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山网论坛:恩典中国的异象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6|回复: 0

钟马田:虚假的安全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3 21:5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信号:忠心好管家

钟马田:虚假的安全感
摘自《旧约福音讲章》

经文:“五人就走了,来到拉亿,见那里的民安居无虑,如同西顿人安居一样。在那地没有人掌权扰乱他们;他们离西顿人也远,与别人没有来往……但人见安居无虑的民,就用刀杀了那民,又放火烧了那城,并无人搭救;因为离西顿远,他们又与别人没有来往。”(《圣经·士师记》18:7-28)

这两节经文替西顿人的故事,分别作了开头和结尾。这个故事颇引人瞩目,其中最使我惊讶的,就是它与现今人类的情景相当近似。故事是这样的,有一小群西顿人离乡背井,想要寻找一块新土地安顿下来,开始新生活。他们这样作的原因,我们不得而知。或许他们想逃避西顿的横征暴敛,或为逃避连年战祸,或因当地人口增加,他们感到谋生不易。或许他们想寻一块未耕作过的处女之地,这样毋须太辛勤开垦,就能有丰富收成。我们不知道他们移居的动机,但从文字本身看,最后一个原因可能性较大。不论动机如何,这些人离开了家园,另谋栖身之所。他们来到了一个名叫拉亿的地方,就在那里安顿下来。

对于他们定居拉亿之后的生活,有一些事实可供参考。那里的人爱好和平,向来相安无事,也不需要司法机构来维持法律或秩序。他们安居乐业,彼此互不侵扰。那实在是一块人间乐土。他们“安居无虑”,意思是他们毫不设防,也未订下任何防御外侮的策略。从某方面说,他们未免有点“粗心大意”。他们并不在意别人移居境内,也从未好好观察这些移民的举止。由于他们本身爱好和平,就以为别人也一样。他们从未企图侵犯邻人,以为其它地方的人也大同小异。他们“安居无虑”。

他们的新生活还有一点很重要,他们“离西顿人也远”,“与别人没有来往”。他们跟自己的祖国一刀两断,过着与世隔离的生活。当地土壤肥沃,物产丰盛,所以毋须与外人交易,完全自给自足。进一步说,他们在一个默默无闻的偏远地区安顿下来,享受着遗世独立的逍遥生活。若不是但支派的人为了寻地居住而大举入侵,他们会继续在那里安居下去。

圣经告诉我们,但支派的五个探子发现拉亿这个地方,观察了当地人的生活方式之后,就回去报告族人。然后但族中的六百人带着兵器,轻而易举地焚毁了那城,并且在那里定居下来。我说“轻而易举”,是因为圣经记载,“并无人搭救;因为离西顿远,他们又与别人没有来往。”这是西顿移民的下场。我特别提出这个故事,是因为这正是现今许多远离神的人之光景。我们知道,人用各式各样的方式离开神,得罪神。如果评论我们父亲和祖父一辈的功过,我会说,他们最明显的错误或软弱是,一直企图把罪想成公开的行动,却未留意到罪的狡猾,未认清他们那个时代最危险的罪。他们成立各种组织,以对抗某一项罪,好象只有那一种罪才值得重视,却不知他们中间许多人,包括一些最热心的分子,正受到一项更危险、更致命的罪所捆绑,那就是反宗教,逐渐远离神。

我们的先祖未能洞烛先机,也是意料中事,因为这整个过程相当诡谲,通常只能在事后放马后炮。确实,今天还是有许多人对此危险视而不见。人们依旧根据外表所见来定义罪,或替“冒犯神”下定义。我们都很清楚一些无神论的国家如何抵制宗教,他们公开违抗神、亵渎神。我们也知道有些国家逐渐以异教或种族主义来取代基督教的信仰。至于那些迫害基督徒,将传道人下到监狱中的行为,更是有目共睹的。举世都公认,这种无神论或所谓“自由思想”的行径,或一些异端的所作所为,肯定是与神敌对,是有罪的。另外那些明显陷入肉体罪行中的人,也自然被视为目中无神。此外有些人公开毁谤神,肆无忌惮地妄称神的名,或恣情放纵,他们被列入反宗教之列,也不足为奇。但是还有一种人,也有同样的罪名----恐怕现今世代这类型尤其普遍----那就是西顿人的类型,却往往被我们所忽略。让我们来仔细探讨。

