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山网论坛:恩典中国的异象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9|回复: 0

肤浅的复兴——芬尼的复兴讲章

[复制链接]

2508

主题

2529

帖子

809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093
发表于 2020-11-13 13: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理.芬尼(Charles Grandison Finney, 1792-1875)被认为是美国近代奋兴运动的开创者。在一个没有大众传播工具的时代,有超过五十万人在他的传讲下悔改归主,这次的复兴运动,教会历史上称为“美洲第二次大觉醒”。

  芬尼的讲道满了恩膏,听见的都觉得扎心,如同刀刺,他的信息着重「成圣」与「过圣洁的生活」,芬尼脚踪所到的地方,就有复兴随着,横扫了英美两国。1904年,华北复兴运动健将古约翰四十五岁的时候,就是受到芬尼(C.G.Finney)复兴讲章的激励,芬尼的复兴工作改变了许多人的生命,一位教会历史学家说(K.S拉托雷):「芬尼是十九世纪中期影响英美属灵大觉醒的一位杰出人物」,他前後事奉五十年,芬尼以他的《复兴讲章》最驰名於世。我们将分四次在节目中来阅读芬尼的复兴讲章[注1],今日我们所分享的是第叁篇信息,以下信息就是取自於芬尼晚年的复兴讲章,一方面他揭示了复兴的要诀,另一方面提醒信徒谨慎防止假复兴所招致的恶果:
肤浅的复兴

  我和许多人都观察到--在过去的十年中,教会的复兴越来越肤浅。有许多的现象都证明我所说的实在是一项事实。因为在这些复兴中,人心缺乏罪孽深重和忧伤痛悔的感受,谦卑的态度和蒙恩程度也远不如一八叁O年到一八叁二年间的复兴结果。过去这几年有些复兴的发生是突然的,时间也是短暂的,有时且有不良的後果。得救者很少有人有健全的基督徒生活,虽然仍有少数继续追求,但他们的生命并没有完全更新,也缺乏祷告及谦卑。

  总而言之,根据我个人的观察、经验及别人的见证显示,最近的复兴远不如从前大复兴那样为人所企求。那些只经历现代表面复兴的牧师们,几乎害怕复兴,因为会众并没有因生命而焕然一新,甚至牧师们观察到教会本身受其害;而经过且目睹十年或二十年前大复兴的牧师,都和我交通到从前那种真实有震憾力的复兴景况才是他们期待的。关於这种肤浅的复兴,我一直很注意它的发展,如果我的了解没有错误的话,那麽肤浅的复兴往往有叁种情形发生:

  一、当人心的黑暗及败坏被光照时、会众扎心的现象远不如先前的大复兴。有一位布道家曾经很失望地说:世人对这种肤浅的复兴毫无反应,有如隔靴搔。对此,我以为人心并非不再与神为敌,主要还是布道的信息没有像先前一样将人的罪显明出来。在每次的复兴期中,许多布道家都会提到道德的败坏,但我以为这种讲题(若不是在圣灵的光照下)不宜多讲,唯恐这样的讲道无法像利箭一般插入知识分子的心田。因为根据我个人的经验、观察和对神话语的体认,我十分确信:当我们强调人心败坏得无可救药,并且它的骄傲、诡诈及一切为神所憎恶的罪,都必须在神完全律法光照之下置之於死地,复兴才会发生。

  二、我害怕,我们对人心败坏的无可救药强调得不够,以至於会众听完道後,对自己并不深恶痛绝或有扎心的感觉;如果,有罪的人参加聚会聆听牧师的讲道,而不感觉己罪甚重,以致厌恶自己,渴求改变,这样并不算是复兴,这是我要提醒弟兄们注意的一项事实。因为一个人参加教会聚会完以後,仍然面无愧色地东张西望,丝毫没有忧伤痛悔的心来寻求神的面,我们可确定,鉴察人心的圣灵并没有在会中自由地运行工作。

