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山网论坛:恩典中国的异象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02|回复: 1

施玮、曾庆余、杨宁等:以生命为祭——宋尚节传研讨会纪要

[复制链接]

716

主题

829

帖子

949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495
发表于 2020-7-25 13:5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以生命为祭》研讨会纪要整理
纪要整理:曾庆余,杨宁
时间:2020年6月19日19:30-21:00。
研讨会主题: “以生命为祭——宋尚节传”
本次研讨会讨论问题:
1、怎么理解以生命为祭?
2、宋尚节的生命和侍奉中,最触动你的是什么?
3、宋尚节的故事,激励你在哪些方面做出改变?
第一部分:主讲
主题:“以生命为祭——宋尚节传”,主讲人:施玮。
   引言
《献祭者》这本书的写成,与张报恩及恩典院的老基督徒们有很大关系,他们一直为我祷告。我曾读过一本小册子——《灵历集光》,那是宋尚节日记的摘录集,这本小册子给我非常大的鼓舞,读的时候热血沸腾,这促使我想更多地了解宋尚节的日记的内容。《灵历集光》和《失而复得的日记》更多地是摘录宋尚节的工作,但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我更想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他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我希望看到的不是他的工作报告,而是希望了解他是怎样的人、让我能更走近他。
我刚信主没多久,就认识了宋尚节的外孙王天生牧师。我心里一直想向他要宋尚节的日记底稿,直到2006年初,在出版《叛教者》之前,上帝给我一个感动,就是要我写宋尚节,这个呼召是我无法回绝的。从1999年信主到现在,对我内心影响最大就是倪柝声和宋尚节。宋尚节对我影响最大的是他的那股激情。当时我觉得这本书会很容易写,他的日记那么详细,我从耶鲁大学拿到了他的日记和很多资料,王天生牧师也给了我一些宋尚节日记的影印件。但后来我发现这本书很难写,因为我离宋尚节实在太远。一开始我无法理解他,他对我来说是一个太疯狂的人,他的服侍疯狂,他的性格、脾气疯狂,他对主也非常癫狂。我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对主也不是全然摆上,但在写这本书的过程中,我渐渐被他点燃,能够走入他的生命理解他。慢慢我明白,原来作为一个基督徒是可以这样活的,可以全然摆上、全然为主而活。
一、   全部烧尽:“他必兴旺,我必衰微”
我在香山找到宋尚节的墓,作为一个那么伟大的一个布道家,他几乎没有墓地,只找到了一块墓碑。后来我去莆田采访,找到宋尚节的灵柩,在一个地下墓道里。摸着已经被腐蚀的棺木,感觉棺木像玉石一样。我当时的感受就是“他必兴旺,我必衰微”,宋尚节的生命就是全部烧尽的生命。
我去香山恩典院的时候,希望能找到一个联络图,那些因为宋尚节而生命得到更新的那些牧师及他们建立的教会、神学院,肯定有一个联络图,我就按照这个联络图去采访。但却没有这样一个联络图。我就深刻地感觉到“他必兴旺,我必衰微”。宋尚节好像什么都没了。我在采访的过程中,很多宋尚节服侍所结的果子、因为他的服侍生命被改变的人,并没有过多地谈论宋尚节。大家因着他得着了,都提到宋尚节对他们生命的改变,但却没有一个宋尚节的联络图,没有连成一个“宋尚节派系”。宋尚节并没有建立教会,他所服侍的人生命被改变了,都进入到各个教会、在各个教会里服侍。这让我很震惊,兴旺的是神的道,而不是他自己。
二、   全然真实:“在我的头上,比我更高”
   宋尚节一直是高举耶稣基督、高举十字架。有些人跟我说,好像他的讲道很浅、很简单,似乎他的神学不怎么样,等等。当我对照他的日记和讲道的时候,我发现他的讲道要比他的日记浅得多得多。在他的日记中他的解经很深,但他的讲道却比较简单。他的讲道就是突出几件事、突出耶稣。我觉得他很像保罗,就是惟传古老的福音、不以福音为耻。
当我读宋尚节的时候,发现他讲得那么简单,却有那么多人被改变,是因为在那冰山一角下面有一座冰山,那座冰山,一个是知识的储备,另一个是圣灵的充满以及他自己生命中的对付。
