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山网论坛:恩典中国的异象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1|回复: 0

张义南:天上人刘振营见证真伪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4 19: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因为掩藏的事,没有不显出来的;隐瞒的事,没有不露出来被人知道的。”(路8:17)
——基督教合一教会   张牧师分享

为主作见证是非常严肃的事情,见证若掺杂虚假不实的成份,就会给魔鬼留下攻击的破口。世人蒙昧无知犯论断的罪,上帝会予以宽容,赐给悔改的机会。十年来,一些海外的弟兄姊妹问我,如何评论刘振营的见证《天上人》?
刘振营牧师是耶稣基督忠心的门徒,是天父上帝的仆人,主显出巨大的神迹,帮助他逃出监狱,又逃出中国,在欧美国家传福音,实践福音倒输的异象。这样的判断是毫无疑问的。
从属灵生命为主吃苦这方面,我远远不及刘振营牧师。然而,以严格的史料考据进行分析,刘振营所做的见证存在一些瑕疵。写历史见证应该采用真姓真名真地址。1997年6月,我和方城母会的教会领袖禁食三天祷告,交通了写见证用真名的问题。
1994年,我接待了刘振营弟兄家乡的二姊妹,看过刘振营为主坐监连续禁食七十四天的见证,深受感动。
1996年10月4日下午,我和徐永泽在南阳市见到刘振营,刘弟兄招待我们吃了烩面,然后一起乘客车赶赴平顶山市,张荣亮、田金等弟兄在中途迎接我们,刘振营待人非常热情,给我的印象是风风火火。不久,我和赵天恩、刘振营、徐永泽、张荣亮、申义平、王信才等教会领袖一起聚会,交通家庭教会合一的事工。
长老会改革宗、生命之道、重生派、灵恩教会、恢复流召会几家的传道人相聚一起,存在一定的分歧,刘振营从中做协调和睦的工作,他曾与徐永泽、徐永灵、王振发、张兆营等人同工,也与张荣亮、乔中华、丁秀玲、李振华等人配搭侍奉,因他的见证感人,许多海外牧师慕名而来,将他当成传奇人物,一睹他的风采为快,我也很喜欢与刘振营在一起。
有一天,我和刘振营在南召县留山镇聚会,我们一起睡在草垫上,他借看我带的属灵书籍《灵火力源》,将灯泡放在被窝里,不影响其他同工们休息。我半夜醒来,发现他仍趴在被窝里看书。刘振营的确精力过人。郑州的陈弟兄临时和他交通一件事,他就随陈弟兄去了郑州。原定三天的聚会,他说走就走。
几个教派的合一聚会,安排在河南襄县农村,早上几十位同工唱诗祷告,刘振营领祷告,非常恳切。其他的弟兄忙于教会的事工,灵力减退。有位弟兄对我说,刘振营的祷告使他最受感动。
为了全面察验刘振营的见证,我采访了徐恩峰、张荣亮、丁秀玲、郑书谦、李青锐、杨麦囤、乔中华、王玉梅、侯玉忠、张小改、徐永泽、徐永玲、陈公亮、包德宁、缪志彤、张青云等十几位知情人,这些弟兄姊妹都曾与刘振营同工,我也访问过刘振营的妻子杨德玲,与刘振营的儿子刘以撒一起聚会交通。

1、天上人刘振营传道与受苦
刘振营,南阳市宛城区新店乡刘庄人,生于1958年,他于1974年归主,清楚重生得救。1981年,刘振营始与徐永泽、徐永灵配搭同工;1983年,他在唐河县北张湾村见张荣亮、田金、丁秀玲,正逢红色官权严厉逼迫家庭教会,当年8月,他与张荣亮逃到湖北枣阳县太平镇、杨垱等地。
1984年元月17日,刘振营在河南省舞钢市枣林乡苗洼村聚会,被派出所警察抓捕,中共警方将其关进舞阳拘留所;1984年元月25日,刘振营被转押南阳监狱,他抱定为主殉道的心志,一直到4月7日,连续禁食74天;一口饭未吃,有神迹奇事伴随,蒙主保守,仍活过来。
1984年10月,南阳中共法院判处刘振营有期徒刑四年,押送河南信阳罗山县武家坡劳改场服苦役,1988年元月,刘振营获释。在此期间,张荣亮曾差派张小改去南阳县刘庄帮助刘振营的妻子,并且前往罗山武家坡看望刘振营。徐永泽及同工未去看望。刘振营出狱后,其妻坚意让刘振营与张荣亮、郑书谦、丁秀玲配搭同工。刘振营领受香港包德宁牧师按手祝福。被圣灵充满,心里火热,广传福音。
1991年5月,刘振营再次被中共警察抓捕,送往河南汝阳大安劳教所服役。刘振营血和泪的见证,激励了一批批青年传道人走向禾场,奉献传道。

