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山网论坛:恩典中国的异象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486|回复: 1

《人的破碎与灵的出来》倪柝声 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4-16 07:5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的破碎与灵的出来
作者:倪柝声

内容提要与读经         第一篇、破碎的紧要         第二篇、未破碎与破碎后         第三篇、手中的事
第四篇、如何认识人         第五篇、教会与神的工作         第六篇、破碎与管治         第七篇、分开与启示
第八篇、印象与灵的情形         第九篇、拆毁后柔软的情形                    
正文 内容提要与读经
    本书说到基督的仆人需要学习的一个基本的功课,就是被主破碎外面的人,好让灵能彀出来。惟有出乎灵的工作,才是神所要的工作;也惟有破碎外面的人,才能让灵自由的工作。

    读经:

    约翰福音十二章二十四节:“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希伯来书四章十二至十三节:“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祂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

    约翰福音四章二十三至二十四节:“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祂,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祂。神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

    哥林多前书二章十一至十四节:“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像这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并且我们讲说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

    哥林多后书三章六节:“祂叫我们能承当这新约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圣灵;因为那字句是叫人死,圣灵是叫人活。”

    罗马书一章九节:“我在祂儿子福音上,用心灵所事奉的神,可以见证我怎样不住的题到你们。”

    七章六节:“但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现今就脱离了律法;叫我们服事主,要按着心灵的新样,不按着仪文的旧样。”

    八章四至八节:“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因为随从肉体的人,体贴肉体的事;随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因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而且属肉体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欢。”

    加拉太书五章十六节:“我说,你们当顺着圣灵而行,就不放纵肉体的情欲了。”

    二十二至二十三节:“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这样的事,没有律法禁止。”

    二十五节:“我们若是靠圣灵得生,就当靠圣灵行事。”

    (以上所引圣经中的“心灵,”按照原文都可译作“灵。”)
正文 第一篇、破碎的紧要
    每一个事奉神的人,迟早都会发现,拦阻他工作的并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每一个事奉神的人,迟早也都要找出,他外面的人和他里面的人不一致,里面的人是倾向一个方向,外面的人是倾向另外一个方向。每一个事奉神的人,迟早都要感觉,他外面的人不能顺服灵的管理,不能按着神最高的命令去作。每一个事奉神的人,迟早总要找出,他工作最大的难处就在他这个外面的人,这个外面的人就是拦阻他使用灵的。本来每一个事奉神的人,都能彀使用他的灵,都能彀用灵与神同在,用灵认识神的话,用灵摸人的情形,用灵将神的话送出去,也能彀用灵摸着和接受神的启示,但是,因着这个外面的人的打扰,就不能使用灵。许多事奉神的人不能作基本的工作,就是因为他外面的人没有在基本上受过对付。这个基本的对付一缺少,结果就不可能作基本的工作。任何的奋兴、任何的热忱、任何的苦求,都变作白花工夫。只有这个基本的对付,才能使我们在神面前作一个有用的人。

    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

    罗马书里面有一句话:“按着我里面的人,我是喜欢神的律。”(七22。)我们里面的人,是喜欢神的律的。以弗所书也给我们看见:“藉着祂的灵,叫你们里面的人的力量刚强起来。”(三16,照原文另译。)保罗在别的地方也给我们看见:“外面的人虽然毁坏,里面的(人)却一天新似一天。”(林后四16,照原文另译。)圣经把我们人分作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神所住的那个人是里面的人,神所住的那个人之外的人是外面的人。换句话说,我们这个人的灵就是里面的人,一般人所感觉得到的人就是外面的人。我们里面的人是穿上了一个外面的人,好像穿上了一件衣服一样。神将祂自己摆在我们里面,神将祂的灵摆在我们里面,神将祂的生命、能力都摆在我们里面,乃是摆在我们这个里面的人里面;在这个里面的人的外面,有我们的思想,有我们的情感,有我们的意志;最外面有我们的身体,有我们整个肉体。

    我们要知道,一个人能为神作工,就是他里面的人能出来。里面的人不能冲过外面的人而出来,这是事奉神的人基本的难处。里面的人要出来,必须冲过外面的人。所以,我们在神面前必须认准,我们工作的第一个难处不是在对方的人身上,而是在我们自己身上。我们里面的人是一个受监禁的人,像关在监牢里一样。我们的灵就像被罩子罩着一样,不容易出来。如果我们没有学习怎样让我们的灵冲过外面的人而出来,我们就不能工作。没有一件东西能拦阻我们,像这个外面的人一样。我们的工作能不能有果效,就是看我们外面的人有没有被主打碎,让里面的人经过这个破碎的外面的人而出来。这是基本的问题。主要拆毁我们外面的人,让里面的人有一条路出来。里面的人一出来,许多的罪人都要蒙福,许多的基督徒都要蒙恩。

    死与结子粒

    主耶稣在约翰十二章告诉我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生命是在麦子里面;麦子的外面有一层壳子,相当厉害的壳子;这一层壳子一天不裂开,麦子一天不能生长。“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这个死是甚么?就是地里面的温度、水分等等所起的作用,使这个壳子裂开。壳子裂开了,然后麦子才能长出来。所以问题不仅是里面有没有生命,并且是外面的壳子有没有裂开。这段圣经的下文又说,人如果爱惜自己的生命,就要失去生命;人如果恨恶自己的生命,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主在这里给我们看见:外面的壳子就是我们自己的生命,里面的生命就是祂所给我们的永生的生命。如果要让里面的生命出来,外面的生命就非损失不可。外面的不破碎,里面的就出不来。

    在全世界的人中间,有一班是有主生命的人。在这么多有主生命的人中,有两种不同的情形:一种是生命受限制,生命受监禁,生命受包围,生命不能出来的人;一种是主在他身上打通了一条路,生命从他身上能出来的人。今天的问题,不是我们怎样才可以得着生命,乃是怎样才可以让生命从我们身上出来。我们说需要主破碎我们,这并不是一种说法,也不是一种道理,乃是我们这个人是应当被主破碎。不是主的生命不能遍满全地,乃是主的生命被我们锁住了!不是主不能祝福教会,乃是主的生命被锁在我们里面,被监禁在我们里面,没有路出去!外面的人不被破碎,我们永远不能变作教会的祝福,我们也不能盼望世人能从我们身上蒙神的恩!

    玉瓶要打破

    圣经告诉我们,有真哪哒香膏。神的话特意把“真”字放在里面,是真哪哒香膏,实实在在是属灵的。但是玉瓶不打破,真哪哒香膏就不能出来。希奇!许多人还在欣赏玉瓶,觉得玉瓶比香膏更值钱,许多人还以为他外面的人比里面的人更可宝贵。这是在教会里的难处。你宝贵你的聪明,以为你自己是了不起的人;他宝贵他的情感,以为他自己是了不起的人;许多人宝贵他的自己,觉得自己比别人好得多,口才比别人好,作事比别人快,下的断案比别人准。…但是,我们不是玩古董的人,我们不是欣赏玉瓶的人,我们乃是要闻着香膏的人。外面的不破碎,里面的就出不来;这样,不只我们自己没有路走,并且连教会也没有路走。所以我们不能一直那样的宝贵自己。

    圣灵并没有停止祂的工作,圣灵在许多人身上都没有停止祂的工作。一个遭遇再来一个遭遇,一件事情再来一件事情,这些圣灵的管治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打破我们外面的人,就是要拆毁我们外面的人,让我们里面的人能彀冲得出来。但是我们的难处就在这里:我们稍微受一点难为就不平,稍微受一点挫折就发怨言。主是在那里豫备一条路要用我们,但主的手刚在我们身上摸一下,我们就不乐意,甚至就和神闹意见,就消极。自从我们得救到今天,主多次多方的作工在我们身上,目的就是要拆毁我们这个人。不管我们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主的目的总是要拆毁我们这外面的人。

    宝贝是在瓦器里,但是谁需要你的瓦器?教会所缺少的是宝贝,不是瓦器;世人所缺少的是宝贝,不是瓦器。瓦器如果没有打破,谁能看见里面的宝贝?主在我们身上所作的事到底为着甚么?就是在那里打破我们这个瓦器,打破我们这个玉瓶,要把我们的外壳打破。主盼望在属乎祂的人身上能有一条祝福的路通到世界去。这是一条祝福的路,也是一条有血迹的路,的的确确是有血在那里,有伤痕在那里。这个外面的人的破碎是何等的紧要。因为如果不是这样,就绝对没有工作。我们把自己奉献给主,为着事奉主,我们就得豫备被破碎。我们在这里不能放松,不能保留自己,要让主把我们这个外面的人完全破碎了,让主的工作有路可以出去。

    我们每一个人都得替自己找出来,主在我们身上到底有甚么用意。有一件非常可惜的事,就是有许多人,主在他身上作甚么事,有甚么用意,他自己不知道。但愿我们每一个人能找出到底主对于我有甚么用意。当主开我们的眼睛的时候,我们就看见,我们一生一世所经过的事,每一件都是有意义的。主没有白作一件事。当我们明白主的目的是为着要破碎我们外面的人,我们就很明显的看见,每一件的遭遇,都是有意义的,都是主在那里要达到同一个目的,就是要拆毁我们这个人,要打碎我们这个人。

    但是,有许多人,主的手还没有动,他已经不乐意了。我们要知道,主所已经给的那些经历,主所已经给的那些困难,主所已经给的那些遭遇,都是为着我们最高的好处。我们不能盼望主给更好的,这已经是最好的了。如果有人到主面前去求主,说,“主阿!请你让我拣选一件最好的;”我们相信主要告诉他说,“我所给你的就是最好的;你每天遭遇的,就是你最高的好处。”主为我们安排的一切,目的就是要拆毁我们外面的人。我们外面的人被拆毁,灵能彀出来的时候,我们才有使用灵的可能。

    破碎与时间

    主是用两种不同的举动来破碎我们外面的人,一种是积蓄的,一种是忽然的。有的人,主给他一个忽然间的拆毁,后来逐渐逐渐的再拆毁他;这是忽然的在前,积蓄的在后。有的人,是天天都有遭遇,天天都有事情,到有一天,主忽然给他一个大的拆毁;这是积蓄的在前,忽然的在后。一般人的被拆毁总是这样,不是先忽然,后积蓄,就是先积蓄,后忽然。一般说来,路走得正直的人,主也总得花几年的工夫在他身上,才能作成拆毁的工作。

    这个时间,我们不能叫它缩短,却能叫它拖长。在有的人身上,经过几年的工夫,主能彀作成这个工作;但是,在有的人身上,可能过了十年、二十年,这个工作还没有作好。这是一件严肃的事!没有一件事更可怜过于浪费神的时间。许多时候,教会不能蒙福,是因着我们!我们的思想能传道,我们的情感能鼓动人来传道;但是,我们不能使用灵,神不能藉我们用祂的灵来摸着人。这样,我们把时间拉得太长,损失就非常大。

    所以,如果我们从前没有一次彻底的奉献,我们盼望现在能彻底的将自己奉献给主,说,“主!为着教会的前途,为着福音的前途,为着你的路,也为着我个人的生命,我把我自己无条件、无保留的交在你手里。主!我乐意把我自己交在你手里,我乐意你从我身上打出一条路来。”

    十字架的意义

    我们一直听见十字架,十字架,也许听得很熟了;但是,究竟甚么叫作十字架?十字架的意义,就是破碎外面的人。十字架是使外面的人死了,是使人的壳子裂开了。十字架要把你外面的人的一切都毁了,要把你的意见毁了,要把你的办法毁了,要把你的聪明毁了,要把你的自爱毁了,要把你的一切都毁了。你外面的人一被拆毁,你里面的人就能出来,你的灵就能被使用。这条路是清楚的,是非常清楚的。

    我们外面的人一被拆毁,我们的灵就容易出来。像有一位弟兄,认识他的人都承认,他是一个思想非常好,意志非常强,情感非常冷、非常深的人。可是遇见他的人,总觉得是遇见他的灵,不是遇见他那刚强的意志、聪明的思想、又冷又深的情感。人每逢与他交通的时候,是遇见一个灵,一个干净的灵。缘故在那里?就是因为他这个人是被拆毁过的。又有一位姊妹,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是非常快的人,思想快,说话快,认罪快,写信快,撕信也快。可是遇见她的人,不是遇见她的快,而是遇见她的灵。她这个人是被拆毁过的。外面的人被拆毁,这是基本的事。我们不能一直保守我们的缺点,不能叫主在那里对付我们五年、十年,还是同样的味道。我们总得让主从我们身上打出一条路来。这是主对我们基本的要求。

    不能拆毁的两个原因

    为甚么有的人经过多少年的对付,还是那么一回事呢?有的人意志强,主能把他拆掉;有的人情感强,主能把他拆掉;有的人思想强,主也能把他拆掉;但是,为甚么有的人已经有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被拆掉?我们相信有两个最大的原因:

    第一,是因为他们住在黑暗里,他们看不见神的手。神在那里作,神在那里拆毁,他们并不知道是神作的。他们缺少光,他们没有活在光里面。他们所看见的只是人,他们只看见人和他们作对;他们只看见环境,以为环境太坏,所以总是怪环境。但愿神给我们一个启示,看见这是神的手,跪下来对主说,“这是你,这是你,我接受。”我们至少得认识那对付我们的手是谁的手。至少要认识那对付我们的手,不是世人,不是我们家里的人,不是教会里的弟兄姊妹,乃是神的手。是神对付我们。我们要学习像盖恩夫人那样跪下来亲那只手,宝贵那只手。这个光我们总得有,我们必须看见,凡是主所作的事,我们就接受,就相信,因为主所作的事不会错。

    第二,是因为他们太自爱。自爱是人被拆毁的一个大拦阻。我们必须求神除去我们爱自己的心。当神要把我们那个自爱的心除去的时候,我们要敬拜着说,“主阿!如果这是你的手,就让我从心里接受。”我们要记得,所有的误会,所有的不平,所有的不满,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私下的自爱。因着我们私下自爱的缘故,所以我们在那里想法子拯救自己。这是极大的难处。许多时候发生问题,就是因为我们又在那里想拯救自己。

    上了十字架而不喝苦胆调醋的人,才是认识主的人!许多人勉强上了十字架,还是想喝苦胆调醋来减轻他的感觉。凡说“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的人,就不喝苦胆调醋的杯。他只喝一个杯,不喝两个杯。这样的人是完全不自爱的人。自爱是基本的难处。但愿主今天在我们里面说话,但愿我们能祷告说,“我的神阿!我看见了这一切都是出乎你。过去这五年,过去这十年,过去这二十年,我所有的路都是出乎你;你这样作,没有别的,就是要达到你的目的,好使你的生命能从我身上活出来。但是,我愚昧,没有看见。我因为自爱,作了许多事来拯救我自己,所以耽误了你的时间。今天我看见你的手,我愿意将我自己奉献给你,我再一次将我自己交在你的手里。”