正如那些殖民拉亿的开拓者,这类“西顿型”的信徒开头的生活也很明确。他们在虔诚的传统中长大,幼年即听闻有关神和耶稣基督的事。他们也学习真理,知道神不仅是宇宙的创造者,也是人类的审判官和主人。祂要求人敬拜祂,对祂效忠。祂也指示人生活应有的方式。他们知道世人都犯了罪,都失败了,在神面前一无盼望,但神因爱世人,而差祂的独生子到世界上,为世人死,并且复活,以提供一条救赎之道,使人得与神和好。他们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已将这一切铭记于心。

进一步说,他们里面有一个声音,对这真理表示赞同。这是他们开头的生活,他们蒙呼召去敬拜神,并且相信只有在耶稣基督里,才能与神和好,才能活出十诫、登山宝训、新约的教训。这是起头,但他们就像这个故事里的西顿人一样,逐渐离开这一切,建立起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稍后我们会分析他们这样作的原因。他们和西顿人同属一个类型。他们离开神,漂流在外,划地自限,过着与外人隔离的生活。他们开始为所欲为,与神断绝交通,不肯遵守神的律令。

关于这一类人,我要在提出批判和讨论之前,先强调两点。第一,这一类人从不公开反对宗教或神。他们的口从不出任何敌对神的话,也从不公开毁谤,他们的生活毫无反宗教的迹象。他们只是冷落神,拒神于千里之外。他们的反对或抵抗是消极的。西顿人并未攻击他们自己的族人和国家。他们只是离开故国,从此老死不相往来。我们今日经常听到有些地区的人以暴力攻击宗教,他们的劣迹恶行很快就会出现在报端。但还有成千上万的人,默默转身离开神,正过着完全不受信仰影响的生活,他们的状况却少有人提及。

我要强调的第二点是,我们正讨论的宗教情景要比这个故事复杂得多。在这个故事里,那些人实际上离开家乡西顿,另起炉灶。但不信的人不一定都在教会外面,他们可能从未离开过教会。我们固然经常在罗马教会里看到这种人,却未警觉到,他们也存在于基督教会中。他们不一定非离开敬拜的场合不可。但这不是我的重点。我不是讨论那些离开教会的人,而是那些离开神,离开了真正敬虔生活的人。你若想知道自己是否属于西顿人的类型,不妨试着回答下列问题。

你认识神吗?你与祂经常交通吗?你的生活是否受祂的律法和旨意所管理?你仍然与祂保持联络吗?你在患难中或有需要的时候,是否能找到祂?你的生活受神管理,或者你随已意而行,完全不理会神的心意?我并非问你是否公开否认神,或具体以言词诋毁神。我的问题是,你在生活里有没有否认祂?你听从祂还是听自己?这些问题很清楚地点出,与神分隔不是指停止去教会,它有更深的含义----不论在教会里面或外面,你都能找到西顿人。

我们要探讨的就是这一类生活,和这一类的人。对于他们,我们有什么可说呢?这一章提供了不少线索。首先,他们是一群善良无害的人。他们只一心想按照自己的意思生活。他们无意骚扰其它人,他们只求和平共存。他们不愿意受打扰,对宗教保持距离。他们并不反对陈腔滥调或泛情的理想主义。他们也不反对一般的宗教,只要宗教不涉及个人,不对他们有所要求就行。

他们奉公守法,从不招惹麻烦。他们也配得敬重,因为他们毋须执法官员施政管辖。他们的生活似乎颇为惬意舒适,看来是一群成功而幸福的人。诸事顺遂,无忧无虑。他们辛勤工作,回到家就尽情享受休闲生活。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的家庭生活似乎很美满,不乏朋友和社交活动。相信不必我多说,你也能看出,这是今天最普遍的生活方式。