2、天上人刘振营自传的真相和瑕疵
《天上人》一书的见证基本属实,一些叙述语言稍嫌浮夸,并不是他有意造假,而是他不了解真相。比如,他分不清恢复流召会与倪柝声地方教会的区别。杭州萧山地方教会不接受李常受的恢复流信息。刘振营曾询问过我,一些教会领袖的作风问题。几个教派在一起研讨教义问题,争论十分激烈,关于“三位一体”,中华福音团契反对李常受的观点,直到2000年的武汉合一聚会,方城母会的候弟兄还与王信才辩论,张荣亮从中劝和,王信才弟兄负气拎包要离开,我强拦他留下,生命之道一些基层教会仍实行偏激的做法,让其他教派俯就他们的重生,经历和标准。有几位主持生命会的传道人犯了淫乱的罪,个别人加入东方闪电异端组织,1996年—1997年的教会合一事工,有一定的成效,然而,仅仅是起步,谈不上完美。  
我参与合一聚会到2002年,张荣亮原定五人负责此项工作,徐永泽,刘振营、王信才参与五个月,就被警方抓捕,以后五年断断续续的合一聚会,张荣亮、申义平、郑献启、徐永灵被主重用,促进合一,发表信仰告白。
《天上人》第221页、226页,刘振营写他于1991年5月被公安局判三年劳教;第232页写1992年5月26日他获释,第229页写“三年的监狱生活一转眼过去”;第241页记载1993年正月14日,他在聚会时接到挂号信。如果刘振营弟兄第二次被囚三年,且无减期,时间的衔接应在1994年5月获释。
第38页写他逃到湖北枣阳县,历经艰难困苦,时间是1983年8月。可是该页记“1987年7月”,第180页记刘振营于1987年12月12日在罗山武家坡劳改场写信。第226页记“直到88年被释放出狱”,在时间上出现矛盾。