    盼望看见创口

    没有人能像一个被打碎的人那样美丽。一个刚硬的人、自爱的人,被神打碎了之后,就显得美丽。我们看旧约里的雅各,他在母腹里就已经与哥哥相争,他是一个调皮、诡诈、多计多谋的人。可是,他的一生充满了痛苦,少年时就逃到外面去,二十年之久受拉班的欺骗,心爱的妻子拉结中途死掉,心爱的儿子约瑟被卖掉,过了多少年,便雅悯又被扣留在埃及,他接二连三的被神对付,他遭遇了许多不顺利的事。他一次被神击打,两次被神击打,可以说雅各的历史就是被神击打的历史。雅各经过神多次的对付,他这个人改变了。到他末了的几年,他真是明亮得很。他在埃及回答法老的话是多么庄严。他临终的时候,扶着杖头敬拜神,是多么美丽。他为他的儿孙们祝福,是多么清楚。我们读他末了的一段历史,我们要低下头来敬拜神,在这里有一个人成熟了,在这里有一个人是认识神的。雅各经过几十年的对付,他的外面的人被拆毁了,到他老年的时候,我们看见了一幅美丽的图画。我们各个人多少都有一点雅各的性情在身上,或许不只有一点,乃是有不少。我们就是盼望主在我们身上打出一条路来,把我们外面的人拆毁到一个地步,让里面的人能出得来、能看得见。这是宝贵的事,这就是事奉主的人的路。是这样,我们才能事奉;是这样,我们才能带领人到主面前去;是这样,我们才能带领人认识神。其余的,没有多大用处,道理没有多大用处,神学没有多大用处。光有圣经的知识有甚么用?只有神能从他身上出来的人才有用。

    我们外面的人被击打、受对付,经过各种的遭遇,留下创口在我们身上,留下伤痕在我们身上,就能让里面的灵从我们身上出来。我们怕遇见有的弟兄、有的姊妹,整个人还是完整的,从来没有受过对付,从来没有改变过。求神怜悯我们,把这条路清楚的摆在我们面前,给我们知道这是惟一的路,没有第二条,并且也给我们看见,主在过去这几年、这十年、这二十年,在我们身上所有的对付,都是为着这个,目的都在这里。所以,没有一个人能轻视主在我们身上所作的。愿意主真是给我们看见,甚么叫作外面的人被拆毁。外面的人如果不被拆毁,所有的都是在头脑里,都是在知识里,那就没有用。盼望主给我们一个彻底的对付。
正文 第二篇、未破碎与破碎后
    外面的人的破碎,乃是每一个事奉神的人基本的经历。神需要把我们外面的人破碎了,才能使我们为祂作出有效的工作。

    一个事奉神的人在他作工的时候,有两个可能发生:第一个可能是因着他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他的灵不动,他的灵出不来,他的灵发不出能力,而是他这个人的思想或者情感在那里作工。他是一个聪明的人,他的思想在那里作工;他是一个热情的人,他的情感在那里作工。这样的工作,不能使人遇见神。第二个可能是因着他外面的人没有被分开,他的灵出来的时候披着思想而出来,或者披着情感而出来,这就是搀杂、不干净。这样的工作,使人在经历的时候也会有搀杂、不干净。以上这两种情形,都使我们不能好好的事奉神。

    “叫人活着的乃是灵”

    我们如果要作有效的工作,有一件事是我们必须有一次基本的承认的,就是“叫人活着的乃是灵。”这个问题,我们今年不解决,明年也得解决;我们信主的第一天不解决,十年之后也得解决。我们迟早总得承认这个事实。有许多人需要被带到山穷水尽的地步,需要在工作上只有虚空的成就,结果才知道许多的思想都没有用,许多的情感都没有用。思想无论能得着多少人,情感无论能得着多少人,结果都没有用。我们迟早都要承认:“叫人活着的乃是灵。”只有灵能叫人活;就是你自己最好的思想也不能叫人活,就是你自己最好的情感也不能叫人活。人只能因着灵而活。主说的话总是事实。能彀叫人活的乃是灵。许多作主的工的人,经过了很大的痛苦之后,经过了很多的失败之后,才真的看见这个事实。因为叫人活的乃是灵,所以只有让灵出来,罪人才能得重生,只有让灵出来,信徒才能得建立。重生是灵传递生命叫人得生命,建立是灵传递生命叫信徒得建立。没有灵就没有重生,没有灵就没有建立。

    有一件事是最奇妙的,就是神没有意思要将祂的灵和我们的灵分开。在圣经里有许多地方不能分别那个灵字是指着人的灵说的,那个灵字是指着神的灵说的。这件事,许多精读希腊文的人都没有法子分别。历代以来,所有繙译圣经的人,从德国的路德,英国钦定本的译者,一直传下来,都没有法子确定新约里面这么多次的灵字,到底那些是指着人的灵说的,那些是指着神的灵说的。

    罗马八章恐怕是圣经里面用到灵字最多的一章;有谁知道在罗马八章里有多少灵字是指着人的灵说的,有多少灵字是指着神的灵说的呢?繙译圣经的人,译到罗马八章,只好让人自己去看,是指人的灵或者是指神的灵。英文圣经繙译“勃纽玛”(“灵”)这个字,有的大写,有的小写,许多种译本都不同,没有一个人的意见可以作为定论,因为圣灵和人的灵实在没有法子分。我们得着新的灵时,也得着神的灵;我们人的灵从死里活过来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得着圣灵的时候。我们说圣灵是住在我们的灵里,但是我们要分甚么是圣灵,甚么是我们自己的灵,就不容易分。圣灵和我们的灵是有分别,但是不容易分开。所以,灵的出去不只是人的灵出去,灵的出去也就是圣灵藉着人的灵出去。因着圣灵和人的灵是合而为一的,所以我们在名词上虽然可以分别圣灵和人的灵,但是在事实上就没有法子分开。灵的出去是人的灵出去,也就是圣灵出去。人摸着你的灵也就是摸着圣灵。你如果能使人摸着你的灵,感谢神,神的灵也给人摸着了,你的灵把神的灵带到人中间去了。

    神的灵工作时,要用着人的灵把祂背出去。就如:电灯的电并不像天上的闪电那样走法,电灯的电是藉着电线走的。今天不只有电力,并且有电线,是电线背负这个电力,在物理学上称它作电荷,荷的意思就是背负。你如果使用电,就需要有电线来荷它,背它。神的灵也是这样,祂要使用人的灵来荷圣灵,藉着人的灵把圣灵带到、背到人中间去。

    每一个人蒙恩以后,都有圣灵住在他的灵里。一个人能被主用和不能被主用,分别不是在他的灵,分别乃是在他外面的人。有的人的难处就是他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在那里没有一条血迹的路,在那里没有创口、没有伤痕;结果,神的灵被拘禁在人的灵里,没有法子出去。有时候,我们外面的人动了,里面的人没有动;仅仅是外面的人出去,而不是里面的人出去。

    几个实际问题

    我们从几个实际问题来看。像讲道,许多时候我们在那里讲,很热切的在那里讲,真是讲得好,头头是道,但是有一个难处,就是里面是冷冰冰的,想感动别人,却感不动自己。外面的人在那里作,里面的人不加进去,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不一致,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不统一,外面的人热,里面的人却是冷冰冰的。我们能对人说,主的爱多大,但是我们里面一点没有感觉。我们能对人说,十字架的苦难多惨,但是我们回到房间里去会笑。这种情形真是没有办法。原因是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不统一,外面的人在那里作工,里面的人根本没有动。这就是上面所说的第一种的情形。是思想在那里作,不是灵作;是情感在那里作,不是灵作;是外面的人在那里动,里面的人没有动。好像外面的人在那里表演,里面的人在那里参观,外面的人是外面的人,里面的人是里面的人,两个不一致。

    另外有一种情形,就是里面的人非常热切,里面要喊,但是说不出来,说了半天好像是兜圈子。里面越急,外面越冷,一直要说,说不出来。看见罪人,里面巴不得哭一场,但是哭不出来。里面有一个迫切的心,上讲台的时候要喊出来,但是外面不知道说到那里去了。这种情形,使我们感觉痛苦。这也是因为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里面的人就不能出来。外面的壳子还在身上,外面不听里面的指挥。里面哭了,外面不哭;里面难受,外面不难受;里面充满了意思,外面的思想不给你传出去。里面有感觉而冲不出去,灵没有办法冲过外面的壳子。

    这些情形,乃是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时的情形:或者是灵不动,外面的人动;或者是灵动,外面的人把灵拦阻了。所以,外面的人的破碎乃是每一个学习事奉神的人的第一个功课。每一个事奉神的人基本的学习,就是要叫里面的人能彀通过外面的人而出来。每一个真实被神用的人,乃是外面的思想不单独行动,外面的情感不单独行动,而是里面的要出来的时候,外面能让它出来,灵能从外面的人冲出来达到人身上。这一点我们如果没有学会,我们在工作上的功效就有限得很。盼望神把我们带到外面的人被破碎的地步,盼望神指引我们一条路,使我们知道怎样能彀在主面前成为一个破碎的人。

    一个人一被主破碎,自然而然再没有表演的事了。外面很热闹,里面不动,这样的事没有了。是里面有感觉,里面有话,外面就作。也绝没有里面要哭,外面不哭的事;绝没有里面有意思,外面在那里绕圈子,一直说不出来的事。思想的贫穷不会发生,两句话能说出来的,不必用二十句话来说。思想会帮灵的忙,思想不会挡住灵。情感也是一个很硬的壳子,许多人要喜乐不能喜乐,要哭不能哭,外面的人不听他的话。主如果藉着圣灵的管治或者光照,把我们外面的人重重的击打一下,我们感觉喜乐就能喜乐得出来,我们感觉忧伤就能忧伤得出来,我们里面的灵就能很自由的出来,一点不受拦阻。

    外面的人的破碎,使灵能自由的出来。灵自由的出来,不只在工作上有用处,也在我们个人的生活上有用处。灵如果能出来,我们就能继续不断的与神同在。灵如果能出来,我们就自然而然会摸着圣经里面默示的灵。灵如果能出来,我们也就自然而然能用我们的灵来接受启示。灵如果能出来,就自然而然当我们作见证的时候,或者传说神话语的时候,用神的话来服事人的时候,就是作话语的执事的时候,我们就有能力用我们的灵将神的话送出去。还不只,如果灵能出来,自然而然我们能用我们的灵去摸别人的灵。一个人来到我们面前说话的时候,我们的灵能把他测量出来,他是甚么种的人,他是甚么种的态度,他是甚么种的基督徒,他的需要是甚么。我们的灵能摸着他的灵。我们的灵如果是自由的、释放的,就自然而然别人也很容易摸着我们的灵,我们的灵很容易给人摸着。有的人,我们只能遇见他的思想,只能遇见他的情感,只能遇见他的意志,却摸不着他的灵。有的人,我们和他谈三个钟头,我们是基督徒,他也是基督徒,但是摸不着他。他外面的壳子很厚,别人没有法子摸着他里面的情形。外面的人的破碎,能使灵流露,能使人敞开。我们的灵敞开,就容易被人摸着。

    出去与回来

    外面的人如果能破碎,自然而然人的灵就能继续不断的在神面前。有一位弟兄信主第二年的时候,就读劳伦斯着的“与神同在”那本书。读了之后,感觉非常痛苦,因为劳伦斯能继续不断的与神同在,能一直享受神的同在,但是他不能。那时他和另外一位弟兄就定规,每一个钟头有一次祷告。为甚么这样作呢?因为圣经有话说,要常常祈求,他们就改作时时祈求。他们每一小时都祈求一下,每一次听见敲钟就祷告一下。他们因为一直觉得不能维持神的同在,所以只得尽力量多回到神面前来。好像作事的时候人出去了,需要赶快回到神面前来;读书的时候人也出去了,需要赶快回到神面前来。不回来就变作整天出去了。他们常常祷告,礼拜天整天祷告,礼拜六半天祷告,这样一直维持了两三年。然而难处在这里:回到神的面前的时候是感觉神的同在,可是一出去就失掉了。这不仅是他们的难处,也是许多基督徒的一个很大的痛苦。这是靠着人的记性来一直维持神的同在。这一种的与神同在,是记得的时候就有同在;一忘记,同在就没有了。这一种用记性来维持神的同在,是愚昧的,因为神的同在是在灵里,不是在记性里。

    要解决与神同在的问题,就得先解决外面的人破碎的问题。我们的情感和神是不同性质的东西,不能联在一起;我们的思想和神也是不同性质的东西,不能联在一起。约翰四章给我们看见,神的性质是甚么,神是个灵。只有我们的灵和神是同性质的,只有我们的灵才能和神永远和谐。所以我们如果是用思想来得着神的同在,思想一放,同在就失去;我们如果是用情感来得着神的同在,情感一放,同在也失去。有的时候我们很喜乐,就以为神是同在了,但是喜乐会停止,喜乐一停止,同在也就失去了。或者我们以为感觉悲伤流泪的时候,就能觉得神的同在,但是我们不能一辈子流泪,流泪总得停止,不流泪的时候就不觉得神的同在了。因为思想情感的活动都不过是行为,没有一个行为是不会停止的。如果用行为来维持神的同在,只要行为一停止,同在也就失去。必须是性质相同的东西,像空气和空气,水和水,才不容易分开。因为性质相同,所以能同在。里面的人的性质是与神的性质一样的,所以能藉着神的灵将同在显出来。外面的人都是活在行为里,所以能打扰里面的人。外面的人不只不是一个帮助,反而是一个拦阻。外面的人被破碎的时候,里面的人在神面前就不受打扰。

    灵乃是神摆在我们里面作祂的反应的。外面的人乃是为着反应外面的事的。一个人丧失神的同在,不能享受神的同在,乃是因为他外面的人一直对于外面的事有响应。我们没有法子把外面的事都除灭,但是我们有法子破碎外面的人。我们没有法子把外面的事停止,世界上千万亿兆的事都要继续。如果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只要外面一有事,我们里面就响应。我们不能安静的继续的享受神的同在,就是因为有这个外面的人的响应。所以与神同在是根据于外面的人的破碎。

    神如果怜悯我们,把我们外面的人破碎了,我们就有以下的情形:本来我们是非常好奇的,今天没有法子叫我们好奇了。本来我们是情感非常强的,一有一件事,就能激动我们,或者激动我们最细嫩的感觉,就是爱;或者激动我们最粗的感觉,就是脾气。只要外面一有事情,我们就有响应,我们就活到那个里面去,就失去神的同在。但是,神怜悯了我们,把我们外面的人打破,打破到一个地步,有许多事情来的时候,我们里面不动,神的同在还在那里,我们里面是安静的。

    我们必须看见,享受神的同在是根据于我们外面的人的破碎。一个人能继续不断享受神的同在,乃是靠着外面的人的破碎。像劳伦斯,他在厨房里面工作,许多人向他要东西的时候,声音嘈杂,盘子乱响,但是劳伦斯的里面不受他们的影响。他在祷告的时候感觉神的同在,他在工作忙碌的时候也感觉神的同在。何以他在忙碌中还能感觉神的同在?因为外面的声音不影响到他里面去。有的人为甚么会失去神的同在?因为一有外面的声音,就影响到他里面去。