我整理宋尚节的日记时,发现有一段文字,那是宋尚节在精神病院走廊里看一幅画所写的。这段文字是用英文写的,翻译后的内容是:“我希望自己是种植在地里的蔬菜。我讨厌做一个绝对圆润的洋葱。我讨厌做一个丰满的甜菜或萝卜,光滑而谨慎。我想成为一个胡萝卜、橙子。所以,我——一个精灵——披着羽毛在我的头上,比我更高”。最后一句非常难以理解。我就思考,胡萝卜和橙子到底有什么相似之处,在美国卖的胡萝卜,上面的叶子都是留着的。宋尚节说他看到一幅静物图,上面的蔬菜都是光滑的,他觉得他不想做光滑谨慎的人。他要像胡萝卜和橙子,胡萝卜和橙子都是表面疙疙瘩瘩的,胡萝卜上面有叶子,像羽毛一样,他指的是圣灵——“圣灵在我的头以上,比我更高”。
我看到宋尚节的一生就像胡萝卜和橙子,没有那么光滑,却全然真实,如果没有全然真实,就没有全然献祭。献祭的祭物不可能是包装好的一个东西,再放到祭坛上。献在祭坛上的祭物不是完整的,而是皮要被剥去、被剁成块。宋尚节说到,必须以生命的真实做主的工,必须以生命的真实去彰显在我们以上的那一位神。
三、   全然联合:“常在主里面,主常在他里面”
PPT上我放了一些宋尚节日记的原件,包括他的留美家信,他在精神病院写的日记……精神病院被宋尚节称为他的神学院,他在那里,上帝带领他读圣经,上帝让他经历生命被改变。这些原件里还包括他的“忘恩诗”和“想到诗”,包括他四十岁的生日日记,其中内容都是围绕“求神赐下圣灵”的。
纵观宋尚节的一生,不管他处于什么样的境况,无论是在他读书的时候,还是看上去偏离他作传道人的路的时候,或者是在信仰上出现疑惑的时候……,都是与主全然的联合,在他的软弱中、在他的刚强中,在他的服侍中、在他的病痛中,都是与主联合。即便是他在信仰上的偏离和犹豫,都是上帝对他的预备和陶造。他的一生是全然献祭的一生。
四、   竭力做工
我特别感动的是宋尚节有很多祷告名册,他的日记里也记录很多人的名字。这些名字是在他的布道会上记录下来的,有时甚至有几百个名字,他是看着他的日记为这些名字祷告的。他每天都会为他们祷告,所以有的时候,宋尚节会不近人情,他觉得如果没有什么事就不要来打扰我,我要为这些人祷告。这就是为什么在宋尚节布道会上被重生的人有那么大的比例灵火不灭、有那么大比例的人被主使用的原因,我觉得是与他之后的祷告是分不开的。
所以他是竭力做工,就像耶稣所说的:“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我发现这是宋尚节心灵最大的满足。我发现他如此的饥渴,他所有的饥渴都是对灵魂的饥渴。只有真的以基督的心为心,才能对灵魂有那么大的饥渴。只要能得着灵魂,什么都可以不在意。
五、   全然献上
“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加福音14:26
当时的传道人跟我们今天的传道人有些不同,现在的传道人好像也要照顾好自己的家庭。但其实这两方面是很难两全的。我们今天的文化似乎是先管理好自己的家庭,然后再去服侍主。但是,一旦有这样的观念,是很难有底的,什么算是把家庭管好,是很难界定的。宋尚节被很多人诟病的,就是他没有管好自己的家。
他一共有五个孩子,第一个孩子出生后,还是婴儿,这个孩子就得尿毒症夭折了。很多人以为宋尚节对这个孩子的去世很无所谓,但在他的日记中我们发现,后来他是怎样找到孩子的墓,在这个孩子的墓前,去拔墓上的草。在这个孩子去世后的三天,妻子还非常难过、躺在床上,他却离开家去了布道会,因为布道会都是已经定好了的。他的小儿子也去世了,只留下三个女儿。他一生中没有在家多长时间。
但是我在想,宋尚节在那样一个时期,在战争期间,按照今天的观点,男人应该在家照顾家庭,但是如果那样的话,会有多少人无法听到福音。我看到他在过长江的一个地方,很多人在逃难的过程中,聚集在那个地方,当时血流成河,很多人非常绝望。很多国民党士兵,是在听到他的布道,接受福音然后上战场,战死在战场上。如果在那样一个环境中,他更多地去照顾家庭,而不是全然地摆上、全然被神使用,那么有多少人会因为没有听到福音而下地狱。
所以,我无法按照今天的文化去看待宋尚节,宋尚节应该如何照顾家庭。我看到一个全然被神得着、让神使用,他也将他的家庭让神使用,神对他的家庭负责。他的三个孩子现在都被神使用,他们被神亲自教导。
第二部分:回应
提问一:宋尚节对中国教会的影响表现在哪些方面?今天的中国教会可以从宋尚节的经历中可以学习或者说最应该学习什么?