3、对天上人刘振营的争议,误区在哪里?
刘振营不贪色、不贪财,属灵生命非常敬虔,聚会时祷告讲道都跪着,听道地人也跪着,从讲道开始都哭,一直到讲道结束。
中国三自教会的牧师,海外教会的牧师在这方面无法与之相比,初听刘振营讲道,以为他是大有学问的人,其实他连初中都没有毕业。然而圣灵膏抹他,使他具有教会领袖的人格魅力。
香港复兴教会的包德宁牧师告诉我,海外的潘天成帮助刘振营逃到德国,后来潘天成与刘振营翻脸,他化名林慕实,到处指责刘振营,林献羔老人家偏听林慕实(潘天成)一面之辞,不深入调查,就论断刘振营。
刘振营逃到德国以后,先在基督徒潘天成(林慕实)家里隐藏,芬兰的汤思安牧师(丁仁安)趁潘天成弟兄不在家,将刘振营悄悄接出来,与之配搭同工,带领刘振营到处讲见证,得罪了属灵生命不成熟的潘天成(林慕实)。汤丁仁安牧师与香港的王一平牧师有矛盾,也是因经济奉献。刘振营不知不觉就陷入海外教会的一些纠葛当中,受到指责攻击。
刘振营对欧美教会的政教关系,媒体运作,牧师之间的纠争所知甚少。欧洲一些教会对刘振营的过分宣传,甚至夸大言词,留下一些破口,过分高举一位传道人,不蒙主的喜悦。
台湾教会的陈公亮牧师告诉我,刘振营的言语有冒失的毛病,但他是勇敢的传道人。
乔中华弟兄说,刘振营和他同工去温州讲道,温州的弟兄姊妹很推崇他,刘振营是大有信心的人,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他敢做。许多教会的弟兄姐妹送给刘振营奉献款,可他家里破破烂烂。
李青锐谈到,他和刘振营去广东,刘振营向一位基督徒老板作见证,这个老板给工人放假三天,让他们都来听刘振营讲道。
郑书谦谈了一件趣事,他和刘振营一起去机场迎接包德宁牧师,刘振营躺在候机大厅的一个角落里睡觉,郑书谦和包牧师去找刘振营,责备他时,刘振营说,只让我等包牧师,包牧师就不能等我吗?
台湾的老牧师卫立行和刘振营配搭去传道,遇见清付弟兄,刘振营说:“卫伯啊,我受圣灵感动,你应该把你的手表奉献给清付,他的手表被公安局没收了。”卫立行马上把手表奉献了。
刘振营缺乏治理教会的耐心和恩赐,疏于教会的架构和次序,他和杨麦囤同工,正聚会讲道,他忽然说:“杨弟兄,我现在赶快出去办一件事,明天就回来了。”可是,等他一个多月,也不见他的踪影。杨麦囤说,刘振营有赶鬼医病的恩赐,他的信心非一般人能比,但他有时不守教会规矩。
1996年底,刘振营与杨麦囤同工赴新疆传道,讲基督徒的生命与奉献,他当场拿出三百元支持新疆的福音事工,许多听道的弟兄姊妹受感流泪,纷纷走到前台拿钱奉献,一位弟兄说:“我今天没有带钱,我欠主三百元,以后一定拿来”。
郑州家庭教会的弟兄姊妹看《荆棘中的百合花》见证集,很想见刘振营,邀请他讲道,刘振营在新疆就给杨姊妹打电话,让她安排聚会,刘振营大讲经济奉献。他说:“为了福音的缘故,我们把钱往神的仆人口袋里装”。
以前,泌阳传道人龚玉恩在郑州没有讲过经济与奉献,人家诬蔑他骗教会的钱。其他传道人更不敢讲经济奉献。于是,郑州的弟兄姊妹对刘振营弟兄的态度就冷淡了。
我曾对刘振营弟兄说,教会史料需要有旁证。不能你怎么说,人家就怎么写,这不符合史学范式。我写张荣亮的见证,先让张荣亮自述,然后采访张荣亮的妻子、儿子,再采访拥戴张荣亮的传道人,还要采访揭露张荣亮软弱失败的传道人。通过几方面的印证,予以记载。《圣经》列王记和历代志记载的侧重点不同,列王记是先知执笔的,秉笔直书所罗门王犯的淫乱罪。历代志是文士执笔的,只记所罗门的功绩。