这是一种高品质,受尊敬,自我节制,看来极为完美的生活。它有什么不对?我建议以下几点,值得我们思考。

1、基本上,这是一种自私的生活。当然,从故事本身可以清楚看见这一点。我们已经说过,这些西顿人离开家乡,在拉亿定居下来的动机。他们是一批自私的人。他们不想别人,只想到自己,只为自己寻觅一处安居之所。他们安顿下来以后,就断绝与外界的关系。他们如愿以偿,就不再顾及其它事物。这种情形让我们看到,自私的行为不一定总是积极、具侵略性的——为个人的利益而罔顾他人。自私不一定总是采取贪婪或“一把抓”的方式。还有另一种的自私,就是对别人的福利不闻不问。

这一类的自私表现在一种态度上:只要我一切安好,万事妥当就行了,至于别人如何,根本不干我的事。西顿移民得到了所追求的一切,但他们对别人的情形却漠不关心。这是反宗教的第一个结果,在现今世代更是屡见不鲜。

国际局势也是如此。每一个国家都只为自己的利益着想,不肯放眼天下。所以我们才有经济保护主义,却不肯为维护正义和原则而奋斗。

这种自私表现在个人生活上尤其明显。每一个人都在极力争取自己和家人的福利。听听各阶层、各地方人士彼此的闲谈。他们追求的是什么?仍是最大的财富和最低的劳力和责任。大多数人追求的目标就是幸福、快乐、舒适。人们最常喜欢谈到“好好享受良辰美景”。每个人都是为自己打算。“原则”不但已遭人遗忘和忽略,甚至被出卖了;人越来越喜欢用金钱和物质作为评估生活的标准。我们很少听到人谈论生命的职责、义务、责任。甚至若有人对公众事物显露关心,我们就怀疑那人的动机,猜想他可能志在沽名钓誉。

这岂不是现代生活的写照?特别在近一百年,这种现象更是变本加厉。其原因何在?我们已经提出答案了。原因是人类远离了神为我们设定的生活方式。神命令我们为邻舍着想,爱人如已。神呼召我们“舍已”,向祂降服。祂教导说,我们不是这些物质的主人,而是管家,即使我们的儿女和我们自己的生命,也都是神托我们管理的。祂告诉我们,我们最终的目标不是幸福,而是真理和义。我们首先当求的,不是物质,而是“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六33)。神的教训是,只有“饥渴慕义”的人,才能得到饱足,真正蒙福。基督从未吩咐我们自给自足,与世无争,安享天年。相反的,祂嘱咐我们当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祂。“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已,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太十六24-25)。新约类似的教训比比皆是。例如保罗,他在哥林多前书第八章论及吃祭偶像的肉时,也提到同样的原则。他对哥林多教会说,“我说的良心,不是你的,乃是他的”(林前十29)。

你读圣徒生平时,最容易受到激励的部分,就是他们如何为了别人的缘故而舍弃自己。这一类人是世界最大的祝福,他们活出了极美丽的生命;而这种美,在他们那全然的无私上达到了顶峰。很多人无法忍受这种教义,遂掉头而去。由于自私和贪爱安逸舒适,企图谋取自己的利益,他们离开了神,远离神的律法,在现今这个罪恶充斥的世界中安顿下来,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享受属世的逸乐。他们看重物质,变得越来越自私、丑陋、尖酸刻薄。不妨把你在今世惯见的生活方式与任何一位圣徒作对比,前者的自私、卑劣和可憎,是多么让人触目惊心啊!

然后再将这种自私的生活与神儿子拿撒勒人耶稣对照。特别是祂挂在十字架上的情景;祂为了你我的缘故,以无罪之身,孤零零地被钉在那里。你观望十字架时,你是否开始明白其中的意义?你还能继续单顾自己和个人的快乐吗?