回应:宋尚节是中国最伟大的布道家。上帝使用他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他在带领布道的过程中,带领了十万甚至更多的人获得重生、生命得到更新。这些人不是仅仅举手声称自己信了就行了,而是要有生命的见证,特别是悔改,对自己的罪有对付。每次他布道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布道团。他为现当代教会打下一个基础。包括后来很有影响力的传道人王永信、于力功都是在宋尚节的布道会上被更新的。
还有一个影响,宋尚节的知识与生命经验、灵恩,三者是合一的。他有很多灵恩经验,他有很多次求圣灵充满,都是以耶稣为中心的。他的讲道是围绕十字架的释经讲道。在他的传福音、布道中,三者是合流的。我们应该学习平衡,不能各执一边。他以他的经历,活生生地摆在我们面前,让我们可以看到基督徒的生命是可以这样纯粹、全然摆上的。这对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学习的榜样。
提问二:如何看待保守的神学持守和福音派运动的争议——参与社会、关注文化的更新、中国转型等问题?中国教会是不是需要在社会议题方面有更多的关注?
回应:每一个器皿神所用的,都不是全部,他只是一个器皿,这是身体的服侍。神用他的,不是神学,也不是社会关怀。按照当时的历史来看,宋尚节、王明道都非常反对社会福音。在1900年之前,西方传教士主要是传福音,也包括医疗、戒烟,但目的都是为了传福音。但是在1900年之后,西方传教士们觉得那样的策略与中国文化有冲撞,同时在美国有自由派神学兴起,他们只关注社会,不传福音。当时的美国社会福音派,已经不传福音了。很多从美国来的人,是社会福音派。在那样的背景下,为了回应社会福音派,当时的传道人非常反对社会福音。
但现在在美国情况则不同。教会已经退出公共领域、福音无法影响到社会了。现在又走到了另一个极端里了。中国在公共参与上比美国更糟。中国教会在公共意识和公共参与上都非常薄弱,如果我们不是投入极大的精力,根本无法打开局面。如果宋尚节在今天的话,应该也会支持社会参与。如果我们看宋尚节的日记,会发现宋尚节也非常关注社会。
第三部分:分组研讨
曾庆余组
蔡凯:有人提出,宋尚节那么年轻就去世了,到底是什么原因,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我觉得,不在于寿命长短,关键在于是否活出基督的样式,去传福音。不管寿命长短,都有上帝的美意。还有,无论在世界上有多大的患难,一定要有人站出来传播福音。
于姊妹:过去的时候,神一呼召,人就能摆上,今天就很难做到。可能做不到全然摆上,又很想为神摆上,所以很矛盾。
宋博士一生的奉献,整个生命都在神的手中,竭力为主做工。有圣灵的火燃烧。
A:为他们的生命所感动,什么条件都没有,但他们的生命丰盛,可以活出主的样式。今天生命的感动很少,内在生命成长不多。信主多年,火热的心也渐渐冷淡。
浩然:宋尚节对名誉的舍弃,看清那些都是虚幻的,不能带来满足。
他对传统文化的做法是,对照圣经,观看忠、恕、易。关注到福音,怎样结合文化、社会,给他们传福音,让人听得懂。
对一件事好奇,为什么《献祭者》一书中没有写道,宋尚节的讲道集怎么样,有没有文字、录音留下来?