主耶稣的生平由四个人执笔作见证,我让刘振营按我的采访提纲讲见证,他说,外国出版书籍有版权,已答应让新西兰的杨弟兄写传记,不便让我再写。我说,杨弟兄是外国人,他了解中国文化的背景和家庭教会的内情吗?我看了《天上人》的初稿,想让他校对一些我质疑的细节,他推诿不听。
上海的李天恩叔叔问我,《天上人》有的“慕圣”的序言,是否冒用他的笔名?我澄清说,秦弟兄的笔名也是“慕圣”,他与你的笔名重名了。西方社会讲隐私权,但是,媒体揭露克林顿总统的男女关系,史学界揭露毛泽dong的隐私还少吗?隐私权不能高于为主作见证的权利。用假名、化名、笔名、假地址写见证,不合《圣经》真实记事的历史范式,胆怯就给魔鬼留下攻击的破口。无私才能无畏,真实勇敢地作见证才能蒙上帝喜悦。当然,地下教会处于隐藏时期的工作,还需要保密;如果官方已经知晓的事情,就应选择正确的时候,以真名公开家庭教会的见证,就像林献羔叔叔那样。
中共干部讲话习惯“代表人民”,其实,连他们的家人也难以代表。在西方民主宪政国家,总统不能代表全国人民,媒体、教会、国会和反对党,都不许他们代表。上帝创造人,都赋予人自由意志,在末后审判,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生前的一言一行负责,谁也不能推卸责任,既不能代人受过,也不能代人受赏。《天上人》序言中写“今代表中国神的教会”,显然不合圣经真理。
刘振营是上帝特别兴起的“逃与传”异像的传道人。他的信心和忠心,许许多多的基督徒难以企及,有多少传道人能连续禁食74天呢?所以,他不宜代表众家庭教会。
刘振营弟兄在家庭教会合一方面,蒙主带领,做出卓越贡献,但是,1996年—1997年3月的合一聚会,以灵恩教会为主体,恢复流召会的王信才,生命之道重生教会的徐永泽,他们仅带领小部分同工参与,两个教派已将他们隔离出来,认为他们已脱离原来的宗派,误以为他们进入“大联合”。
刘振营的时间精力过多地用于联结海外的牧师,各教派在合一教会中因教义问题的争吵,他没有参加。将徐永泽称为“中国的葛培理”,哪有这样的可比性呢?葛培理是布道家,服侍过美国总统,而且他对中国家庭教会并不了解,他想让三自教会与家庭教会合一,是一种美国式的天真。
徐永泽带刘振营、王信才去郑州见徐竹君女士,乃错误的选择。上海的李天恩叔叔告诉我,徐竹君女士在属灵方面不足,夸大他在中共高层的影响力。王信才对我说,徐竹君自诩,邓小平推行改革开放是听她的建议。我说,中共领袖看不起国民党,邓小平是政治冒险家,他连毛泽dong的话也不听,怎么能听徐女士的建议呢?政治幼稚啊!我研究国、共两党的历史,他们却听那些海外人士的大话,如果我们在偏僻的山沟农村,多联结一些教派的传道人,详细交通教义的分歧,即安全,又有成效。海外教会牧师的生活水准太高,他们喜欢住宾馆,容易被警察发现,所以暂不让他们参与。
我和郑哲民牧师去北京看望谢模善伯伯,我问谢伯,你见过刘振营,了解刘振营吗?谢伯无言以对。为了攻击刘振营,海外某些人竟然利用八十多岁的老人。谢模善写文章批判重生派和徐永泽,可他赞赏徐永泽的学生小惠姊妹的讲道,而且资助小惠姊妹在北京传道,若告诉谢伯,小惠姊妹就是徐永泽的同工,他不知作何感想。聪明的小惠姊妹始终未告诉谢伯。为主受苦几十年的谢伯,有时像个小孩(返老还童),多么可爱,又多么可怜,竟攻击未经详细调查的事。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刘振营在中华大陆逼迫家庭教会的高压环境中,长成丰盛的属灵生命;而在欧、美政治民主、宗教自由的土壤里,却有诸多不适应。我曾问刘同苏牧师、王峙军牧师,你们开福音大会,为什么不邀请刘振营参加?远志明拍电视片《十字架》,没有采访刘振营,南阳方城的一些传道人对电视片《十字架》有看法。刘振营的使命是向欧、美白种人传福音,欧、美国家的教会缺少政治逼迫,过于安逸,过于宗教化。基要福音派与灵恩派的分歧较多,欧洲教会在衰落,聚会为了招揽听众,广告式炒作,给牧师讲员戴一些头衔,容易激发起传道人的虚荣心,刘振营在弥漫着虚荣的环境中,说大话当信心,惹人非议。
温州教会领袖的缪志彤去过南阳刘振营的家,采访见证,写作《荆棘中的百合花》一书,“天上的人”见证刘振营的属灵经历,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缪志彤告诉我,刘振营没有出国之前讲的见证都真实,但是,西方民主社会的基督教会,运用商业广告吹捧教会名人,对刘振营也许有腐蚀作用。