  当我参加一个聚会时,我会习惯地观察会众,如果他们的头抬得高高地看着我或东张西望,我就明白我必须说些什麽,在邀请他们接受基督以前,我会让圣灵先光照他们的罪。一般来说,当一个牧师环顾会众时,他一定能发觉谁被圣灵责备,谁没有。因为唯有被圣灵责备後人心才预备好接受基督。从会众的表情下可以发觉下列四种神情:有些人丝毫不带愧色,仍昂首自得的观看;有些人头虽然抬得很高,却不敢正眼面对你;有的人会低首祈祷;有些人会痛苦呻吟,全会场清晰可闻,好像圣灵两刃的利剑已刺进他的心中。所以现在我已经学习到--当复兴发生时,无论是讲道或方法都是直接有功效的,以致於会众都彷佛面对圣灵向他们开火扫射,而无法躲避。当罪人觉悟自己的可怜光景时,就会谦卑地来到施恩宝座前求怜悯。

  叁、由於许多真实的例子使我想到,对基督徒或世人说我们需要神的恩典,显然强调得还不够。我承认我有时也犯这项错误,有时由於太强调罪人的天然责任与能力,反而贬低了他们需要倚靠神的恩典及圣灵能力的程度。为此大大地使圣灵担忧,因为他的作为只沦为配角而已,他的能力大大地被限制住了。另一方面,大多数的人只追求自我努力所带来的满足及快乐,这样的快乐固然带来些微的盼望,但对於圣灵浇灌及管理之下所带来的丰盛喜乐的生命却一无所知,这个损失未免太大了。因为一个人若对经历圣灵这方面毫无所知,而仍然以为自己过着基督徒得胜的生活,这是非常奇怪的。

病态的复兴
  另外一项流行的错误观念就是:人以为助长复兴总需要有奇特的情感经历;教会复兴发生时,固然会带来某种程度的情绪经验,但圣经真理并没有叫我们寻求经验,更没叫我们藉着任何激动的情绪经历来诱使罪人归向主。我们应当认识到,过分激动的情绪往往使罪人陷於心灵的幻象中。基督徒信仰的建立完全在於人内心对主耶稣真理的顺服,而非出於情感或恐惧的因素。当个人的情绪被激动到某种程度时,他的意志很容易被左右或受到辖制。

  所以人若因某种冲动而有一些宗教的狂热,我们不能视为基督信仰的表现,因为人心寻求经验的热心若超过对圣经真理在心中扎根的渴慕,他的虔诚是虚假的;这时情绪激动的程度若是越大,拦阻人信服真理的自高之事就会成比例地越多,正好像激动的情绪越大,人的意志受左右的程度也相对地越大。当复兴发生时,神会赐下许多蒙福的经历,其中主要的是引导人更加竭力追求认识真理,凡撇开此终极目的而仍有的宗教狂热都是危险的;再者,情绪激动的程度若大到足以辖制人的意志时,那些感受激情的人一定会陷入自欺的景况中,并身受其害,因为他们以为感受越强烈,即表示信仰越真实。这种专仰赖情绪而非脚踏实地去顺服真理,根本不是真实信仰的表现。无疑地,热衷於宗教的狂热或激情,的确能给许多肤浅的复兴带来一些虚幻的指望。但如果我们不防止这些错误观念的流行,而容让它扩大,那麽人就很容易以为情绪激动越厉害,教会复兴就越能扩展,这样,不幸的後果就产生了。

  万一这些宗教的狂热或激情出现在真正的复兴当中,仍难免有害,除非人的理智和注意力能完全集中於真理上,不然这些情感表现会大大阻碍了人意志的运用。我曾经看到一些人的意志被激动的情感左右,以致理智显得毫无功效;可以说,在理智的围之外,几乎任何事物都能轻易地左右他的意志。这种情形我们只能说是宗教的狂热而已,并非是基督教信徒的表彰。这种狂热的宗教形式我将在後面几章提到。

  还有一项错误的看法就是:复兴发生期间,以为有关今生来生赏赐的言论和末後的审判是唯一应当强调的,而这样的说法,只有满足人自私的本性;因为无论是提到神的赏赐或末後的审判,虽然能在人内心产生对神的顺服,但这样的顺服可能只是心智上冷漠的认可,也可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或者有不纯正的动机。不错,圣经提到神按着人所行的报应他,然而人所行的动机若不是出於无私的爱,其事奉也是徒然的,因为他的服从,在其本源上可能是盼望得着补偿或者由於对末後审判的恐惧。假如罪人以无私的心怀和意念来爱神,并且因着爱的激励奉献自己,神将应许赐给他荣耀的赏赐。一个人跟从主的动机若仅是为了必朽坏的食物,他休想从神那里得着什麽。