哦,没有神的生活,尽管外表看来可能宁静而受人尊敬,但实际上却充满了羞耻、丑恶和虚假。

2、我也盼望你留意到这种生活是多么狭窄。西顿移民活在一个小圈圈里。他们与留在西顿的同胞不相往来。离开了神的生活,其最可悲之处就是狭窄。前面我们探讨其自私的特性时已多少提到了,但由于时间有限,我不打算作详细解说。我们要继续看这种生活的其它特色。

3、这也是一种短视的生活。它对人生的整个观点简直肤浅极了。我们读到,西顿移民一开始的时候“安居无虑”。似乎天下太平,无忧无虑。他们从未想到可能面临外人的攻击,当然也未作任何防备。他们甚至连想都不想。如果有人提出来,他们就一致谴责那人,叫他闭嘴,认为这是自寻烦恼,杞人忧天。他们岂不是高枕无忧吗?那么让他们去高枕无忧好了,他们“安居无虑”。他们表现的是一种短视的生活观,是一种徒劳无功、无可救药的人生哲学。事实上,那根本不是哲学,它完全缺乏哲学的视野。这种生活样式基本上拒绝去思想,以为天下太平,而实际上却正好相反。西顿移民的生活看起来似乎平静如水,但他们不明白,这种安全感必须建立在永远不会遭受外来侵略的前提上。他们自以为安全无虑,却从不分析、考量这种安全感的根基是什么。他们正坐在火山口,但只要火山不爆发,他们就高枕无忧。他们甚至懒得去思想未来的事。

只要能过得愉快、安全,他们就不在乎其它事,也从不好好思想其它可能。他们“安居”。所以有一天,五个探子出现,来刺探他们的虚实时,他们竟然毫无警觉。或许他们没有看到那五个人,即使看见了,他们也不把那五人放在眼里,未曾采取任何行动。

他们继续过日子,毫无防备和警觉,直到有一天,突然一支军队长驱直入,在猝不及防的情形下,他们只有束手就擒。

让我提出几个简单的问题:你对自己的生活有所规划吗?你有一套人生哲学吗?你对人生作过一番前瞻后顾吗?你考虑过人生各种的可能性,包括一切无可避免的结局吗?你一生的依据是什么?你是否过一天算一天,只要没有近虑,就心满意足了?你对人生是否作过周详而深刻的思考?你真正严肃地面对问题,还是把它们搁置一旁,声明人生苦短,何必自寻烦恼?或许你拒绝考量这些事,觉得苦苦思索也无济于事,反正麻烦早晚都会找上门,倒不如把握现在,及时行乐。或许你正过着与世无争的宁静日子,顶上是万里晴空。就如西顿移民一样,你长久以来一帆风顺,无所忧虑。你真的满足吗?你是否盼望保持现状,永不改变?你难道没有看到悄然掩至的探子?不,我知道他们没有恶意,也未引起任何骚动。他们只是来观望考察,然后回去报告军长。不久之后,大军就压境了。你没看见他们的踪影吗?目前似乎一无动静,然而一旦祸患临到,你将如何应变?你如何面对贫穷、疾病、痛苦、灾害、失望和灰心?如果你所信任的朋友忽然背叛你,或者你所爱的亲人突然离世,你怎么办?你是否训练有素,能从容面对这一切?在遭到攻击时,你能自卫吗?你有足够的支持作后盾吗?

或许这番话只会惹人厌烦。这一切难道是凭空想象出来的吗?这些都是生活中的一般事实!你若拒绝面对它们,或不肯未雨绸缪,就未免太冒险了,而且愚不可及,早晚会引来无穷祸患。间谍已入境,正在四处窥探。醒醒吧!振作起来,别再苟且偷安。唯一有效的法子,就是接受主耶稣基督的福音。