对我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他经历神,任何事都去祷告、求问神。反观自己,在服侍上,都是安排好的,忘记求神的同在、圣灵的同在。
丽丽:怎么理解“以生命为祭”?罗马书12:1提到“献上活祭”,我理解的是对付老我,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舍己。这个“己”,觉得很难舍。很多时候,觉得是自己的权利,应该去争取,不应该舍。舍己,是舍掉在亚当里的天然老我,那个犯罪的己,被谎言的灵引导的可怕的己,舍的是老我的己。婴孩在母腹中,怎么可能有罪呢?在母腹中就已经与神隔绝了,离弃了善的源头。小孩子的罪性越来越显现。那个己是必须要舍的,真正要活出按照神的形像所造的己,活出神的形像,弃绝败坏的己。
在服侍方面,圣灵的做工,不超过基督话语的范围,为耶稣作见证,否则就是谎言的灵。要警惕极端灵恩派。
自己要做出的改变,就是舍弃,攻破坚固的营垒,靠着不断地顺服神的话、圣灵的引导、神的工作,本分是愿意被改变。
Liutao:今天在回顾宋尚节,他留给我们的到底是什么?我读过《灵历集光》,他讲道的果效,有圣灵的工作。他的讲道不能说是正统式的、解经的、大有能力的做工。今天需要反思的是怎么调和火热的布道和理性的解经?
还有就是怎么持续火热的布道,怎样有真正的复兴?
第二组
道子:我们比起宋尚节查得太远了,我们还想着家人,他是把自己全部摆上,能想到他在孩子墓碑前有多痛苦,就更看到我们自己还很不足。宋尚节是首先抢救灵魂,其次才是照顾家。
李彦真:一开始没有进入内容,但后来感到非常感动,这样主讲的核心是献上自己为祭,宋尚节一生真实、竭力作工,对灵魂的饥渴、生命的破碎,以及与主全然联合。最让我感动的是施玮老师讲到宋尚节没有建立自己的王国、自己的教会,现在这样的人很少了,十分宝贵,也让我自己省察自己。
陈树林:宋尚节的心态:祂必兴旺、我必衰微。他没有把自己的荣誉留在世上。施玮老师很细心,从香山寻找宋尚节的踪迹,又到福建摸上了他的灵柩,到最后到东南亚,有宋尚节的教会,他一路的脚踪都走过了。里面说到胡萝卜、甜菜、橙子的形容,宋尚节想成为那样不光滑的生命,与主耶稣在默想当中联合,是真的献上自己为祭。又在二战时期去南京布道,拯救官兵的灵魂,战士在战场上有永恒的盼望。宋尚节在布道中不管有多少人,都把名字记下来,并且不分昼夜的为慕道友提名祷告,这是我特别感动的。我的改变是要为教会的牧者、同工和家人提名祷告,围绕拯救灵魂,包括对顾客的传福音,反省以往自己的祷告比较敷衍。
刘红梅:我是十几岁就听福音信主,那时听我父亲讲宋尚节的故事,对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在美国拿了3个博士学位,回国时在船上就决定奉献一切给神,于是把象征博士学位的一切都扔到太平洋里。到了国内大家都欢迎他回来,他却说你们欢迎的宋博士已经“死了”,从此大家都叫他“宋疯子”。当时我非常羡慕他舍弃一切,看世界万物是粪土,一心热血让更多的人悔改信主、拯救灵魂。当时很激励我,但直到现在我还是什么都没做,会觉得很亏欠。老师说以后会讲关于庚子教难的殉道的宣教士,和国内老一代的前辈们,他们所做的让我非常感动。今天的所讲也认识到需要服侍好家庭,永远没有穷尽,不禁想到我能做什么?又能从哪里做?