  假如罪人确实认罪悔改,远离恶行,并且以无私的爱奉献己身来荣神益人,这样神应许赦免他的罪;但神赦免的应许并非用来满足人自私的意图。一个人很可能有不纯净的动机才离弃外在的罪行,内在的罪却仍根深蒂固,他的善行无异更肯定他的自私。所以人离弃犯罪的行为,其本源可能是盼望得赏赐或者是出於刑罚的恐惧,这不仅是假冒为善,并且直接使自私的心性更加严重。若罪人不关心他的灵魂,告诉他信实公义的神是按着人所行的施行赏罚,可能是使他注意救恩内容最迅速和唯一的方法。我们所要作的就是告诉他们有关神的属性、他的管理、基督和圣灵以及神救赎的计划,因为这些能吸引罪人脱去罪的缠累或任何自私的企图,另一方面也能激发他们追求纯洁无私的爱。

  另一方面,我们要使他的思想集中在神的仁爱、真实、圣洁、公义、温柔及怜悯,这些像一面镜子照出了罪人本身的不义,如骄傲、仇恨、野心、自我为中心及其情欲败坏的程度。当他看见了自己灵性可怜的光景以後,就会以忧伤痛悔的心来到主的面前。但我们千万要记住,感觉情绪只是附带的结果,而非用来助长复兴;如果情绪越平静,人越能根据理智的判断自由地运用意志来顺服真理。

  我承认有许多人对复兴期间所发生的激情有不合理的反感,因为教会复兴将无可避免地带来激动的情绪感觉。但我也相信有许多人很费心地制造强烈的情绪,以为可以助长复兴。事实上,此种努力并非是必须的。所以我相信任何人企图制造的情绪经历非但不能带来益处,反而使人迷惑、混乱。我越多次经历教会的复兴,我越发觉要使真理完全表明,会众情绪的安定是非常重要的。

  由於交感力的影响,个人情绪的经历很容易感染到全会众,因此我们必须非常谨慎。当个人表露出极大的情绪激动,如涕泪纵横,无法自抑时,我们当谨慎地处理情况,而不伤害到任何人;这时如果再对会众有任何的责备,就会使会众消灭圣灵的感动。但另一方面如果对此情绪有任何的鼓励,全会众将会感染到狂热的情绪经验,甚至受制於情绪感受。许多人可能因为此种激动的情绪,自称已顺服主,然而却没有理智上的顺服,我们会发现他们并没有真正的接受主。所以只有顺服真理产生的情绪经验才是健康正常的。

  人顺服真理会有某种程度的情绪经历,在那时候,如果情绪经历发展下去以致使理智或分辨力受到辖制,那麽这种情况也很不适於产生真正的悔改。我过去曾经多次经历此种情况,在未经历之前,我以为此种情况还不错。但我现在知道如果人的悔改能在较安静的情绪中发生,多半比较真实。我们不当排斥复兴期间的激动情绪,但我们也不应该企图制造任何的情绪经验。所有的方法都是引起兴趣及注意力,但我们的原则主要是管制这些被挑起的兴趣,使它们不致打扰人理智的判断及意志的运用。我要再申明的就是教会复兴期间极大的情绪经历多半不能产生真正的敬虔。因为人太倚靠感觉,以致理智受了迷惑而无法对真理有真正的认识。

不真实的心灵改变
  在前面的信息中,我曾经暗示到世人对福音不以为然,主要的原因是人心的败坏光景并没有完全地被显明出来。从许多例子中,我注意到一项常常发生的错误,那就是盲从的顺服、盲从的悔改及盲目的相信。往往一个人还没有足够了解顺从的真义之前,他就被要求顺服;在他还不清楚罪的本质及离弃罪的意义之前,他就被劝服要悔改;在他未能明白救恩真理之前,他却表明已经信主了;而他表明要服事神的时候,他并不明白服事主的真义及所当付出的代价;他以为只要下决心来服事主就是大功告成了。所以这种信仰的产生和由於信心、爱及一颗破碎的心灵所产生的信仰实质实在大不相同。简言之,许多不真实的心灵转变是由於信仰的实质并没有生根於心灵之内。每一年,我都很惊奇地发现到许多神学家的宗教看法显然遗漏了真正信仰的实质;因为从许多的事例可以指出,爱原本是信仰的实质与总结,这点却被他们忽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圣山网

GMT+8, 2020-11-30 03:18 , Processed in 0.07682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0 Www.Holymountaincn.Org.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