    有些不认识神的人,想要保守神的同在,他们怎么作呢?他们要寻找一个环境是没有盘子响的。他们以为离开人越远,离开事越远,就越能感觉神的同在。他们误会了,以为难处是在盘子上,是在人的搅扰上。不,难处是在他们自己身上。神不是拯救我们脱离一切的盘子,祂是拯救我们脱离一切的响应。外面尽管闹,但是里面根本不响应;外面尽管敲,但是里面根本不响应。主把我们外面的人一打碎,我们里面就不响应,里面好像没有听见。感谢神,我们可以有一个非常灵的耳朵,但是因为恩典在我们身上的缘故,因为主在我们身上作了工的缘故,因为外面的人被破碎的缘故,那些事情来到我们外面的人身上的时候,就不再影响到里面来,盘子响的时候就像独自祷告的时候一样,能专一的在神面前。

    一个人外面的人一被破碎,他就不必再回到神面前来,因为他原是在神面前,所以不必回来。一个未经破碎的人,他去办一次事情,就需要回到神面前一次,因为他是出去了,所以要赶快回来。一个已经破碎的人,他从来没有出去,所以用不着回来。许多人因为他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所以一直出去,连作主的工都是出去的。他最好不动,一动就出去。但是,一切真实认识神的人,他们没有出去,所以他们不必回来。他们今天一天继续的在神面前祷告,是享受神的同在;今天一天忙着擦地板,还是享受神的同在。外面的人一被破碎,我们就能活在神面前,不必回来,没有回来的感觉,也没有回来的需要。

    我们的习惯,都是到神面前来的时候才觉得神的同在。我们作任何的事情,不管多么小心,总是觉得自己出去了一点。我们各人的经历,恐怕都是这样:虽然把自己保守得很紧,但是多作一点事情,还是会出去。许多弟兄姊妹总是觉得,要把手中的事放下了,才能去祷告。好像到神面前来的景况,和作事情的景况,总有一点不一样。比方:我们在这里帮助一个人,或者是传福音给他听,或者是造就他,等一等,我们觉得要跪下来祷告,要祷告的时候,总是觉得要回到神面前一下,总觉得和人谈话是离开神一点,要祷告就得向神挪近一点。刚才好像是出去了,现在是要回到神面前来。刚才是失掉了神的同在,现在需要再得着。或者我们作一点日常生活上的事,像擦地板,像作手艺,作了这些事之后,要祷告,总是觉得要回来一下,好像有一大段的路要回来。任何要回来的感觉,都是告诉我们刚才已经出去了。外面的人的拆毁,就是使我们不必回来。我们和一个人谈话,要像和他一同跪下来祷告一样的感觉神的同在。我们擦地板、作手艺,要像祷告一样的与神同在。这些事不能使我们从神面前出去,所以我们也不必回来。

    我们引一个极端的比方:在人的感觉里,最粗的是人的怒气。圣经并没有禁止怒气,有的怒气与罪并无关系。圣经说发怒(生气)却不要犯罪,可见发怒可以不犯罪。但是,发怒是何等的粗,发怒是已经近乎罪了。神的话里没有说,爱却不要犯罪,因为爱离开罪很远。神的话里也没有说,温柔却不要犯罪,因为温柔离开罪很远。可是神的话里是说,发怒却不要犯罪,可见发怒近乎罪。有的时候,有弟兄犯了很大的错误,需要严严的责备他,但这是最不容易作的事。慈爱的感觉容易用,发怒的感觉不容易用,因为一不小心,就落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所以,要按着神的旨意发怒,是不容易的。如果有弟兄、有姊妹认识,甚么叫作外面的人的破碎,而能享受在神面前的同在,灵因着不受外面的人的打扰,能继续的与神同在,那么,当他严严的责备一个弟兄的时候,和他在神面前祷告的时候,是同样的在神的同在中。或者这样说,当他严严的责备一个弟兄之后,他到神面前去祷告,不必有要回到神面前去的感觉。任何要回到神面前去的感觉,都是证明他出去了。我们承认这件事是非常难的。但是,我们外面的人如果被破碎了,我们就能责备一个弟兄而不必回到神面前来,神的同在还是同样的继续被享受。

    外面的人与里面的人分开

    外面的人被破碎,就是使你所有外面的事只到外面为止,而里面的人能一直继续的活在神面前。许多人的难处,就是他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是联合在一起的,所以,影响到外面的人的东西,也都影响到里面的人。其实,外面的事只能影响外面的人,而外面的人则能影响里面的人。在没有被破碎的人身上,外面的人能影响里面的人。在被破碎的人身上,外面的人不能影响里面的人。如果神施怜悯,破碎我们外面的人,把我们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分开,那就外面的事只能影响外面的人,外面的事就不影响里面的人。因为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已经分开,所有的扰乱都到此为止,不得进去。你能用你外面的人和人谈话,你还能用你里面的人和神交通。你外面的人听见盘子响,但是里面的人还活在神面前。你能用你外面的人去办事、去劳碌、去与世界形形色色的东西接触,但是所有的都到此为止,你里面的人不受影响,你仍然活在神面前,你既然没有出去过,所以也不必回来。比方说,有一位弟兄在那里筑路,如果他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是分开的,那么外面的事就不能扰动他里面的人。他能用他外面的人在那里作工,而他里面的人能一直向着神。或者有的作父母的人,他外面的人是在带着小孩子笑,带着小孩子玩,带着小孩子说;等一等一有属灵的事,立刻可以将他里面的人送出去,他那个里面的人从来没有离开过神。我们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分开,与我们的工作和生命都有极重大的关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继续不断的作工,而不必回到神面前来。

    有的人,他的人是一个;有的人,他的人是两个。有的人,他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是一个;有的人,他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是分开的。有的人只有一个人,他怎么样呢?他办理事务的时候,整个人都去办事,他从神面前出去了;等到祷告的时候,就要把事情丢掉,整个人都到神面前来祷告。他需要整个人去作事,他也需要整个人到神面前来祷告。所以这个人常常要出去,也常常要回来。这个人是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的人。另外有人,他外面的人被主破碎了,外面的人不再影响里面的人了。这个人能用外面的人办外面的事,又能用里面的人一直继续在神面前,一直继续与神同在,甚么时候需要里面的人彰显在人面前,一转就能出去,他和神的同在没有间断。所以问题是这个人是一个人呢,或者是两个人;换句话说,这个人的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有没有分开,这个分别非常大。

    你如果蒙神怜悯,给你有分开的经历,那就当你在那里办事的时候,你外面虽然在动,但你知道你里面还有一个人连动都没有动。一个是出来的,一个是在神面前。外面的人管外面的事,外面的事只到外面的人为止,不通到里面的人来。认识神的同在,就是外面的人对付外面的事,里面的人在神面前,两个一点都不混在一起;可以像劳伦斯那样,外面在事务上虽然劳碌,但是另外一个人在神面前,神的同在一直没有断绝。这样,我们就能在工作上省去许多时间。许多人是因为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没有分开,他需要整个人出来,等一等他也需要整个人回去。许多人在办事上遇见难处,就是因为里面的人跟着外面的人一同出去。如果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分开,只用外面的人去办事,里面的人不动,外面的事就不会办错。这种情形能保守我们对于外面的事不受血气的影响,也不摸着我们里面的人。

    总而言之,人的灵能不能使用,是根据于神的两个工作:一个工作是要破碎我们外面的人,另外一个工作是要把我们的灵和魂分开,或者说要把我们里面的人和我们外面的人分开。只有当神在我们身上作了这两件事之后,我们才能使用我们的灵。外面的人的破碎,是藉着圣灵的管治;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的分开,是藉着圣灵的启示。
正文 第三篇、手中的事
    让我们先把本篇的题目解释一下。比方:有一个父亲要他的儿子去作一件事,这是父亲的吩咐。但是儿子回答说,“我手中还有事,等我手中的事作完了,就去作你所吩咐的事。”这就是“手中的事”的意思。“手中的事,”就是在父亲吩咐儿子之前,儿子手中已经有的事。我们个个人都有手中的事。我们行走在神路上的时候,常是这手中的事拦阻了我们。我们作了手中的事,神所要我们作的事就受了耽搁。难得有人没有手中的事,总是在神没有说话之先,在手中已经有了事。外面的人没有经过破碎的时候,总是有很多手中的事。我们外面的人有他的事,我们外面的人有他的物,我们外面的人有他的劳碌,有他各种的作用;因此,神的灵在我们灵里作工的时候,我们外面的人就不能应付神的要求。就是这个手中的事,使我们不能作一个真有属灵用处的人。

    外面的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我们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比方:有一个弟兄身体的力量不太大,也许只能挑五十斤。如果他已经挑了五十斤,别人请他再挑十斤,他就挑不动。他是有限制的人,他不能作没有限制的事。他已经挑了五十斤,就不能再加上十斤。他已经挑的五十斤,就是他手中的事。这是用身体的力量来作比方。我们身体的力量是有限的,我们这个外面的人的力量也是有限的。

    许多人能领会身体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没有看见他们外面的人的力量也是有限的,所以就把他们外面的人的力量浪费了。比方有一个人,他把他的爱完全用在他父母身上,这个人就再也没有力量能彀爱弟兄,再也没有力量能彀爱众人。他的力量只有那么多,他把他的力量用完了,就没有法子把他的力量再用在别的地方。

    照样,人思想的力量也是有限的,没有一个人能无限量的思想。人如果多注意了某件事,在思想上多花了工夫在某件事上,他就没有力量再想到其他的事。罗马八章告诉我们,赐生命圣灵的律会释放我们脱离罪和死的律。但是,为甚么生命圣灵的律在有的人身上不发生果效?圣经又告诉我们,律法的义,只成就在随从圣灵的人身上。换句话说,生命圣灵的律只能在属灵的人身上发生果效。谁是属灵的人呢?就是那些思念(“体贴”可译作“思念”)属灵的事的人。甚么种的人是思念属灵的事的人呢?乃是不思念肉体的事的人。不思念肉体的事的人才能思念属灵的事。“思念”或者可以译作“注念,”也可以译作“当心。”比方:有一个母亲要出门,她把一个小孩子托给一位女朋友说,“请你替我当心他一下。”甚么叫当心他?就是要一直注意他。一个人只能有一个注念,不能有两个注念;人托你当心一个孩子,你不能又当心孩子,又当心在山上的牛羊。你当心了这一个孩子,就不能再去当心另外的事。不注念肉体的事的人,才能注念属灵的事;注念属灵的事的人,才能得着圣灵的律的果效。我们的思想的力量是有限的,我们在肉体方面把我们思想的力量都用尽了,在属灵方面我们思想的力量就来不及,就赶不上。如果我们在那里注念肉体的事,我们就没有力量再去注念属灵的事了。

    我们千万要看准一件事,就是我们外面的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就像我们两个肩膀的力量是有限的一样。所以,你有了手中的事,神的事就不能作;你手中的事有多少,事奉神的力量就减少多少。手中的事实在是一个拦阻,是一个非常大的拦阻。

    比方:有一个人在情感上有了手中的事,他有各种各样纷乱的羡慕,各种各样纷乱的盼望,这也要,那也要,这也感觉,那也感觉,他手中的事有这么多;等到神有要求的时候,他就没有情感好用,因为他把他的情感都用光了,最少他把他这两天的情感都用光了,要再等两天才能感觉,才能说话。情感是有限的,你不能无限制的用它。

    也有人意志非常坚强,作人也非常强硬。我们想:这个人一定在意志里有无限的力量能彀使用。但是,许多最强硬的人,要他在神面前真的定规一件事的时候,他的意志就游移不定,这也好,那也好。看上去好像是坚强的人,但是在神的事情上,真的要用意志的时候,就用不出来。有的人是顶会出主意的,甚么事情都有他的主意,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就是会出花样。但是,真的在属灵的事上要断定甚么是神的旨意的时候,他就游移不定,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定规。原因在那里?原因在他整个外面的人充满了手中的事。在这个人的手里,在这个人的眼前,东西太多了,把他整个人消耗完了,整个外面的人的力量都用完了,没有了。

    所以,我们必须看见,我们外面的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我们一有手中的事,我们外面的人就受限制。

    灵要用被破碎的外面的人

    外面的人一受限制,我们的灵就受限制,因为灵不能越过外面的人而作工在人身上。神没有用祂自己的灵越过人的灵来作工在人身上,神也没有用我们的灵越过我们外面的人来作工在人身上。这是相当紧要的原则,我们必须弄清楚。圣灵不越过人作工在人身上,我们的灵也不能越过我们外面的人作工在人身上。我们的灵需要经过我们外面的人,才能作工在人身上。所以,甚么时候我们外面的人有了手中的事,把力量用完了,神所要作的工就没有法子作,人的灵没有路,圣灵也没有路。是外面的人抵挡了里面的人,是外面的人拦阻了里面的人,使里面的人没有法子出来。所以,我们一直着重的说,这个外面的人要被破碎。

    外面的人有了手中的事,里面的人就没有法子得着一条出路,神的工作就受拦阻。手中的事,是在神的工作还没有作的时候,它就已经在那里了。换句话说,手中的事根本不是神的事。手中的事是毋需神的命令,毋需神的能力,毋需神的定规就已经在那里作的。手中的事,不是服在神手下的事;手中的事,乃是单独行动的事。

    神需要把你外面的人打碎了,才能用你这个外面的人。神需要把你的爱打碎了,才能用你的爱去爱众弟兄。你外面的人没有被打碎,你是作你自己的事,你是走你自己的路,你是爱你自己的人。神必须把你外面的人先打碎,然后神才能用你这个被打碎的爱来爱众弟兄,你的这个爱才能被扩充。外面的人一被打碎,里面的人就出来。里面的人还得爱,不过里面的人要用外面的人去爱。外面的人如果有了手中的事,里面的人就没有东西好用。

    我们的意志也是坚强的,不只坚强,并且是硬,非常硬。里面的人需要用意志,却寻不到意志,因为意志在那里单独行动,意志已经有了它手中的事。神需要用重大的击打,把我们的意志打碎,打到我们要伏在灰尘中说,“主,我不敢想,我不敢求,我不敢定规,事事处处,我需要你。”我们被打到那一个地步,意志就没有单独的行动,里面的人就能用这个意志。

    如果没有外面的人可使用,里面的人就无工可作。没有身体,我们能不能用神的话来讲道?没有口怎么能讲道?不错,讲道需要灵,但是讲道也需要口。有灵的人没有口怎么办?五旬节有圣灵的工作,五旬节也赐下口才。没有口才,就没有话来讲透神的话。人没有话的时候,就也没有神的话。人的话并不就是神的话,但是神的话要藉着人的话传出来。人没有话的时候,神的话也就没有。有人的话才有神的话。