林东华:刚才弟兄说在二战时,大家都在逃亡,宋尚节却一直布道、宣教。我们现在在疫情当中,我们纵然是基督徒,却会有对环境、对生活是恐惧,而且现在我们还不涉及到生命的危险。那宋尚节当时并没有回归到家庭当中去,却是去布道,在那样的时刻,他不顾及自己的安慰,只是为天国抢救灵魂。再想想我们现在,只是在家为人们的疾病祷告,但却很少为感恩上帝、为拯救灵魂祷告。疫情当然可怕,但是那些已经死亡,却没有听过、接受福音的人要更可怜。我会在接下来的祷告中,把福音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郎翠明:听了太多,不能光说不练。对自己的影响是因为宋尚节的伟大,我们更不能说空话大话、不喊口号,而是踏踏实实的做好每一天的事情。
陈慧丽:宋尚节很像保罗,都是为主癫狂的人,有一点很得安慰,就是今天的文化说要先照顾家庭,才能服侍教会。我也极力在照顾家庭,却做得不够。今天的主讲也提醒我们不能把这样的文化当成真理,希望能平衡好,但是难以平衡的时候也需要原谅自己。特别羡慕宋尚节、使徒行传时期的大有能力,使徒时期离我们很远,但宋尚节离我们很近,他是对我很大的激励,神迹奇事是不少的,最重要是和神的合一关系、工作时神同在的能力,不仅是羡慕,我们今天也是能有的,也就是献上自己为祭。只有烧尽了、毫无保留,才叫“祭”。今天我们谈不上祭,应该是完全不要自己。宋尚节有这样的心志和行动,但我们身上太多的保留了,宋尚节的能力和奉献是分不开的。我的经历是禁食祷告可以让我灵里的火持续燃烧下去,很多灵修祷告方法,但我操练了近20年的就是禁食祷告的帮助。
安燕玲组
A弟兄:请教施玮老师的灵性文学,就是基督教诗歌的研究价值和可行性怎样,有关注一位画家的诗歌,他有中国特色,思想主题又有天主教的因素。
施玮:需要看你的专业,可以看我的灵性文学的理论研究的文章。对个人的研究看学术价值,对群体来说,今天的基督教文学特别是诗歌,比小说更可以研究。我这十几年与现在的领受,主要关注在教会历史中,以文学的形式来表示。
小麦姊妹:读过施玮老师的书,里面有认罪祷告与属灵大复兴这些场面,描写宋尚节本人在神里面得到满足的经历,这些是普通信徒也会经历吗?还是神特别的恩赐使他特别的看见?
施玮:宋尚节的布道里最重要的是悔改,不仅是是呼召,也有一种灵里的催逼,使人不由自主的把所犯的罪恶全部讲出来,这个过程里有一些病得医治的灵界经历。这些神迹奇事是有可能的,但是否发生在我们身上是神来选择。相信我们越是把自己在神面前赤露敞开、与神联合,越是“无我”,越会经历神。所以宋尚节为人医病的时候经常让一个人公开悔改。宋尚节经常说:你能有多少对神的悔改,就全然的敞开,你就能有多少医治。不是宣告相信被医治,就得医治这么简单的。我看的时候自问能不能像这个人一样把自己内心深处隐而未现的罪恶全部当众悔改?很难做到。所以如果你要追求这样的能力,就从在主面前赤露敞开开始。
肖肖姊妹(深圳):宋尚节在中国教会史上是光辉烈烈的名字,虽然我对他原本了解不多。我在三自教会,所以很少讲到宣教与教会历史的内容。但我在其他文章里读过。今天听到宋尚节的全然奉献与疯狂,感到这是中国教会急需的声音与精神。我在的教会感觉很封闭,与家庭教会的联接基本为零,对华人教会、世界教会的理解来自唐崇荣牧师和公众号。感到整体中国教会的状态、唐牧师的状态与我们教会是完全不一样的,虽然同样是神的仆人。这次疫情虽然对全世界是场灾难,但我认为对中国基督教来说是个恩典之年。对所在教会普通的信徒来说需要装备,但是牧者很难有好的牧养,大家更多只是求安全的状态。后面参加了锡安教会的聚会之后感觉打开中国教会的希望之门,看到他们的服侍与牧者都被圣灵大大充满使用,喜乐与热心都是充满的。我从前参加教会全部的服侍,但是对中国教会怎样向前走是迷惑和失望的,但通过更多的打开眼界、有这样研讨会的学习,真正的认识到我们要怎样服侍主、与主同工。希望多一些宋尚节这样的基督徒起来,把人吼醒起来出去传福音。看到锡安教会的大家出来街头传福音、发福音单张,我感到佩服又开心。