4、如果你仍然拒绝,那么我接着要提到的最后一点,必然会临到你,那就是自取灭亡。西顿人不仅掉以轻心,拒绝对未来可能的危险采取防范措施,而且他们割断与西顿故土的联系,又不与其它人来往。一旦大难临头,他们真是求救无门。圣经这样说,“并无人搭救;因为离西顿远,他们又与别人没有来往。”他们远离故土,把自己孤立起来,切断与别人的联系。起初他们尚能苟安一时,“安居无虑。”无人打扰,没有生活的责任,逍遥自在。他们或许还嘲笑那些留在西顿的人,讥讽他们缺乏勇气和冒险精神,新生活看来如此愉快,美好!但突然之间,六百个带着兵器的人出现了,刀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敌人存心要征服那地,一举歼灭他们。转眼之间,他们意识到了自己身陷绝境。他们无力自卫,也无处求援。“早知道我们住得离西顿近一点就好了,至少还可以打发人去求援兵。”但如今已后悔莫及。西顿故国远在天边,四周邻人平常既不来往,此时更不可能伸出援手。早知道就该作好敦亲睦邻的工作,而现在为时已晚。他们与世隔绝的生活方式,至终促成了自己的灭亡。

远离神、忽视神律法的生活,一开始或许很舒适,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看来还颇成功。这些人不禁沾沾自喜,并且对那些正在窄路上奋力前进的人心存同情。你可以切断与神的关系,背向着祂而去,而仍然发达昌盛。但我已经提醒你面对将来的结局。你有足够的力量迎接挑战吗?当然没有。你有任何后援吗?有人能在危急之秋助你一臂之力吗?你与外界的沟通管道是否畅行无阻?你和许多人一样,在急难中就向神祷告,但你是否能找到神?祂岂不是看来遥不可及,难施援手?你能得到“患难中随时的帮助”吗?你转向祂的时候,是否觉得自己既卑鄙懦弱,又愚昧顽固?

不止如此。除了失望、意外、疾病、痛苦、死亡之外,你还有一个更顽固、更凶恶的仇敌。你如何面对那控告你的良心?你如何回答圣洁律法的严厉攻击?在审判之前,你有什么可说的?你闭关自守的生活方式,对永恒的事实毫无助益。你一味逃避,不肯承认你无法改变永恒的实际,但你逃避不了神。即使你采用现代那些符合你的幻想、欲望、罪性之理论和观念,你依旧不能取消神永恒不改的法则。你不过是在欺骗自己罢了。“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你在那里?你有逃生之路吗?有人能拯救你吗?

对西顿移民而言,他们退无后路,最后全数遭到毁灭。但感谢神,我们有荣耀的福音。依着本性,你我的处境与这些人无异。我们都背弃神,掩耳不听祂的声音,割断与祂沟通的各种管道,早晚要面对人生最后的考验。更重要的是,我们都将面对神的真理和永恒。我们已经失落,变得毫无盼望。我们企图主动寻找神,但我们离得太远了。我们如羊走迷,唯一的道路又似乎被阻塞了。

就在我们走投无路之际,奇妙的是,神亲自预备了一条道路,祂打通了一个新管道。神差遣祂的独生子,来到这个恶贯满盈的世界。世人“安居无虑”,过着不用大脑的悠闲生活,同时神却在筹备祂的计划,并且付诸实行。那是一个荣耀的救赎计划,透过祂儿子代替我们死,神赦免了我们的罪,使我们得以与祂和好。透过这个计划,祂也恢复了与我们的交通,祂“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诗四十六1)。这个救恩计划能胜过一切仇敌,应付一切挑战,替我们带来完全的救赎。

你是否与这位拯救者神儿子拿撒勒人耶稣有所接触?探子已经上路!但耶稣基督也已来临。你还未看见祂吗?你认识祂吗?你是否与祂有联系?祂今天就在这里,要赐你救恩。向祂降服吧!听祂的声音!跟随祂!虽然你充满了罪污和羞耻,但前往神和天堂的道路已经洞开。祂为你而降临,并生活在世上、受死、复活。但愿你将自己献给祂,这样你就能开始歌唱:

我有一位至高保护者,眼不得见祂,但祂永远在我旁。

祂的救赎大计永不改变,全能神管理一切,命令万有。

祂一微笑,我心满得安慰,祂的恩典如露水下降。

救恩之墙围绕四周,祂悉心护庇所爱灵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山网

GMT+8, 2018-10-16 22:42 , Processed in 0.12099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