    比方:有一个弟兄,要传神的话,在他的灵里有话,在他的灵里有负担,并且是相当重的负担。但他如果寻不到合用的心思,他的负担就无法释放,至终连负担也没有了。我们不是轻看负担,乃是说整个灵里充满了负担,而心思不能传出去,负担就没有用,负担就被挡住了出不去。我们不能光用灵里的负担去救人,我们灵里的负担必须藉着心思而出去。我们里面有负担,外面还得有口,外面还得有声音,外面还得有身体帮忙。今天的难处是:我们里面的人神能用,我们里面的人神能给负担;但是我们外面的人的心思一天到晚忙得很,乱得很,一天到晚出花样,一会儿出这个花样,一会儿出那个花样。在这种情形之下,灵就没有出路。

    今天神的灵必须通过人而出来:必须有人的爱,才能有神的爱;必须有人的思想,才能有神的思想;必须有人的定规,才能有神的旨意。但是,人的难处是外面的人已经作他自己的事,他有他的看法,他有他的思想,他忙他的,里面的人就没有路走。这就需要神来把我们外面的人打碎了。不是把意志打得没有了,乃是把意志的那些手中的事打得没有了,叫意志不会单独行动。不是没有思想,乃是不自己思想,不自己出花样,不跟着自己流荡的思想在那里想。不是没有情感,乃是情感能受约束,能受里面的人的支配。这样,里面的人就有意志可用,就有思想可用,就有情感可用。

    灵需要情感来发表,灵需要思想来发表,灵也需要意志来发表。灵需要一个活的外面的人,灵不需要一个死的外面的人。灵需要一个被击打、有伤痕、被破碎的外面的人,灵不需要一个原封不动的外面的人。今天最大的拦阻是在我们身上,神的灵在我们身上没有出路。神的灵是住在我们的灵里,但是,神的灵没有法子从我们的灵里出来,因为我们外面的人已经都满了,已经都有了手中的事。必须求神怜悯我们,给我们外面的人有一个破碎,让里面的人有路可以出来。

    神不消灭我们外面的人,也不让我们外面的人完整如初,不被破碎。神是要从我们外面的人经过,要我们的灵藉着我们外面的人去爱,藉着外面的人去想,藉着外面的人去定规。神的工作必须经过我们破碎的外面的人,才能成功。我们要事奉神,就必须在神面前受这个基本的对付。我们外面的人如果没有破碎,主在我们身上就没有出路。主必须从我们外面的人出去达到人身上。

    在外面的人没有破碎的时候,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是对立的。里面的人是整整的一个人,外面的人也是整整的一个人。外面的人是完整的一个外面的人,外面的人是独立的一个外面的人。结果,外面的人是自由的,是充满了手中的事,里面的人则被监禁。当外面的人真的被破碎之后,外面的人就不能再单独行动。他并没有消灭,他乃是变作不再和里面的人对立,而是受里面的人支配。这样,在我们身上就只剩下一个人,外面的人变作零零碎碎的东西给里面的人去用。

    一个外面的人被破碎的人,他的人是统一的,他外面的人受里面的人的支配。一个没有得救的人,他的人也是统一的,不过是掉一个头,是里面的人受外面的人的支配。一个没有得救的人,他的灵是存在的,但是他外面的人的力量大到一个地步,把里面的人打倒了,里面的人至多只有一点良心的抗议而已。在一个没有得救的人身上,他里面的人是完全被打倒了,是完全服从于外面的人的。人得救以后,应该掉一个头,应该把外面的人完全打碎,使他完全听从里面的人。一个没有得救的人,他外面的人如何管辖他里面的人,今天我们应该掉一个头,让里面的人也如何来完全管辖外面的人。比方:骑自行车的时候,有两种情形,一种是轮滚路,一种是路滚轮。在平路的时候,脚踏了轮,轮就滚,是轮滚路;但是在下坡的时候,脚不用踏,轮还是会滚,是路滚轮。当我们里面的人刚强,外面的人破碎的时候,我们是用轮来滚路,要滚不要滚是我们定规的,我们要快就快,我们要慢就慢。但是,如果外面的人刚硬,没有破碎,就像我们骑自行车下坡一样,路会把我们滚下去,它要滚,我们没有法子停止。这就是外面的人支配里面的人。

    一个人在神面前有没有用处,就是看他的灵到底能不能从这个外面的人出去。我们里面的人不能出来的时候,甚么事情都是外面的人在那里作,外面的人在那里单独行动,外面的路在那里滚那个轮子。主如果赐恩,把我们外面的下坡路全部弄平了,外面的人破碎了,外面的人就不会出主张,就不会定规,里面的人就能彀出来,里面的人就能不受外面的人的阻碍,而自由的出来。主如果给我们一点恩典,破碎我们外面的人,我们就变作能使用灵的人,我们的灵要出去就能出去。

    是人不是道理

    我们不是学了道理就能作工,基本的问题还是我们这个人如何。作工的是我们这个人。问题是在我们这个人在神面前有没有经过对付。把对的道理给了一个错的人,他有甚么法子拿东西出去供应教会?所以我们基本的学习是要这个人变作可用的器皿;要这个人变作可用的器皿,就必须把我们外面的人破碎了。

    神一直在我们身上作事。虽然我们自己不清楚,但神是天天在那里要打破我们。多少年的痛苦,多少年的难处,多少次神的拦阻临到你身上,你要这样,神把你挡住,你要那样,神又把你挡住;在这一切的遭遇里面,你如果还没有看见神在你身上所要作的是甚么,你就要求神说,“神哪!求你开我的眼睛,让我看见你的手。”许多时候,驴子的眼睛比自以为是先知的眼睛明亮。驴子的眼睛已经看见了耶和华的使者,但自以为是先知的却没有看见。驴子知道神的拦阻,自以为是先知的还不知道是神的拦阻。我们要知道,破碎是神在我们身上的路。这么多年来,神是一步一步的要把我们外面的人打碎,要破碎我们这个人,不让我们作一个完整的人。可惜,有人以为所缺少的是道理,以为如果能多听些道理,能增加些讲道的材料,能多明白些圣经的解释就好。这是完全错误的路。神的手在你身上,必须作一件事,就是把你打碎。不能凭你的意旨,要凭神的意旨;不能凭你的思想,要凭神的思想;不能凭你的定规,要凭神的定规。神是要你完全被打碎。但我们的难处是神一次一次的挡住我们,而我们却怪这个,怪那个,也像那先知一样,自己看不见神的手,却怪驴子不肯跑。

    我们一切的遭遇都是有意义的,一切的遭遇都是有神的安排的;没有一个基督徒的事是偶然的,是没有神的安排的。我们必须服在神的安排之下。我们总得求神开我们的眼睛,让我们看见:神在我们身上有安排,神在我们身上有目的,神在事事处处都击打我们。有一天神赐恩给我们,我们能接受神在环境上的安排,我们的灵就能出去,我们就能使用我们的灵。

    是律不是祷告

    神对付我们,破碎我们这个人,让灵能出来,叫我们能使用我们的灵,这是按着神的律,不是按着我们的祷告。这话是甚么意思呢?意思就是,我们里面的人经过我们被破碎的外面的人出来,这是一个律,不是我们的祷告能叫它这样或者叫它不这样。

    一个律不能因祷告而被改变。你一面祷告,一面把手摆在火里去烧,你的手还是要被烧痛。(这不是说神迹,是说天然。)你的祷告不能改变那个律。所以,我们应该学习作一个顺服神的律的人。不要以为只要祷告就有用。你要手不灼伤,就不要摆到火里去烧。不要一面祷告,一面又把手摆到火里去烧。神对付我们是按着律来对付我们。里面的人必须经过外面的人出来,这是一个律。你外面的人如果不打碎,不磨成粉,你里面的人就不能出来。无论如何,这是主的路,主必定要打破你这个人,主才能有路出来。我们千万不要不顺服这个律,而用许多祷告来求这个祝福,求那个祝福。这样的祷告没有用。你的祷告不会更改神的律。

    属灵工作的路是要神能从我们身上出去,只有这条路是神合用的路。没有被破碎的人,福音在他身上没有路,神在他身上没有路,他自己无论如何也没有路可走。要俯伏,实实在在要俯伏。顺服神的律比我们许多的祷告更好。无知的来求神祝福,求神替我这样工作,求神替我那样工作,远赶不上有一分钟知道神的路是这样走的。一切这样的祷告都没有用,更好是把这样的祷告停止,向神说,“神,我伏在你面前。”许多时候,我们求祝福的祷告都是拦阻。许多时候,我们羡慕祝福,还是看不见神的怜悯。我们要求祂的光照,要学习服在祂的手下,要顺服这个律。这个顺服就是祝福。
正文 第四篇、如何认识人
    认识人的紧要

    我们作工的人,有一件要紧的事,就是认识人。当一个人来到我们的面前,我们必须认识他属灵的情形,必须知道他本来是甚么种的人,现在他是到了甚么地步;必须知道他口里说了甚么话,心里实在是要说甚么话,他口里和他心里所不同的到底在那里,他在我们面前遮盖了甚么;也必须知道他的特点是甚么,他是不是一个刚硬的人,他是不是一个谦卑的人,他的谦卑是真的或者是假的。我们作工有没有功效,与我们能不能知道人的属灵情形有极大的关系。如果神的灵藉着我们的灵给我们看见,来到我们面前的人是甚么种的情形,我们就能对他说合式的话。

    我们在福音书里看见,每逢有人到主面前来,主都对他说合式的话。这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主并没有对撒玛利亚的那个妇人讲重生的道,主也没有对尼哥底母讲活水的道。重生的道是对尼哥底母讲的,活水的道是对撒玛利亚的妇人讲的,这是何等的合式。对于没有跟从祂的人,祂呼召他们来;对于要来跟从祂的人,祂要他们背十字架。对于自告奋勇而来的人就讲估计代价,对于迟慢的来跟从的人就讲要让死人埋葬死人。主的话对于每一个人都是合式的,因为主认识每一个人。人来到主面前,不管是来寻求,不管是来窥探,我们的主都认识他们,所以主对他们说的话都是有功效的,都是合式的。在应付人的事情上,主是远远的在我们前面,我们是远远的跟从祂。虽然是远远的跟从,但是我们还得跟从,方向还得一样。求神怜悯我们,使我们能学祂那样认识人。

    一个灵魂摆在一个不认识人的弟兄手里,这个弟兄根本不知道如何对付。他只是凭着主观来说话,他那一天有甚么感觉,就无论对谁都说那一个感觉,他有一个特别喜欢的题目,就无论对谁都说那个题目。这样的工作能有甚么功效呢?没有一个医师可以只用一个药方给所有的病人吃。可惜有些事奉神的人,只有一个药方。他不认识人的病,但又在那里治人的病。他不能分别人的难处在那里,不知道人复杂的情形,没有学会认识人属灵的情形,竟然在那里好像全套都豫备好,可以应付人似的。这实在是愚昧的事。我们不能盼望只用一种属灵的药方来医治一切属灵的病,这是不可能的事,完全不可能的事。

    我们不要以为感觉迟钝的人不能分辨人,思想敏锐的人就能分辨人。思想敏锐和感觉迟钝,在分辨人的事上同样的没有分。人不能用思想和感觉来分辨人。人的思想无论多敏锐,并不能把人深处的情形显出来,并不能摸着人深处的情形。

    作工的人遇见一个人的时候,第一件事,基本的事,就是先要找出他在神面前实在的需要是甚么。有的时候,连他回答的话都靠不住。他说头痛,真的头里有病么?也许头痛是一种症状,病却不在头部。他告诉你觉得很热,但不一定有热度。他对你说许许多多的话,你能找出来他所说的话不一定都靠得住。很少有一个病人真的知道他自己生甚么病。他不知道他生甚么病,要你诊断他生的是甚么病,要你定规他所需要的到底是甚么。你要他自己说出他的需要,他不一定说得对。必须懂得病理的人,学习过认识属灵难处的人,才能告诉他,他所需要的到底是甚么。

    你在那里说的时候,要真的知道才可以,不是勉强说他生甚么病。主观的人是要勉强人生他所想像的病。主观的人要硬说人生的是甚么病。人生病,人有难处,人不会说,你要会说,但你不能用你的主观勉强的说他生的是甚么病。

    我们能不能帮助弟兄姊妹,就看我们能不能摸出弟兄姊妹的难处,对症下药。如果我们的诊断准确,我们就有法子帮助他们。或者你找出来这一个难处不是你所能帮助的,事情也就清楚。你应当知道,有的人属灵的情形是你所能帮助的;你也应当知道,有的人是超过你的能力,不是你所能帮助的。你总不要冒昧到一个地步,以为所有的工作你全能作,以为所有的人你都能帮助。有的人你能帮助,你就把你所有的都摆进去帮助他。有的人你不能帮助,你就可以告诉主说,“这是超过我力量之外的,这个病我不能治,这个我没有学习,我不能应付这个难处,主阿!你施怜悯。”或者你看见肢体的功用,你觉得某件事是某弟兄能作的,某件事是某姊妹能作的,你就让他们去解决这些事。你知道你自己是有限的,你知道你自己只能到此为止。我们不能以为所有属灵的工作我们都会作,我们不能以为所有属灵的工作自己一个人能包办。我们要看见自己的限度,同时也看见别的肢体的供应,能去找别的弟兄说,“这是我力量之外的事,这是你的事。”在这里我们看见有同工的问题,有身体的问题,我们绝不能单独行动。

    每一个作主的工的人,要事奉主的人,总得在主面前学习认识人。不认识人属灵的情形,就没有法子作工。何等可惜,许多人的灵性,经过那些没有学习的弟兄的手就糟了。他们没有法子给人帮助,他们只能给人主观的意见,而不能满足客观的需要。这是最大的难处。人不能因着我们这样想就生这个病。人属灵的情形是怎样就是怎样。我们的责任是要把人的属灵的情形找出来。所以,我们自己如果没有弄得好,我们就没有法子来帮助其他神的儿女。

    认识人的工具

    一个医生看病的时候,他有很多的医疗器械来帮他的忙。但是,我们没有医疗器械,我们没有体温表,我们没有爱克司光,我们没有任何物质的东西来测量人属灵的情形。那么,我们用甚么东西来断定一个弟兄有病或者没有病呢?用甚么东西来断定他的病是甚么病呢?神的工作就在这里,神是要把我们这个人变作测量的标准。神要作工在我们身上,作到一个地步,我们能测量出人有没有病,测量出人生的是甚么病。主就是要这样用我们。这个工作,比医生的工作难得多。因此,我们要深深的觉得,我们的责任是何等重大。