安燕玲:中国遇到许多的逼迫,但这也是炼净和筛选的过程。今天刚好快看完这本《失而复得的日记》,在想当年宋尚节这样的布道家,10万人受他的影响归信主,而他却是在战争年代中。今天大陆教会受到各种影响的时候,也是在点燃复兴的火,不再是舒服的生活方式。无论是疫情还是政策的方式,我们真的需要回顾当年的伟大布道家,深深受鼓舞。
施玮:肖肖姊妹说的现在缺宋尚节,或者牧者们没有像唐崇荣这么激烈等等。但是我看当时的牧者们去布道不是靠自己一个人,每到一个地方就成立布道团,分成小的布道团可能只有三个人。每到一个地方开始都是很少的人,第二天是那些听道的人出去拉人来听。所以宋尚节只是一个标志,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悔改,是因为每个听他道的人都成为小宋尚节。今天我们缺的不是讲道,是我们自己有没有被点燃成为小宋尚节、有没有这个热心,而不是大牧师有没有成为宋尚节。很多美国基督徒跟我说,中国教会是何等让人羡慕,因为不仅大家都很热心,还有那么多人等待你去传福音。在美国传福音比在中国困难得多,因为已经有舒适的生活,并且教会很有规模,似乎谁都听过福音了,按部就班的讲道、牧养,但里面的火没有了。美国教会的传福音方法与热情比中国厉害,因为他们不好传,要用极大的耐心与精力。中国的基督徒是有福的,因为上帝赐了我们那么多的灵魂可以收割,要相信此刻就是最好的时机,而不是以后。你说看到宋尚节的墓感到很凄凉,但我觉得很好,如果我看到的是很大的宋尚节纪念馆或礼堂,我可能不会写这个人,上帝的仆人就是希望像摩西一样默默的死去,要高举的不是自己。
小麦姊妹:宋尚节的布道团是怎样形成呢?对他们有培训吗?每到一个地方就点燃一群人。
施玮:宋尚节对布道团的形成并没有培训,事实上当时悔改的不仅是非信徒,有很多都是基督徒,甚至牧师。把他们差派出去,三五个人中间有一个团长,并且有总团长。其实福音并不难,我们每个人都会。并不是我们的神学没有装备好,而是我们的火热不足,依靠对灵魂的迫切、对基本的真道。当时的差派,后面会常年有联系和报告情况。宋尚节在去世之前还在给布道团回信。当时他在一个地方开布道会可能就是一两个礼拜,书里写了很详细他是怎样安排的。我们如果只是听了道但没有去传的话,所听到的就不能真正活出来。一个被神使用的仆人一定有预备期,就像我们就在预备期,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像他一样有这么大的能力、做这么大的事,但预备期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花了三分之一来写他的预备期与留学过程,看到一个大牧者怎样成长起来,是对基督徒和史料都非常有意义的。
江明峰组
陈海林:今天听施玮老师讲宋尚节,之前对他不了解,但是触动特别大的是他的生命与奉献,“他必兴旺,我必衰微”,在主里活出真实的生命来,借着他的生命能看到主真实活在他里面。舍去地上的一切,殷勤为主做工。他把布道会的弟兄姊妹名字记在布道手册里,平时很怕别人耽误他祷告的时间,感到我对神的感情很不够,自己的祷告和为慕道友的祷告都远没有这样迫切。所以这是我需要改变和更多追求的地方。他所学的知识、上帝所赐的恩赐都能够被他统一的活出在生命中,一切他所做的都是为了工作,不是为了高举自己的得失和名誉。
温正油:非常敬佩和欣赏宋尚节,他身为中国人,对中华的感情。他当时已经拿到了金钥匙,却把它扔掉了,而宁愿做一个穷传道。如果没有这样真实来自上帝的呼召,是没有力量看轻这种名利的。我的人生中没有很多人和我讲宋尚节,但是他的人生对我影响很大,主要是他怎样布道、使人得救,当然今晚施玮老师讲的和我平时听的不太一样,今天主要讲宋博士的谦卑、摆上,对灵魂的牵挂。尤其是他竟然对自己的家庭放得下,我对我的家庭是放不下的,对妻子和孩子的心时刻记挂着。但宋尚节的“放下”对于我今天作为基督徒,还有我的家庭、服侍都是一个挑战。最吸引我的是他的谦卑摆上,宋博士到最后身体已经极其不好,但是仍然艰难的维持祷告和读经,让我极其敬佩。