4、天上人刘振营对家庭教会的贡献
1984年4月,刘振营的同工徐恩峰弟兄去候玉忠家中交通,谈刘振营在南阳监狱禁食74天,受苦甚大,侯玉忠和张玉明骑自行车,从方城去南阳看望刘振营的家庭,他们在新店乡刘振营家附近的村子聚会,被派出所警察抓住,被毒打一顿,浑身伤痕累累。当时家庭教会所处的环境多么险恶啊。
刘振营领受从主而来的“逃与传”的异像,对于突破官方“三定点”的宗教政策具有重大意义。从1981年始,全国农村解散人民公社,实行土地承包,农民有了自由支配的时间,可以自由去各地打工、经商,农村家庭教会趁势周游各地传福音、建教会。
20世纪五十年代,内地不参加三自教会的传道人没有外逃,当地公安局很容易抓捕他们。云南边境的传道人遇逼迫时逃往缅甸,建立了缅北华人教会。八十年代的河南家庭教会被中共警察追着赶着,分散逃往全国广传福音,在外地被抓的仅占少数,传道人居无定所。
刘振营冒险逃跑的经历非常的精彩,许多传道人都有这样的见证,主耶稣说“这城逼迫的,就逃往那城”(太10:23),包含奇妙的属灵智慧。各地公安局管辖的范围具有区域性,传道人从河南逃到四川、新疆、内蒙各地。由当地教会遮盖接待,更有主的保守,多少年也不会被发现,因此“逃与传”是主耶稣破除“三定点”的利器。主耶稣利用中共警察驱赶传道人四处奔波,所以公安国保系统也是上帝使用的工具,以此对付慵懒不动的传道人。
我发现互联网上,有人定罪刘振营是“骗子”,这就陷入错误论断的泥潭里,走向另一个极端。我们不应美化高捧刘振营为明星,也不应恶意贬低他为“骗子”。
刘振营牧师会在欧、美国家传道的过程中,也看到西方教会广告化的浮夸,看到民主社会对教会的腐蚀,他在检点自己,坦率地说出自己的软弱。我相信,他会写出细节真实可靠,史料翔实的见证,使用真名真姓真地址,经得起察验的见证,并且符合中国基督徒的阅读习惯。主耶稣继续重用刘振营牧师在白种人教会广传福音。
2002年,我到天津采访杨安溪叔叔,他是民国著名牧师杨绍唐的儿子,他给我讲中国教会先知叶乃光的见证,中国教会不但有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异象,还有更重要的异象,上帝使用中国教会,实现福音倒输。
1968年7月,中国教会的先知叶乃光到天津杨路德弟兄家,杨安溪去见叶乃光,他问:“大爷,中国的教会到底还有没有前途?”叶乃光抓住杨安溪的手说:
“孩子,神给我有话,中国的教会大有前途!中国的教会这几十年被拆毁,以后进行整顿,第三阶段是倒输,神的道要从中国输出去,将传到福音衰落的欧洲。传到福音变质的美国。在教会整顿期间,神要兴起一班新人,新人不齐,新日不到。新年新日必到,诚信者何必心焦,复兴盛会正临到,哈利路亚!好大荣耀。”
叶乃光常为中国教会痛哭流涕代祷,上帝派一位天使向他显现,说了这些话。圣灵的能力要兴起一批新人,他们被主大用,在主面前永远谦卑,常以无用的仆人自居。那才是主的合用器皿。 1972年,先知性传道人叶乃光离世归天。叶乃光是先知性代祷者,他能连续禁食40天。40天不吃一口饭。
为了进一步核实这个重要见证,我特地去山东泰安,采访叶乃光的孙子叶志民,叶乃光的儿媳张淑兰,得到叶乃光的照片,了解叶乃光的生活细节。张淑兰阿姨是上海著名传道人李天恩的神学院同学。

笔者在2014年6月到法国巴黎华人教会,再次见到刘振营牧师,他还是那么热情、那么虔诚,我们一起跪下向上帝祷告,主的大爱与我们同在,主内兄弟之情谊仍存。

研究教会历史,我深知刘振营见证的历史价值,对青年传道人将产生巨大的激励作用。谁全盘否定刘振营的见证,谁就中魔鬼的诡计。盼望海外牧师不要走两个极端,而应为刘振营牧师祝福代祷。上帝喜悦祂的又忠心又善良的仆人。
刘振营为主受苦见证和教导,恰恰西方教会所需要的,欧美教会缺少这样的属灵营养。福音倒输的异象通过刘振营牧师在欧美教会的布道,正在实践当中。
当中国成为全球的宣教大国,我们就会理解刘振营牧师的先锋作用。
愿荣耀归给三一真神上帝!
基督教信阳教会牧师  张义南执笔
2017年7月23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山网

GMT+8, 2017-9-22 05:15 , Processed in 0.09912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