    假定说,世界上从来没有发明过体温表,那么,医生的手必须一摸就知道人有热度没有热度,医生的手就是体温表。这样,他的手必须非常敏锐;不只敏锐,还应当非常准确。在属灵的工作上就是这一种情形。我们就是某种的体温表,我们就是某种的医疗器械。因此,我们就需要严格的训练,需要经过严格的对付。因为在我们身上所容留的,将来在别人身上也必定容留;在我们身上所没有学习的功课,我们就不能帮助别人学习。先决的问题,在乎我们自己在神面前有没有学习。我们所学习的越完全、越彻底,我们在神工作里的用处就越大。我们所学习的越少,换句话说,我们所付上的代价越少,我们所保全的自己越多,我们拯救自己的骄傲,拯救自己的狭窄,拯救自己的意见,拯救自己的喜乐,这样,我们就是一个没有多大用处的人。这些东西我们都拯救了,都没有从我们身上失去,这些东西在别人身上,我们也就没有法子去对付。骄傲的人不能对付骄傲的人,狭窄的人不能对付狭窄的人,虚假的人不能对付虚假的人,放松的人不能对付放松的人。自己是那一种的人,不定罪那一种的病,他就没有法子找出别人是甚么种的人,有甚么种的病。一个医生可能会医别人,不会医自己,但在属灵的事上却不能这样。作工的人,自己就是病人,必须自己的病得着了医治,才能医治别人。自己所没有看见的,就不能带领别人看见;自己所没有经过的,就不能带领别人经过;自己所没有学习的,就不能带领别人学习。

    我们必须在神面前看见,我就是神所豫备来认识人的器械,所以,我这个人必须可靠,我的感觉必须可靠,我的诊断必须可靠。为要我的感觉可靠,我就祷告说,“主阿!求你不放松我。”为要我的感觉可靠,我就让神在我身上作我从来没有梦想到的工作,并且让神作到一个地步,使我成为神所能用的人。如果有一支体温表,度数的高低不彀准,医生就不肯用它。体温表应该准确,体温表应该可靠。我们摸人属灵的难处,比摸人身体的疾病更严重,不知道要严重到多少倍。可是,我们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情感,有自己的意见,有自己的办法,一会儿会作这个,一会儿会作那个,我们是不可靠,不能用的人。我们必须经过神的对付,才能有用。

    我们有没有感觉到我们责任的重大?神的灵不肯直接作工在人身上,祂无论如何要经过人来作。一个人有甚么种的需要,虽然一方面有圣灵的管治在那里替他安排,而另一方面,神作工是藉着话语,是藉着话语的执事。如果没有话语执事的供应,就不能解决弟兄姊妹属灵的难处。这个责任落在我们身上,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我这个人可用不可用,要影响教会能不能得着供应。

    比方说:有某种病,热度一定要高到某一个度数,假定是华氏一百零三度,你不能用手摸一摸说,这大概是一百零三度。必须准确又准确的是一百零三度了,你才能断定是某种病。神用我们来诊断人生了甚么病,就是用我们这个人。如果我们的感觉是错的,我们的思想是错的,我们的意见是错的,我们灵里的认识是错的,我们在神面前的学习是不彀的,而我们竟然去替人诊病,那未免太冒险了。如果我们在神面前作一个准确的人,作一个可靠的人,作一个神所能信任的人,神的灵就可以从我们出去。

    属灵工作的起点,就是在乎我们在神面前经过校对又校对。一支体温表,必须依照一定的标准来制造,经过仔细的检查,是合乎规格的,在使用的时候,才能准确、可靠。我们就像那个表,如果不准确,就要把许多问题都弄错了。我们要准确,就要受过极精密的对付。我们是医生,我们也就是医生所用的器械,所以,我们必须好好的学习。

    认识人的路-病人方面

    我们怎样才能认识一个病人的情形?这个问题要从两方面来看:一方面从病人身上来看,一方面从我们身上来看。

    从病人方面来看,我们怎样才能看出他的病来呢?你要知道一个人的病在那里,你只要看他突出的部分是在那里。突出的部分是最显露的,不管你如何隐藏都藏不住。一个骄傲的人,所显出来的就是骄傲。即使他在那里谦卑,连他的谦卑都是骄傲,没有法子假冒。一个忧愁的人,连他的笑都是忧愁的。甚么种的人必定露出甚么种的情形来,甚么种的人必定给你甚么种的印象,这是一定的。

    圣经里面多次说到人属灵的情形:人有暴躁的灵,人有刚愎的灵,人有忧伤的灵等等。事实上,我们能用各种各样的字眼来讲论一个人属灵的情形,我们能说一个人有轻浮的灵,一个人有沉闷的灵等等。这些灵的情形是从那里来的?比如说,灵的刚硬,这个刚硬是从那里来的?灵的骄傲,这个骄傲是从那里来的?灵的狂放,这个狂放是从那里来的?正常的灵本来是没有色彩的,灵自己除了彰显出神的灵之外,本来是没有色彩的。但是为甚么又说刚硬的灵、骄傲的灵、狂妄的灵、不赦免的灵、忌恨的灵等等呢?这是因为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没有分开,外面的人的情形就变作里面的人的情形。你看见一个灵是刚硬的,这是因为里面的灵穿上外面的人的刚硬。一个骄傲的灵,就是外面的人的骄傲穿在里面的人身上。一个忌恨的灵,就是外面的人的忌恨盖在里面的人身上。这就是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没有分开。灵本来是没有色彩的,是外面的人的色彩变作灵的色彩。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灵就是以外面的人作它的色彩。

    灵是出乎神的,本来是没有色彩的,是我们自己外面的人错了,所以灵也受影响。灵会骄傲,灵会刚硬,都是因为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外面的人的情形搀杂在灵上,所以一个人的灵出来的时候,外面的人的情形就套在灵上面,和灵一同出来。骄傲的人就把骄傲套在灵上,和灵一同出来;刚硬的人就把刚硬套在灵上,和灵一同出来;嫉妒的人就把嫉妒套在灵上,和灵一同出来。因此,在经历里,我们看见有骄傲的灵,有刚硬的灵,有嫉妒的灵等等。这些实在不是灵自己的色彩,乃是外面的人的色彩。所以,要叫一个人的灵干净,不必去对付灵,只要去对付外面的人。难处不在灵上,难处是在外面的人上。一个人的灵带着甚么色彩而出来,我们就知道这个人在甚么事上没有被破碎。你摸着一个人的灵是甚么种的灵,就是说这一个人的外面的人是甚么种的情形,也就是说他在这件事上没有被破碎。他将这些东西给了他自己的灵,戴在他自己的灵上,挂在他自己的灵上,他的灵就不得自由,他的灵就披上了他外面的人的这些情形。

    如果我们会摸人的灵,我们就知道这个弟兄的需要是在那里,因为认识人的秘诀就是摸人的灵。我们总得摸着那个人灵里的东西。不是他的灵本身有甚么东西,乃是他的灵带上了那个东西。知道他灵的情形,就知道他外面的人的情形。我们要着重的说,认识人的基本原则,就是这一个。人的灵的情形,就是人外面的人的情形。灵是甚么样子,外面的人就也是甚么样子。灵的色彩,就是外面的人的色彩。一个弟兄在那一点上是突出的,在那一点上特别强,好像有一个东西碰到你面前来,你一摸就摸到那个东西,你一碰就碰到那个东西,你就知道那个东西就是他没有被破碎的外面的人。你只要摸他的灵,你就能知道他的情形怎样,你就能知道他所显露出来的是甚么东西,或者他所想要遮盖的是甚么东西。我们要认识人,就是根据他的灵来认识他。

    认识人的路-我们方面

    在我们方面怎样来认识人的灵的情形?这一点,是我们所要特别注意的。圣灵在我们身上的管治,都是神给我们学的功课。圣灵管治我们一次,我们就破碎一次;圣灵管治我们一点,我们就破碎一点;我们在那一件事上受圣灵的管治,我们也就在那一件事上被破碎。并不是一次的管治或一次的破碎就彀了。在我们身上有许多问题,要经过许多次的管治,许多次的破碎,才能叫我们达到可用的地步。我们能用灵去摸弟兄,这并不是说,我们能用灵去摸所有的弟兄,也不是说,我们能用灵去摸一个弟兄一切的属灵情形。这乃是说,我们自己在某件事上受了圣灵的管治,在某件事上被主破碎了,我们也就是在那一件事上能摸着弟兄。我们自己在某件事上没有被主破碎,我们自己的灵没有感觉,我们自己的灵不能用,在那件事上,我们就不能供应弟兄姊妹的需要。换句话说,我们所受圣灵的管治有多少,我们的灵的感觉就也有多少;我们自己所受的破碎有多少,我们的灵的出去就也有多少;我们在那一件事上受了破碎,我们的灵在那一件事上就也能出去。这是一个属灵的事实,是无法勉强的,你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因此,我们要接受圣灵的管治,要接受圣灵的破碎。只有历练多的人,他的事奉才能多;只有破碎多的人,他的感觉才能多;只有损失多的人,他才有多的可以给人。我们如果想要在某一件事上拯救自己,我们就在那一件事上没有属灵的用处。我们在那一件事上保留自己,原谅自己,我们就在那一件事上没有属灵的感觉,也没有属灵的供应。这是基本的原则。

    只有学过的人,才是能事奉的人。一个人可以把十年的功课在一年之中来学,也可以把一年的功课摊在二十年、三十年之中来学。人如果耽搁自己的学习,就是耽搁了自己的事奉。神若在我们心里给我们一个意念要事奉,我们就要把道路认准了,事奉神的路乃是被破碎的路,乃是受圣灵管治的路。没有受圣灵管治的人,没有被破碎的人,就不可能有事奉。受圣灵的管治有多少,被破碎有多少,他的事奉就也有多少。这是没法勉强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在这里,人的情感没有用,聪明也没有用。神在你身上作了多少,就是多少。越受对付的人,就越能认识人;越经过圣灵管治的人,就越能用自己的灵来摸着别人。

    有一件事使我们非常痛苦,就是有许多弟兄姊妹在属灵的事上不会分辨,有许多出乎主的,他们不觉得,有许多出乎天然的,他们也不觉得,一个人用他的脑力在那里作工,他们也不觉得,一个人用他的情感在那里作工,他们也不觉得。所以不会分辨,就是因为自己所学的太少。神的灵是神一次给了我们,但我们的灵的学习是一生一世的。我们多学一次,就多看见一次。主在甚么事情上严严的对付过我们,以后这件事情在别的弟兄身上只要一发苗,我们就立刻知道,不必多出来,只要发一点苗就知道。主在我们身上作了多少工作,我们也就知道多少。属灵的感觉,是一个一个得着的,是一次一次得着的。经过多少次对付的人,他最多只有多少次的感觉。比方说,有的人在他的头脑里能定骄傲为罪,这个道理他也能讲,但是在他的灵里并不觉得骄傲不对。别人骄傲出来的时候,他灵里不厌烦,他里面好像充满了同情。直到有一天,神的灵在他身上作工,给他看见甚么是骄傲,他受了神的对付,骄傲在他身上被烧掉了。结果,他口里所讲的定骄傲为罪的道,也许仍像从前一样,但是有一个基本的分别,就是每逢有一个骄傲的灵从一位弟兄身上出来,他就觉得不对;他不只觉得不对,他也厌烦。他从神那里所学习的,所看见的,能叫他里面有感觉,叫他里面厌烦。厌烦这两个字,用来表明那种感觉,是最恰当的。从那时起,他就能服事那个弟兄,因为他认识那个病。那个病他也生过,他先得了医治;虽然他不敢说完全得了医治,但最少他能说得了一点医治。这是属灵知识的来源。

    神赐圣灵给我们是一次的,我们得着属灵的感觉是多次的。有多少次的学习,就有多少样的感觉。少了一次学习,就少了一样感觉。所以,拯救自己、保全自己有甚么用!凡拯救了自己生命的人,就要失丧生命。我们在那一件事上保守自己少受痛苦,我们就在那一件事上失去主所要我们得着的。所以,要求主在我们身上不停止祂自己的手。盼望祂在我们身上作工,盼望祂一次过一次的作。最可惜的是,主在我们身上作了一次没有结果,作了两次仍没有结果,一次过一次,我们不知道主的手在那里作甚么,我们没有注意主所作的,我们甚至是在那里抵挡。人所以没有属灵的窍,不会有属灵的分辨,就是因为缺少属灵的学习。所以,我们盼望在神面前能知道,我们所受的对付越多,我们所认识的人也就越多,我们所认识的事也就越多,我们所供应人的也就越多。我们要扩充事奉的范围,就要扩充我们受对付的范围。我们如果要事奉的范围扩充,而受对付的范围不扩充,这是不可能的。

    实行的方法

    我们受了这些对付之后,有了这些基本的学习之后,我们的灵就能出来,我们的灵就能去摸别的弟兄,我们的灵就能认识别人的情形。现在我们要学习在实行上怎样认识人。

    我们要摸人的灵,总得听他开口说话。我们也承认,有的人不必等人开口,就能摸着人的灵。但达到这样地步的人非常少。普通的时候,总是要等人开口。神的话是说,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一个人不管他用意如何,手腕如何,总是他口里所说的是他心里所充满的。口里说的时候,自然而然灵就出来。他如果是狂傲的,狂傲的灵就出来;他如果是虚假的,虚假的灵就出来;他如果是忌恨的,忌恨的灵就出来。你听他的说话,你就能摸着他的灵。一个人在那里说话的时候,你不要光注意他说了些甚么话,你更要注意他的灵是甚么种的情形。我们不是凭着人的话来认识人,乃是凭着人的灵来认识人。

    有一次主耶稣往耶路撒冷去的时候,两个门徒看见撒玛利亚人不接待祂,就对主说,“主阿,你要我们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像以利亚所作的么?”他们这样一说,他们的灵就出来了。主说,“你们的灵如何,你们并不知道。”(“心”照原文可译作“灵。”-路九54~55。)主在这里给我们看见,听人的话,要知道人的灵。话一出来,灵就出来。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他心里面是甚么情形,他话里面一定说出来。

    还有一点,你听人说话的时候,不要去注意那件事,而要注意人的灵。比方:今天有两个弟兄出事情,甲说乙不对,乙说甲不对。这件事放到我们面前来,我们要怎样对付?当事情发生时,只有他们两个在场,我们没有法子知道。但是,两个人一开口,有一件事情是我们能知道的,就是他们两个人的灵如何。在基督徒中间,不只是事情错了就是错,乃是灵错了就是错。一个弟兄一开口,我们能说事情如何我们不知道,但是灵错了我们知道。你说是他骂你,但是你的灵不对。所有的问题都在乎灵。灵错的人,不只这一件事情错,连他的人也错了。在神面前的是非是凭着灵来定规的,不是单凭着事情来定规的。所以听人话的时候要摸着人的灵。在教会里面,许多事情常是灵错,不只是事情错。如果甚么都是光凭着事情来断定,就要把教会带到另外一个范围里面去。我们是在灵的范围里,不是在事情的范围里,我们不能被拖到事情里面去。

    如果我们的灵能出去,我们就能摸着各种各样的灵的情形。有的时候我们也会摸着一种情形,就是对方的灵是关闭的,不出来,那时,我们就要会用我们的灵来断定事情,来认识人。但愿我们能和保罗一样的说,“我们从今以后,不凭着肉体认人了。”(林后五16。)我们不是凭着肉体来认识人,我们是凭着灵来认识人。我们学会这个基本的功课,在神的工作上就有路走。
正文 第五篇、教会与神的工作
    如果我们真的认识神的工作,我们就不能不承认这外面的人的确是非常大的拦阻。我们能说,神今天是受人的限制。神的儿女必须明白教会的用处到底是甚么,也必须明白教会与神的能力和神的工作的关系。

