。对吗?
A4:我想告诉大家温州的讲道很厉害,温州有相当多优秀的讲道人,但是温州至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一位好牧者,这是我的一个看见。
Q5: 想了解一下基督徒老板自己在财富积累方面如何看待?是否可能存在第一桶金是原罪的问题?
A5:我非常同意你的看法,我在2017年福音入温150周年研讨的会议上指出温州教会的问题。温州基督徒的虚假,温州基督徒在经济上的犯罪,现场我就被多位领袖按在那里。我坐在台上,台上还有5-6位的牧者教授现场跟我说:“不需要讨论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不是你有资格讨论的,这个是温州教会的问题。”所以温州教会的这个问题是没有办法讨论的,所以我同意你的问题,但我没办法讨论,今天时间不够。
Q6:随着温州经济的下滑或变动,这对温州教会老板基督徒现象产生多大的冲击?随着城镇化推动如何看待温州教会老龄化的现象?
A6:因为倒闭了所以可能之前奉献很多,现在就奉献很少了,而且很多老板会在自己的企业开教会,现在就没有自己的企业教会了,企业化教会就越来越少了。
关于城镇化对温州教会老龄化带来什么样的冲击,我在杭州,教会很多都是温州年轻的学子,这些孩子们在我这里教会两年或者一年的时间,当他们春节或者假期回去,他们很多人不愿意去自己的本教会听道,他们觉得无法接受那个现场。这个现象是非常严重的,我既是温州的,我又是在牧养温州知识分子教会,这个现象我是非常能理解的。
Q7:救恩论之争是一场闹剧,严格来讲现在还在继续。
A7:对,现在还在继续。严格讲95年达到了高峰,之后有握手言和的,表面上都有很多的放下。当然比以前好多了,但内部的争战还是很多
Q8:到底是教育带来的问题,还是人性带来的问题?
A8:我想告诉你,这是人性带来的问题。其实在某些方面这两个问题是可以共融共存的,有机会的话可以给你推一篇文章,是徐志秋(音)写的,我觉得相当的中肯。
Q9: 想再问问小组教会,我们教会准备小组教会。
A9: 教会的小组是可以的,每个教会都有小组,我想说的事情是在教会发展不起来的时候不要靠小组。如果整个教会的推动靠小组,你的教会注定失败,但是小组是教会必不可少的部分,因为它是教会的细胞,牧养的工作还需要教会的教牧人员全心服侍在教会里面。
Q10: 现在温州教会受逼迫的情况怎么样?
A10:就算在今天温州教会受到的逼迫在全国来说还是最严重的,教会不能公开聚会,孩子不能进到教会,很多教会都被纳管。中国教会唯独温州教会有纳管的政策,以后有机会我们可以往下聊,这个纳管就是让教会归入社区来管理,下一步就是归入三自。所以温州教会的逼迫是最严重的,他们现在都不能在教会领圣餐,他们在哪里领圣餐,我听到让我最难过的是弟兄姊妹主日在酒店吃饭,在包厢吃饭的时候拿出饼、拿出杯祝谢祷告……
Q11: 知识分子包括白领基督徒和非白领基督徒为何不共融?
A11:本来温州教会就是小农教会,你让知识分子在那里如何共融,温州教会对知识极其排斥,这几年稍微好了很多。在我离开温州去美国读神学的那一年,温州教会还“知识是使人自高自大,读神学是不需要的”这个倪柝声的观点深深影响了温州教会。我在出国之前最后一次跟教会领袖们聚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的两位教会领袖代表温州市城郊片的教会跟我一起辞别送给我五千块钱作为一个切断,他说:“舍弟兄,从此之后你到了美国就是美国那边教会的,就不再属于我们温州教会了。”用我们温州话讲叫一刀两断,我走的时候真的流着眼泪离开温州,因为在他们看来读神学是你败坏了、堕落了……
Q12: 由于逼迫我们几十个人都不让聚,分成几个人的小组聚会。
A12:对的,这个小组现在这个情况下是可以的,那么我也希望这个小组能成为一间教会,这样的话有专门的牧师牧养。
分组讨论:
一、 你对温州基督教有怎样的印象?
二、 你认可温州教会是中国的耶路撒冷吗?
三、 到目前为止,对温州基督教的研究在全国范围内是最热门的,围绕温州基督教的作品也是最多的,这对中国地方性的基督教历史研究来说,将带来什么启示?
更新姊妹:我以前在汕头,我们教会接受过很多次温州那边来的弟兄姊妹的帮助。对温州是挺复兴的印象。温州信主的特别多。刚才老师所讲的那样,温州那边的教会很多教会领袖都是老板、有钱人。所以导致教会其实有很大的问题。如果要说是耶路撒冷,总要是一个标杆的作用。但是目前来看,就像老师说的,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牧者。我了解不多,可能是受戴德生的影响,所以他们对于读神学、改革宗都会非常的反对。现在还是不是这样我也不太清楚。
程祷告弟兄:我对温州教会的印象很好的。我家三代基督徒,是温州教会。我觉得温州教会是中国的耶路撒冷。对我来说温州教会有标杆性、有启示性。
成功弟兄:温州教会是挺复兴的。各方面都是走在前面的。也受到逼迫、压力。值得我们去学习怎么走,怎么样来应对现在这个情况。温州教会是不是耶路撒冷?我觉得温州教会在各方面都比其他的地方要走得在前面一点。
廖传快弟兄:目前的教会生活是小家、小组、少数人聚会。需要我们个人上对神的话语、对圣经的装备上要有好的追求、好的基础。自己好好读经、好好默想神的话、好好追求,自己心里有装备。让我们的小家、我们的家人、我们的弟兄姊妹一同享受神的恩典。过好教会生活,享受神的话,让神在我们中间成为我们的生命。
A弟兄:说温州教会是中国的耶路撒冷,可能是夸大了。温州的教堂很多,别的宗教也多。
江明峰:温州教会是中国的耶路撒冷,这个比喻可以接受的。温州在信仰的影响力上形成了一个场,对全国是一个比较有影响的地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圣山网

GMT+8, 2021-7-24 06:47 , Processed in 0.06890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0 Www.Holymountaincn.Org.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