赵春雨:在这些问题里,宋牧师的生命最触动我的是他完全的顺服,包括不看外界怎么看他,而是单单倚靠主。今晚更深的理解了以生命为祭,首先是我们对神的信心,神赐给我们这一切,我们也完全在神手中,当我们知道自己是在这样爱的关系里、摆上自己更讨神喜悦,我们的工作、家庭和事工就更有力量,有感恩的心,完全活出顺服的生命。就像主耶稣来到世上,他就是把自己的生命做了永远的赎罪祭献给神,顺服上帝的工作。如果我们真的效法基督,就也能把自己的生命转化成不竭追求的动力,热心服侍、完全摆上没有惧怕。我在刚信主的时候看了很多牧者的故事,但看到的宋尚节不像施玮老师讲的生动,我感到自己需要改变。
周红:在九十年代就留学回来的人,其实算是当时国宝级的人物,这种情况他竟然可以放弃一切,是为了神豁出去的的状态,是我自己甚至很难想象得到的豁达。我在北京也曾经想过自己要为主做工,当时非常雄心壮志,但信心不足,没有达到把自己摆上。宋尚节是真的献上生命,作为活祭,也就是上帝要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就像上帝一指就知道意思是让你做什么。但现实中我自己体会不到,因为我们的生命太多自我,太多看到世界,而不是看一切为粪土。我的状态常常是带着悔恨,感到自己不像当初,缺乏力量服侍神,拿不出像宋尚节这样的属灵伟人的信心。要活出这样的生命出来,真的需要太大的勇气、太大的代价。效法基督太难了,其实不光是宋尚节的高度,我们身边的一个牧者或者弟兄姊妹,可能都非常值得我们去学习。
杨宁:宋博士在布道会不仅仅是点数字,而是重点记每个人名字,这意味着他不那么看重布道会工作的功绩,而是更关心每个活生生的灵魂,真正像为父为母的牧者的心肠,把自己的羊群看为宝贵。另外他在自己第一个儿子出生只有几天时就出发去远方布道,感触他作为一个牧者尤其是布道家,在传福音的过程中摆上的不仅是自己,更是自己的家庭被放在祭坛上在火中熬炼,这样的痛苦是我们现在几乎感受不到的,宋尚节的妻子与整个家庭、家族对他的支持、理解和爱也那么少有。宋博士的经历让我惊叹、羡慕,但也知道这样的信心、这样的生命状态和代价不是常人能承受的。因为对上帝的爱,所以把对陌生慕道友的爱摆在自己家庭的前面。献上自己为祭,献上的是整个人,身心灵和在世上拥有的一切满足,这是我在宋博士身上看到的。对比宋尚节就知道我自己服侍的火热是不是足够、动机是不是纯全了。
江明峰:宋尚节最吸引我的就是他生命里对主的激情和热忱,如果一个人没有这样心里燃烧的火,很难去持续专注的做如此艰难的事工,这也是上帝放在他心里的火。我们在这个世代里,我们虽然信主,却没有这样的爱,所以也求上帝把这份炽热的爱放到我们心里。看宋尚节在中国教会的服侍,我们的服侍是老我被击打、破碎,才能献上自己为祭,献上自由、舒适和成功。宋尚节就是这样献上一生来侍奉上帝,希望上帝也在我们的生命里做这样的工,有主的灵来挑旺我们。当我们陷于不同教派、社会议题的时候,回头看宋尚节恰恰是最本质的对灵魂的看顾,教会的福音就是因此为核心,是中国教会宝贵的属灵财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16

主题

829

帖子

949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495
 楼主| 发表于 2020-7-25 17:40:1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生命为祭——宋尚节传研讨会纪要视频
https://holymountcn.com/sacrifice-life-for-the-go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圣山网

GMT+8, 2020-11-30 04:12 , Processed in 0.08058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0 Www.Holymountaincn.Org.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