    神的彰显与神的被限制

    曾有一次神将祂自己摆在一个人的身体里面,这个人就是拿撒勒人耶稣。这个肉身可能成为神的限制,也可能就是神的丰富。当道成肉身之前,神的丰富是没有边际的。当道成肉身之后,神的工作就在这肉身之内,神的能力也就在这肉身之内,神不在这个肉身之外作甚么,也就是说,神要受这个肉身的限制。但我们在圣经里所看见的,这一个肉身并没有限制神。这肉身可能限制神,但事实上没有限制神。这一个肉身充充满满的彰显了神的丰富。神的丰富就是这一个肉身的丰富。

    那时神将祂自己摆在这一个肉身之内,今天神将祂自己摆在教会里面。今天神的能力在教会里面,今天神的工作也在教会里面。在福音书里的时候,神不在那一个肉身之外有祂的工作,所有的工作都赐给子;今天也照样,神将所有的工作都交给教会,在教会之外神不作工。神不单独作工,神也没有藉着别的来作工,神乃是藉着教会来作工。从五旬节一直到今天,神的工作是藉着教会作出来的。当初,神如何将祂自己完全的、无限的、没有保留的摆在一个人里面,摆在基督里面,今天神也是完全的、无限的、没有保留的将祂自己摆在教会里面。所以,教会在神面前的责任是何等重,教会可能限制了神的工作,教会可能限制了神的出来。

    拿撒勒人耶稣,祂就是神。神在祂里面彰显,祂并没有使神受限制,因为祂从里面到外面完全是为着神的。祂的情感是神的情感,祂的思想是神的思想,祂生活在地上的时候,祂自己能说,我不是要按自己的意思行,乃是要按那差我来者的意思行。(约六38。)子凭着自己不能作甚么,子所作的乃是从父那里所看见的;(五30;)子凭着自己不能说甚么,子所说的乃是从父那里所听见的。(八26。)在这里,我们看见有一个人,神将祂自己摆在祂里面,能彀说,祂是道成肉身,是神成为人,是完全的。到有一天,神将祂里面的生命分给人的时候,祂能说,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十二24。)祂将生命释放出来,祂没有拦阻,祂没有限制。今天神也挑选教会作祂的器皿,神也将祂自己摆在教会里面,神也把祂的能力和工作摆在教会里面。神要藉着教会有一条路走出去。教会是神说话的器皿,教会是神彰显能力的器皿,教会是神作工的器皿。今天教会若能让神有一条路出来,神就能彰显祂的能力和工作。今天教会如果不行,也就限制了神。

    福音书基本的教训,就是神在一个人里面;书信基本的教训,就是神在教会里面。福音书告诉我们,神只在一个人里面,没有在第二个人里面,没有在任何其他的人里面,神只在耶稣基督一个人里面。书信也是给我们看见,神只在教会里面,神不在任何的团体里面,神不在任何的集会里面,神只在祂的教会里面。愿我们的眼睛能被开启,看见这个荣耀的事实。

    当我们看见这个荣耀的事实,我们就自然而然仰起头来远远的望着天说,“神阿!我们所给你的拦阻是何等大!”当全能的神住在基督里面的时候,全能的神仍然是全能的,没有一点限制,没有一点减少;今天神的盼望,神的目的,乃是当祂自己住在教会里面的时候,全能的神仍然是全能的,是没有限量的。神要在教会里也像祂在基督里一样没有拦阻的彰显出祂自己来。所以教会如果有限制,那也就是神受了限制。教会的无能,就变作神的无能。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这些话,我们只能恭恭敬敬的来说它。简单说来,我们每一个人身上的拦阻,就变作神的拦阻;我们每一个人身上的限制,就变作神的限制。神如果不能从教会身上出来,神就没有出路。今天神的路是在教会里。

    为甚么圣灵的管治这么紧要,灵和魂的分开这么紧要?为甚么外面的人必须破碎,必须藉着圣灵的管治来破碎?这没有别的缘故,就是要让神能从我们身上有路出去。千万不要误会我们所讲的只是个人属灵经历的问题。我们所讲的不只是个人属灵经历的问题,乃是和神的路发生关系,和神的工作发生关系。这是一个大的问题:我们人该不该限制神?神在我们身上自由不自由?只有我们在神面前受了对付,受了破碎,神在我们身上才能不受限制。

    教会如果要给神一条路,我们这些人就必须受神的对付,让神来拆毁我们外面的人。这个外面的人,就是我们最大的拦阻。外面的人的问题不解决,教会作神的路的问题就不能解决。如果神施恩,叫我们外面的人能被拆毁,祂在祂的工作上就要怎样的用我们作祂的路!

    拆毁与神工作的路

    现在我们要来看,外面的人被拆毁以后,我们如何能读神的话,如何能作话语的执事,如何能传福音。

    读圣经

    关于读圣经,有一个事实,就是甚么种的人就读出甚么种的圣经来。许多时候,人是用他那个不顺服的思想,纷乱的思想,自作聪明的思想在那里读圣经。这样,他所读出来的圣经,都是他的思想,而摸不着圣经的灵。我们如果盼望能从圣经里遇见主的自己,我们那个不顺服的思想,不和谐的思想,就必须被神打破。如果我们的思想仍然是那样的不顺服、不和谐,那么,不管我们是多聪明,这个聪明一点用处都没有。我们可以把自己的聪明看为了不得,但是从神看来却是一个大拦阻。不管我们多聪明,我们总没有法子凭着自己的聪明进入神的思想。

    读圣经最少有两个需要:第一需要我们的思想进入圣经的思想,第二需要我们的灵进入圣经的灵。写圣经的人,或者是保罗,或者是约翰,他在写那一段话的时候是怎样想的,你也怎样想,你的思想要进入他的思想。他的思想怎样开始,你的思想也怎样开始;他的思想怎样发展,你的思想也怎样发展;他想到甚么理由,你也能想到甚么理由,他想到那里有个甚么教训,你也能想到那里有个甚么教训。换句话说,你的思想像一个齿轮一样,他的思想也像一个齿轮一样,他的齿轮和你的齿轮是合得起来的。你的思想进入了保罗的思想,你的思想进入了约翰的思想,你的思想进入了圣经的思想,你的思想进入了被神默示的思想,这样,你才能明白圣经的话到底是甚么。

    有的人读圣经,是以他自己的思想为主体,不过想采纳一点圣经里的思想,作他的材料。在他的头脑里,有他自己的道理在那里转动,他不过盼望从圣经里面得着一点材料来装在他的道理里面而已。我们站起来讲道,一个有经历的人,只要听我们讲五分钟、十分钟,就能知道我们是用自己的思想在那里引圣经呢,或者是我们的思想进入了圣经的思想。这两个完全不一样,是在两个世界里讲道。有的人站起来讲道,他也许是照着圣经在那里讲,讲得很好听;但是,他的思想是和圣经的思想相左的,是和圣经的思想合不起来的。另一种相反的情形,就是当他在讲圣经的时候,他的思想进入了圣经的思想里面,他的思想是和圣经的思想一致的,是和圣经的思想合得起来的。这一种情形是正常的,但不是每一个人所能达到的。要使自己的思想能进入圣经的思想,就需要破碎外面的人。外面的人不破碎,连读圣经都不行。不要以为因为没有人教我们,所以我们读圣经读不好,要知道是因为我们这个人不行,我们的思想没有被神制伏,所以我们读圣经读不好。你一被神打碎,你就没有你自己的活动,你就没有你主观的想法,你就慢慢的,好像很软弱的,零零碎碎的,起首摸着主在想甚么,你就能摸着写圣经者的思想,跟着他去想。必须在外面的人被打破之后,才能进入神话语的思想,外面的人就不再是你的拦阻。

    读圣经,要你的思想能进入写圣经者的思想,要你的思想能进入圣灵的思想,这是要紧的,但还不过是初步。没有这个,不能读圣经,有了这个,也不一定就能读圣经,因为圣经不光是思想。圣经有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在这本书里面,神的灵出来了。不管是彼得,是约翰,是马太,是马可,每一个写圣经的人,当圣灵默示他们写圣经的时候,一面他们是顺着思想写,另一面他们的灵是顺着圣灵出来了。有一件事是世界上的人所没有法子明白的,就是在圣经的话语里有灵,灵被释放出来,就像先知的讲道一样。你今天如果听见一篇先知的讲道,你要看见不只有话,不只有思想,还有一个东西,是莫名其妙的东西;但在你里面是清楚的,那个我们称它作灵。在圣经里不只有思想,并且是灵出来了。所以读圣经还有一个基本的条件,也是最要紧的条件,就是你的灵能出来,能摸着圣经的灵。你的灵要摸着圣经的灵,你才能领会圣经说的是甚么。

    比方说,一个顽皮的孩子故意把人家的玻璃窗打破了,那个人家的主人就出来,很重的责备这个孩子。孩子的母亲知道了这件事,也把她的孩子责备一顿。在这里我们觉得,那个房主人责备孩子,和那个母亲责备孩子不一样。外面同样是责备,但是里面责备的“灵”却不一样。那个房主人的责备是生气,他的灵是怒气的灵;那个母亲那样责备她的孩子,她在那里有爱,有教育,也有盼望。她那个责备是有盼望的责备,是有教育的责备,是充满了爱的责备。那个灵完全不一样。

    这不过是一个很浅的比喻。写圣经的灵,比这个强多了。写圣经的灵乃是永远的灵,写圣经的灵今天还在这里,一直充满在圣经里。如果我们外面的人被打破了,我们的灵能出去,就当我们读圣经的时候,不只思想能进入圣经的思想,并且还能摸着那个灵,摸着当初写圣经时候的灵。如果你的灵不能出去,不能摸着写圣经者的灵,你就无论如何不能明白神的话,圣经在你手里就是一本死的书。所以,话又得说回头,基本的问题是外面的人有没有被破碎。只有当我们外面的人被破碎,我们的思想才能变作可用,我们的灵也才能出来,神在这件事上才不会受我们的限制。所有的难处,就是我们一直拦阻神,连在读圣经的事上我们都拦阻神,都不能给神自由的路。

    话语的执事

    神在祂的工作里,一面要我们明白祂的话,这是祂工作的起点;另一面祂愿意将祂的话一句或者几句摆在我们的灵里,像一个负担一样,要我们将这一句或者几句的话拿来服事教会。行传六章四节说,“我们要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在希腊文里面,“道”是一个名词,“传”也是一个名词。“传道”这个辞译得更准一点,就是道的执事,话语的执事。“执事”的意思就是服事。话语的执事,就是用神的话来服事人。

    我们的难处是甚么?就是里面有话,却不能释放出去。有的人灵里的确有话,里面有相当重的负担,觉得要把这个话传出去给弟兄姊妹知道,但是他站在讲台上讲了一句,里面还是那么重,讲了两句,里面还是那么重;讲了一分钟,里面还是那么重,讲了一点钟,里面还是那么重。话语不出去,外面的人不能替他传达里面的负担。他要把里面的负担传出去,他要把里面的道讲出去,可是他外面的人没有给他一句相当的话,怎么说还是那么重。他来的时候担子是多么重,他去的时候担子还是多么重。这只有一个缘故,就是他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外面的人不能帮助里面的人,反而成了里面的人的拦阻。

    如果他外面的人被破碎过,他就自然能说得出来;他里面有负担、有话,他外面的人的思想会有一句合式的话,刚刚好来表明他里面的意思。他里面的话一说出去,他里面的负担就轻了。他觉得越说越轻松,他觉得这是他的工作,这是用神的话来服事了教会。所以,里面的负担需要外面的思想给它恰当的话。如果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外面的人不顺服里面的意思,外面的人不顺服里面的感觉,外面的人不顺服里面的灵,那么,外面的人要去摸里面的感觉却摸不着,要说一句恰当的话却说不出,结果,神就没有法子从他里面出来,神受了拦阻,神得不着路,教会也得不着帮助。

    我们要记得,外面的人在话语的执事里是一个最大的拦阻。许多人以为聪明的人有用。这是错误的思想。不管你多聪明,外面的人绝不能代替里面的人。只有外面的人被拆毁,被打碎了,就自然而然里面的人能生出思想来,生出话语来,从外面的人冲出去。就是这个外面的人的壳子必须被神打破。这个壳子越被打破,灵里的生命就越能出来。壳子如果留着,灵里的负担就不能出来,神的生命,神的能力,就没有法子从你身上流到教会去,你就不能作话语的执事。神的生命和能力,最多的时候是藉着话语供应出去的。你外面的人没有被击打,没有伤口,你里面的人就没有法子出去。来听你讲道的人,听见了你的声音,但是摸不着生命。你要给人,但人还是不能得着。你里面有话,但你外面说不出,外面的人在那里拦阻你。

    主耶稣的事是非常宝贵的,有人摸着祂衣裳的繸子,就得着祂的能力。主耶稣的衣裳繸子是在祂人的最外面的地方;在祂人的最外面的地方,也能摸着祂的能力。我们的难处就是里面有生命,外面流不出生命;里面有话,外面说不出来;里面有神的工作,外面有了拦阻,没有法子出去。这就是神在我们身上没有自由的路,神不能从我们身上自由的出去。

    传福音

    人常有一个错误的领会,以为人听福音乃是听见道理对了才相信,或者以为人的情感被激动了所以才相信。但事实并不是如此;凡只被情感激动而表示信主的人,不会长久;凡是思想被说服的人,也不会长久。思想可以用,情感也可以用;但光是思想,光是情感,就不彀,因为人得救不是从情感、从思想来的。一个罪人能俯伏在神面前,就是因为你那个灵能发出光来,你那个灵能这么一下冲出去,人就倒下去。所以我们需要一个能出去的灵,才能有福音传出去。

    有一位作矿工的弟兄,他是被神重用的。他写了一本书,叫作“见与闻,”说到他传福音的经历。我们读这本书的时候很受感动。他不是一个特别有学问的人,也不是一个特别有恩赐的人,他是一个很平常的弟兄,但是因为他把自己完全交给主,主就重用他到这个地步。他的特点在那里呢?他的特点就是他的人是被破碎的,他有一个出来的灵。他第一次讲道,是在二十三岁,也就是他初得救的时候。他在一个聚会里面听一位传道人讲道,他心里迫切的要救人,他就请求传道人让他上去讲。可是他一上去,一句话也讲不出。他心里充满了救人灵魂的热火,眼泪像潮水那样涌出来,最后,他喊着讲了两三句话。那时,神的灵充满了聚会的地方,人都感觉到自己的罪和失丧的情形。在这里有一个人,他虽然年纪轻,但他外面的人是被破碎的,他没有多少话,但他的灵出来了,人也就得救了。他一生救了很多人。我们读他的历史,就知道这个人是有灵出来的人。

    这就是传福音的路。传福音的路就是灵的出来。外面的人的刚硬没有了,外面的人是破碎的,所以灵能出来。你每一次看见人还没有得救,你就觉得非救他不可,你的灵就能出去。这是基本的问题。传福音纯粹是在乎外面的人被破碎,里面的灵能彀出来摸着人。是你的灵出去把人的灵碰一下,是神的灵出去把人黑暗的灵点一下,人就莫名其妙的得救了。如果你那个外面的人捆住灵,神在你身上就没有路,福音在你身上就没有路。我们一直注意对付外面的人,就是因为所有的难处都在我们这个人身上。我们这个人没有受对付,道理再背得多一点也没有用。能救人的,是我们的灵摸着人的灵。我们的灵如果摸着人的灵,这个人非仆倒在神面前不可。我们的灵如果能大大的释放出去,人就没有法子不俯伏在神面前。

    神在这些年间是走恢复的路。神不愿意人相信得救了,过多少年才对付罪,过多少年才奉献,过多少年才听见呼召跟从主。主正在走恢复的路,福音也得恢复,福音的果子也得恢复。应该是人一相信就从罪恶里出来,人一相信就完全奉献给主,人一相信就打破玛门的力量,就像在福音书里,在使徒行传里,主当初所拯救的人一样。如果福音是走恢复的路,那么传福音的人必须让主在他身上有通达的路。

    我们相信,在主走恢复的路的时候,恩典的福音要和天国的福音合为一个。在福音书里,天国的福音和恩典的福音没有分别,到了后来,好像听见恩典福音的人没有听过天国的福音,好像恩典的福音和天国的福音是两个。但是到了一个时候,恩典的福音仍旧要和天国的福音合一,接受主的人也就是撇下一切的人,接受主的人也就是完全奉献给主的人。人的得救,不是贫穷的得救,而是厉害的得救,彻底的得救。

    这样,我们就得在主面前低下头来说,福音要恢复,传福音的人也要恢复。要福音能进到人中间去,就要让神从我们身上出去。传福音需要更大的能力,也就需要付上更大的代价。如果我们盼望福音能被恢复,如果我们盼望传福音的人能被恢复,我们就必须把一切都摆上,对主说,“主!我把我自己一切都摆上,我盼望你在我身上有路,我盼望教会在我身上也有路;我盼望我不作拦阻你的人,我盼望我不作拦阻教会的人。”

    主耶稣从来不是神的限制,祂从来没有限制过神。将近二千年来,神在教会里一直作工,要作到一个地步,教会也不是神的限制。基督如何完全彰显神,而不是神的拦阻,教会也要如何完全彰显神,而不是神的拦阻。神一步一步的教训,神一步一步的对付,神一次又一次在祂儿女身上剥夺,神一次又一次在祂儿女身上击打,神就是这样对付教会,神一直这样作,要作到有一天,使教会不是神的拦阻,而是神的彰显。我们今天只得低下头来说,“主阿!我们惭愧;主阿,我们耽误了你的工作,我们拦阻了你的生命,我们拦阻了你的福音,我们拦阻了你的能力。”我们每一个都要对神说,“神阿!我把我所有的都摆上,我盼望你在我身上有路。”如果我们盼望福音有彻底的恢复,我们自己就得有彻底的奉献。愚昧的就是我们只觉得我们传福音的能力赶不上当初教会的能力,而忘记了当初的奉献和我们的奉献不一样。福音要被恢复,奉献就得恢复,两方面要一样的彻底。盼望神在我们身上有路可以出去。
正文 第六篇、破碎与管治
    奉献与管治

    我们要外面的人被破碎,就需要在主面前有奉献;但是,我们的奉献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奉献只是表示我们这一边的意思,表示我们愿意无条件、无保留、无限制的奉献给神。我们可以在五分钟、一分钟之内将自己交在神手里,但这并不是说,神在五分钟、一分钟之内就把我们这个人对付好了。我们愿意完全的奉献,不过是说我们在属灵的路上刚刚起头走,并不是说神已经作好了祂的工作。所以一个人能不能被神用,奉献还不是一切的条件。有了奉献,还要有圣灵的管治。圣灵的管治是非常要紧的事。这和我们能不能被神用发生极大的关系。需要我们的奉献加上圣灵的管治,然后才有可用的器皿。没有奉献,圣灵的管治在许多时候就有困难;但奉献也不能代替圣灵的管治。所以我们要注意圣灵的管治。

    奉献乃是我们在我们所得着的光里来把我们自己奉献给神,管治乃是圣灵在祂的光里来对付我们。奉献只能照着我们所领会到的来奉献,只能照着我们属灵的眼睛所能看见的来奉献。到底我们的奉献包括有多大,老实说,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我们不是充满了无限亮光的人,我们的光非常有限。我们认为得着最大的光的时候,从神看过来可能还是黑暗。我们凭着自己的光所奉献给神的,永远不能满足神的要求。换句话说,神的要求超越过我们所能奉献的。我们的奉献不能满足神的心,因为我们知道的有限,我们的光有限。但是,圣灵的管治就完全不一样。圣灵的管治是神在祂自己的光中看我们有甚么需要。不是我们看,是神看。神知道我们有某种的需要,神就藉着祂的灵在环境里替我们安排某种的遭遇,来把我们外面的人拆毁。所以,圣灵的管治远超过我们的奉献,并且是超越过不知道多少倍,这里面有极大的差别。

    圣灵的工作乃是根据于神的光,圣灵的工作是照着神所看见的来作。所以只有圣灵的管治才是彻底的、完全的。我们自己是莫名其妙,到底我们该遭遇甚么,我们不知道。就是我们拣选最好的时候,还是充满了错误。我们自己以为这是我们所需要的,常常不是神所认为我们需要的。我们这一边所看见的,也许不过是千万分之一,但是圣灵在那一边替我们安排的时候,祂是按着神的光来安排的。圣灵所安排的管治,是远超过我们的思想的。许多时候,我们没有豫备得着这个管治,我们也以为根本没有这个需要,所以当圣灵的管治临到我们身上,就叫我们惊奇骇异。圣灵在环境里所安排给我们的,不是我们所料想得到的。有许多圣灵的管治都是突然而来的,好像神没有豫先通知我们,就给我们一个相当大的击打。我们自以为活在光中,但神看这是非常微细的光,甚至神不以为是光,而圣灵是以神的光来对付我们。我们想我们认识自己的情形,但事实上我们不认识,只有神认识。从我们接受祂起,祂就替我们安排我们的遭遇。祂所安排的都是与我们有最大的益处,因为祂认识我们,祂知道我们的需要。

    圣灵在我们身上的工作,有积极的部分,也有消极的部分;有建立的部分,也有拆毁的部分。我们重生以后,圣灵住在我们里面了,但是我们外面的人叫祂不得自由,好像人穿了一双又硬又窄的新鞋,反而不能走路。外面的人给里面的人难为,里面的人不能支配外面的人。因此从我们得救的时候起,神就要对付我们外面的人,破碎我们外面的人。神对付我们这个外面的人,不是用我们所认为需要的方法,乃是祂看我们需要甚么,祂看我们这个人在甚么地方过分的强,在甚么地方是我们里面的人所不能支配的,祂就按着祂所知道的来对付我们。

    圣灵破碎我们外面的人的方法,不是藉着叫我们里面的人刚强,不是藉着叫我们里面的人多得恩典。这不是说不要里面的人刚强,乃是说神对付我们外面的人,另有祂的方法。圣灵是藉着外面的事来叫我们外面的人衰微。如果要里面的人来对付外面的人,这不大容易,因为这两个性质不一样,里面的人不容易叫外面的人受伤,里面的人不容易叫外面的人受击打。但是,外面的人和外面的事的性质是一样的,外面的人很容易受外面的事的影响。外面的事能叫外面的人受击打,外面的事能叫外面的人痛,外面的事能伤外面的人,远过于里面的人所能作的。神是用外面的事来对付我们外面的人。

    圣经上说,“两个麻雀,不是卖一分银子么?”(太十29。)又说,“五个麻雀,不是卖二分银子么?”(路十二6。)一分买两个,两分买五个,这是很便宜的,第五个是加给你的,是不要钱的,但是,“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太十29。)圣经又说,“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30。)“数过”译作“号过”更准确,不只每一根都数过,并且每一根都是编过号的。因此,我们就可以明白,在基督徒身上所有的环境,都是神安排的,没有一个环境是我们偶然遇见的。神要我们看见,一切都在祂的安排之下。

    神安排这一切的时候,是根据于祂所知道的我们的需要。祂知道怎样能与我们里面的人最有益处,怎样能把我们外面的人拆毁干净。祂知道某一件外面的事可以拆毁我们外面的人,就叫我们一次遇见,两次遇见,接二连三的遇见。你要在神面前看见,过去这五年十年,你所遇见的事,都是神替你安排,来教育你的。你如果埋怨谁害了你,你就太不认识神的手;你如果以为自己命运不好,你就根本不认识圣灵的管治。我们要记得,我们身上所有的事,都是神的手量好了给我们的,这一切都是与我们最有益处的。我们自己也许不会挑选这个,但是神知道这与我们最有益处。如果不是神安排这些管治,我们不知道已经落到甚么地步。这些安排是保守我们干净,把我们摆在祂的路上。这些安排是最好的,神不能给我们比这些更好的。许多人不能顺服,口里有埋怨,心里有反感,这是很愚昧的事。我们要记得,这一切都是圣灵所量给我们的,都是最好的。

    一个人一得救之后,圣灵就开始作这些事。但圣灵要能自由的作这些事,还要等到一个时候。甚么时候圣灵才能自由的作呢?要等我们奉献。人得救的那一天,就是圣灵开始给我们管治的时候;人奉献的那一天,就是圣灵自由的给我们管治的时候。人得救以后,虽然还没有奉献,还是非常爱自己,很少爱主的心,但是你不能说圣灵的管治没有在他身上,圣灵还是在那里安排,圣灵还是藉着各种事情要带他到神面前去,要把他外面的人打破。不过,在这样一个没有奉献的人身上,圣灵并没有自由的作。是当一个人蒙了神的光照,把自己奉献给神之后,圣灵才自由的作。你到了一个地步,觉得你这个人不能凭着自己活,不能为着自己活,你在你那一边所有的微细的光中,来到神面前说,“我把我自己奉献给你;生也好,死也好,我把我自己奉献给你。”这样,圣灵在你身上的工作就要加强。奉献是要紧的,奉献能让圣灵自由的作,不受限制的作。所以你不要希奇,为甚么当你奉献之后,有许多遭遇都是在你理想之外的。这没有别的,因为你曾将你自己无条件的交在主的手里,因为你曾对主说,“主!按着你的看法,把对我最有益的事作成功在我身上。”你这样奉献之后,圣灵就自由的作在你身上,没有顾忌的作在你身上。我们不走主的路则已,我们要走主的路,就绝对要注意圣灵管治的工作。

    最大的受恩之法

    一个基督徒自从得救那天起,神一直给他恩典来造就他。人从神面前得着恩典,有许多方法,这些方法我们叫它作受恩之法。像祷告就是一个受恩之法,因为我们藉着祷告能到神面前去得恩典;听道也是一个受恩之法,因为我们藉着听道能到神面前去得恩典。“受恩之法”这个说法相当好,教会这几百年来都接受这个说法。我们需要有受恩之法来接受恩典。我们自从作基督徒起,天天的生活都是一个受恩之法又加上一个受恩之法,再加上一个受恩之法。这就是说,我们聚会,我们听道,我们祷告,我们这样,我们那样,我们都能从中得着恩典。在这里我们要注意一件事,就是有一个最大的受恩之法,是我们所不可忽略的,这就是圣灵的管治。也就是说,在基督徒的生活中,大部分的受恩之法是在圣灵的管治里。你的祷告,你的读经,你的聚会,你的听道,你的等候,你的默想,你的赞美,你所有的受恩之法,都不及圣灵的管治这一个受恩之法。神给我们这么多的受恩之法,没有一件比圣灵的管治更要紧。圣灵的管治是最大的受恩之法。

    我们回头去查看我们的受恩之法,就知道我们在神面前到底走了多少路。如果我们属灵的长进光是靠着祷告,或者光是靠着听道,光是靠着读圣经;如果我们主要的受恩之法不过是这一些的话,我们就已经失去了一个最主要的受恩之法。我们天天所经过的事,无论是在家庭里的,在学校里的,在工厂里的,甚至走在路上遇见的,这各种各样的事,都是圣灵在那里为我们安排,为的是叫我们得着最高的帮助,得着最大的益处。如果这些益处我们没有得着,如果我们不知道这个最大的受恩之法,没有接受这个最大的受恩之法,这就是最大的损失。圣灵的管治是非常重要的,是基督徒一生中最主要的受恩之法。读圣经不能代替圣灵的管治,祷告不能代替圣灵的管治,聚会不能代替圣灵的管治,各种各样其他的受恩之法都不能代替圣灵的管治。我们需要祷告,我们需要读圣经,我们需要听道,我们需要各种各样的受恩之法,这些都是极宝贵的,但是,没有一样能代替圣灵的管治。如果我们在圣灵的管治这一方面没有学习,我们一定作不好基督徒,也一定没有法子事奉神。听道可以叫我们里面得餧养,祷告可以叫我们里面得苏醒,读神的话可以叫我们里面得滋润,帮助别人也可以叫我们的灵得释放;但是,如果我们外面的人仍然那样强,那么,人遇见我们的时候,就遇见搀杂,就觉得我们这一个人不是干净的。人一面觉得你的热心,一面又觉得你的搀杂;一面觉得你实在爱主,一面又觉得你也爱你自己;一面觉得在这里有一个宝贵的弟兄,一面又觉得在这里有一个刚硬的弟兄,外面的人没有被拆毁。我们得着造就,不只在听道的时候,不只在祷告的时候,不只在读经的时候,我们最大的造就,是在圣灵的管治里面。

    所以在我们这一边需要一个完全的奉献,但绝不可以认为奉献能代替圣灵的管治。要知道奉献乃是给圣灵一个机会自由去作。你说,“主!我把自己交在你手里,让你自由去作。主!你觉得我需要甚么,你就给我甚么。”我们对于圣灵所安排的,如果能服得下来,我们就要得益处。就是这个服得下来叫我们得益处。我们如果服不下来,一直和神闹意见,常常要凭着自己作,那么,无论怎么作,路总是不正直的。在我们这一边,基本的问题就是能不能没有条件的,没有限制的,没有保留的将自己交给神,让神自由的对付我们。如果我们明白神一切的安排都是为着我们最高的益处,就是使我们感觉为难的事,也都是我们的益处,我们肯把自己那样的交给神,我们就要看见圣灵利用各方面的事来对付我们这个人。

    各样的对付

    有的人特别在某些东西上得不着释放,主就在他的东西上特别对付他,一件过一件的对付他,连衣服饮食那些最细微的东西,神都不放松。圣灵是何等仔细,祂不忽略一件东西。你爱一件东西,你自己还不知道,祂却知道,祂会对付,对付得非常仔细。到有一天,这些东西被拆光了,你就得着释放,得着完全的自由。有许多人,圣灵是在某些事情上来对付他,他所舍不得的事,主一件一件不放松的对付。在这些对付里面,我们能看见圣灵是何等周到,我们自己所没有想到的事,我们自己所忘掉的事,主都想到,主都没有忘掉。神的工作是完全的。没有达到完全,神不停止祂的工作。没有达到完全,神不满意。有的时候,神要藉着人来对付你,安排你所生气的人,安排你所妒忌的人,或者安排你所看不起的人来对付你,也常常安排你所爱的人来对付你。在你没有受对付之前,你还不知道自己是多污秽,多搀杂;你受了神的对付,你才看见你的搀杂是何等的多。已往你还以为你是完全为着主,等到受了圣灵的管治,你才知道许多外面的事对于你的影响有多么大。

    有的时候,祂对付我们的思想。因为我们的思想混乱,我们的思想野蛮,我们的思想凭着自己,我们的思想没有约束,我们常常自作聪明,我们以为甚么都晓得,我们常常觉得自己比别人想得更周到,所以,主让我们一次碰壁,二次跌倒,叫我们不敢乱用我们的思想。我们如果大蒙恩典,我们就要怕自己的思想像怕火一样。手一碰到火,立刻就收回来;我们一碰到自己的思想,也立刻就退回说,这不是我所该想的,我怕我的思想。或者神在环境里有各种各样的安排,来对付我们的情感。有的人情感过分强烈,他觉得快乐的时候,没有法子叫他停下来;他觉得苦闷的时候,没有法子叫他得安慰;他整个人都生活在情感里。他如果觉得苦闷,就没有法子叫他唱诗;他如果觉得快乐,就没有法子叫他不轻浮;快乐引他到轻浮,苦闷引他到懒惰,他完全受情感的支配。当他活在情感里的时候,他以为情感是对的。因此,神要藉着各种各样的环境来对付他的情感,叫他忧愁也不敢忧愁,快乐也不敢快乐,他这个人只能靠着神的恩典活着,只能靠着神的怜恤活着,不能靠着他的情感活着。

    有的人的难处特别是在思想上,有的人的难处特别是在情感上。不过,这种反常的思想或者反常的情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的;(虽然有这种情形的人也不在少数;)外面的人最大的难处,最普遍的难处,是在意志。因为我们的意志没有被对付,我们的情感才变作难处,这个根是在我们的意志里。因为我们的意志没有被对付,我们的思想才变作难处,这个根也是在意志里。我们口里说“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是一件相当容易的事,但是碰见事情的时候,我们有多少时候真是让主作主呢?人越不认识自己,越容易说这话。人在神面前越没有蒙光照,越以为顺服神是容易的事。人越是说出便宜的话来,越是证明他还没有出过代价。话说得很亲近的人,恐怕离开神还很远。因为没有光就很容易说亲近的话,但事实上不知道离开神有多远。是要经过神的对付之后,才真的看见自己是何等刚硬的人,何等会出主意的人。神要对付我们的意志,叫我们这个人变作软的、驯的。有的人意志相当硬,他总是相信自己,自己的意见总是对的,自己的感觉总是对的,自己的办法总是对的,自己的看法总是对的。保罗在神面前蒙恩的点有好几个,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我们想就是腓立比书所说的,“不靠着肉体,”意思就是我再也不信任我的肉体。我们也要被神带到一个地步,不敢相信自己的断案。神要让我们一直错,错到一个地步,我们不得不承认说,我已往都是错的,将来还是要错的,我实在需要主的恩典。许多时候,主让你因着自己的断案得着非常严重的后果。你断定一件事,结果失败了;再断定一件事,又失败了;而且失败得凄惨,甚至落到不堪收拾的地步。主使你一次一次受击打,到你下一次再下断案的时候,你要说,“我怕我的断案,像怕地狱的火。我怕我的断案有病,我怕我的看法有病,我怕我的办法有病。主!我真是会错的人,我就是会错!主!你若不怜悯我,你若不扶持我,你的手若不挡住我,我就是错!”这样,你外面的人就起首被拆毁,你就不敢相信自己。有许多时候,我们的断案是那么轻易,看法是那么简单,但是,等到我们在神面前一次一次受对付,被拆毁,经过各种失败之后,就会服下来说,“神,我不敢想,我也不敢定规。”神要藉着各种的事情,各种的人,从各方面来对付我们,这就是圣灵的管治。

    圣灵的管治这个功课,是永远不会缺少的。有的时候,话语的供应会缺少,别的受恩之法会缺少,但是,圣灵的管治这个受恩之法是永远不会缺少的。在话语的供应上,可以因着环境的限制而没有得着,但是圣灵的管治没有环境的限制,圣灵的管治反而因着环境的限制更彰显。你能说,没有机会听道,你不能说,没有机会顺服圣灵的管治。你能说,没有机会得着话语的供应,你不能说,没有机会得着圣灵的教训。因为圣灵是天天在那里有安排,随时随地都给你机会去学习功课。

    你如果能降服在神面前,那么,圣灵的管治就正合你用,而且远超过话语的供应。我们应该认识这条路,千万不要弄错了,以为只有话语的供应是受恩之法,而忘记了圣灵的管治乃是最大的受恩之法。在这么多受恩之法中,圣灵的管治是最大的受恩之法。圣灵的管治不是有学问的人能得着,没有学问的人不能得着;不是聪明的人能得着,迟钝的人不能得着;不是有恩赐的弟兄能得着,没有恩赐的弟兄不能得着。圣灵的管治没有偏待,无论谁,凡是神的儿女,都能无条件的把自己交在神的手里,都能看见有圣灵的管治在他身上。在圣灵的管治里面,能彀得到非常实际的学习。有的人也许要想,我如果有了话语的供应,有了祷告的恩典,有了信徒的交通,有了许多受恩之法,岂不是很好么?要知道其他所有的受恩之法没有一样能代替圣灵的管治。祷告不能代替圣灵的管治,话语的供应不能代替圣灵的管治,读经不能代替圣灵的管治,默想也不能代替圣灵的管治,因为你不只需要被建立,你还需要被拆毁。在你这个人身上,有太多的东西,不能带到永世里去的东西,都要被拆毁。

    实行的十字架

    十字架不光是道理,并且要实行出来。十字架要实行在我们身上,把我们自己的东西都拆毁了。我们一次被击打,二次三次被击打,十次二十次被击打,自然而然,到了一个时候,我们就不敢放肆,不敢骄傲了。不是当我们骄傲的时候赶快用记性去记得不应该骄傲。记住的不骄傲,五分钟就过去。只有经过神的责打,骄傲才爬不起来。本来我是骄傲的,经过神责打一次、二次、十次、二十次,我服下来了,我就不再骄傲了。教训、道理、记性,不能拆毁外面的人。只有神的责打,只有圣灵的管治,能拆毁我们外面的人。是被神对付到一个地步,自然而然我不敢骄傲。并不是勉强去记住,并不是因为前几天听见某弟兄这样说,所以我要这样作,根本不是照着这些教训去作,而是我的骄傲被打掉了,打走了,看见我自己的办法、看法,就像看见火一样,怕给它烧痛。我们乃是靠神的恩典,不是靠记性。神要把我们打到一个地步,不管我们记得不记得,我们总是那个样子。这个工作是可靠的工作,是长久的工作。等到有一天,主将这些事作成在我们身上的时候,不只我们里面能受恩,不只我们里面能刚强,并且这个外面的人,从前拦阻主的,破坏主工作的,破坏主旨意的,打断主同在的,也被破碎了。从前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不能连在一起,今天外面的人是恐惧战兢的,谦卑俯伏的,是服在神面前的,而不是和里面的人合不起来,好像闹别扭似的。

    我们每一个人在主面前都是需要受对付的。我们回头去看已往的年日,主是一件一件在那里对付我们,非把我们外面的壳子打破不可,非把我们外面的独立、骄傲、自私打掉不可。回头去看,主所作的都是有意义的。

    我们盼望神的儿女能看见甚么叫作圣灵的管治。神要叫人认识:我自己是可怜的人,我是多次抵挡主,我是多次失败,我是多次看不见光,我是多次凭着自己,我是多次骄傲,我是多次狂放,如今我知道主的手要破碎我这个人,我愿意没有限制的,没有保留的交在主的手里,盼望这个破碎能成功在我身上。弟兄姊妹们,外面的人非被破碎不可!不要一方面保留外面的人不被破碎,一方面又想要里面的人得着建立。我们要注意破碎的工作,我们也就自然会看见建立的工作。
正文 第七篇、分开与启示
    神对于我们外面的人,不只要破碎,还要分开。神要拆毁我们外面的人,神也要我们外面的人不缠累里面的人,神要使我们的灵与魂-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能彀分开。

    搀杂的灵

    在神的儿女身上有一个难处,就是灵与魂的搀杂。甚么时候他的灵一出来,他的魂也出来。你难得看见人有干净的灵。许多人就是缺少这个干净。就是因着这个搀杂,所以神不能用他。工作的头一个条件,乃是灵的干净不干净,而不是能力的大或小。多少人盼望有大的能力,却忽略了灵的干净。他虽然有能力来建造,但是他缺少干净,所以他的工作就不能不被拆毁。一面他在那里用能力来建造,另一面他用他的搀杂来拆毁。一面他的确有神的能力,可是同时他这个人的灵有搀杂。

    有人也许以为只要在神面前得着了能力,那么所有属乎他自己的一切好像都可以升华,都可以被神使用。其实绝没有这件事,属乎外面的人的东西仍然是外面的人的。我们越认识神,就越宝贵干净过于宝贵能力。我们宝贵这个干净。干净就是在属灵的能力之外,没有外面的人的搀杂。一个人外面的人没有受对付,就不能盼望他出来的能力是干净的。他不能因着他有属灵的能力,有工作的果效,就认为可以把他自己搀杂在里面;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就是一个困难,这就是一个罪。

    多少青年弟兄,一面他们知道福音是神的大能,而另一面,在他们传福音的时候,把自己的聪明也摆到里面去,把自己的轻浮也摆到里面去,把自己的笑话也摆到里面去,把自己个人的感觉也摆到里面去,叫人同时摸着神的能力,也摸着他们的自己。也许他们本人还不觉得,但是在干净的人身上立刻觉得这里有搀杂。多少时候,我们作神的工作,外表上是热心,事实上有我们的喜好搀杂在里面。多少时候,以外表来看,我们是遵行神的旨意,但事实上乃是因为这一次神的旨意恰巧合乎我们的意思。多少神的旨意里面搀杂了人的喜好!多少热切里面搀杂了人的感觉!多少坚强为神站住的里面搀杂了人刚硬的性格!

    搀杂是我们最大的难处。所以神在我们身上的工作,就是要破碎我们外面的人,同时要除去我们的搀杂。一方面,神一步一步的破碎我们,叫我们外面的人不能再完整,叫我们外面的人一次经过破碎,十次经过破碎,二十次经过破碎,到了有一天,真的破碎了,我们在神面前就不再有那一个硬的壳子。另一面,这个外面的人这样搀杂在我们的灵里面,那要怎么办呢?要作另外一部分的工作,就是除去的工作。这个工作不只是藉着圣灵的管治,许多时候乃是藉着圣灵的启示。除去搀杂的路,和破碎外面的人的路不一样。除去搀杂的路,更多的时候是藉着启示。所以我们要看见:神在我们身上有两个不同的对付,一个是外面的人的破碎,一个是外面的人和灵的分开;一个是藉着圣灵的管治,一个是藉着圣灵的启示。

    破碎与分开的需要

    破碎与分开对于我们的需要是不同的,但这两个的关系又是相当深,要切开却是不可能的。外面的人需要破碎,灵才能出去。灵出去的时候,还要不带着外面的人的情形,不带着外面的人的色彩,不带着一切从人出来的,这就不只是灵能不能出来的问题,并且是灵干净不干净的问题,灵纯不纯的问题。许多时候,我们听见一个弟兄站起来说话,我们觉得有灵,我们能摸着神,但同时我们也能在他的话语里碰着他的自己,碰着他那最强的一点。他的灵不干净。他能给我们多少可赞美的理由,他也能在许多地方使我们感觉痛苦。所以问题不只是灵能不能出来,并且是灵干净不干净。

    一个人如果没有蒙神光照,不知道甚么叫作外面的人,也没有在神面前深深的受审判,自然他的灵一出来就把他外面的人也带了出来。多少人在神面前说话的时候,我们能摸着他这个人出来了。他能彀把神带出来,但因为在他身上有许多东西没有经过审判,所以当他的灵出来的时候,就把他没有经过审判的自己也带了出来。每一次我们碰着人的时候,总是我们那最显露、最刚强的一点碰着人。一个人外面的人如果没有受审判,他碰着人的时候,他外面的人最强的一点就也出来了。这是没有办法装假的。多少人在房间里不属灵,盼望到讲台上去立刻就属灵,没有这件事。多少人记性不好的时候不属灵,要靠着记性叫他属灵,也没有这件事。你绝不能想:今天是我在这里讲道,今天是我在这里作工,所以我要靠着记性把我自己勒住。记性不是我们的救法,人靠着记性不能得救。你是甚么样的人,你一开口,你那个人就出来。人不管如何装假,不管如何造作,不管如何掩饰,只要一开口,他的灵就出来。你是甚么样的灵,你的灵搀杂甚么东西,在你开口的时候就出来了。所以在属灵的事情上,我们没有办法假冒。

    你如果要在神面前得着拯救,你那个拯救就必须是基本的,而不是枝节的。神总得在你身上作一个工作,就是对付你那个强的点。神总得把你那强的一点打碎了,这样,你的灵出来的时候,才不会带着那些搀杂的东西到人身上去。如果你没有在基本上被神对付,那么,当你记得的时候,可能作得似乎属灵一点,但在忘记的时候,又是你自己出来了。其实你记得的时候和你忘记的时候,你出来的灵都是一样的,你的灵所带出来的东西也都是一样的,没有两样。

    搀杂的问题,乃是作工的人身上最大的问题。多少时候,我们在弟兄身上摸着生命,但也摸着死亡;在弟兄身上摸着神,但也摸着他自己;在弟兄身上摸着温柔的灵,但也摸着他刚硬的自己。人在他身上看见圣灵,也在他身上看见肉体。他站起来说话,给人摸着的是一个搀杂的灵,不是干净的灵。所以,神如果要叫你在祂的话语上事奉祂,你如果必须为着神来开口,你就必须求神赐恩,说,“神,你在我身上作工,破碎我这个外面的人,拆毁我这个外面的人,分开我这个外面的人。”如果你没有得着这样的拯救,那么,当你每一次开口的时候,不知不觉,总是把你外面的人带到人面前去,没有方法隐藏。话一出去,灵就出去。你是甚么人,就是甚么人,装假不来。你如果要作一个能被神使用的人,你就必须有灵出去,并且灵要干净。人需要得着洁净,外面的人需要拆毁。如果我们外面的人不拆毁,就当我们作话语执事的时候,我们自己的东西也一同带到人面前去,主的名就要受亏损。不是因为我们没有得着生命,使主的名受亏损,乃是因为我们有搀杂,使主的名受亏损,教会也受亏损。

    我们已经题起过圣灵的管治,现在我们要题起圣灵的启示。可能圣灵的管治是在圣灵的启示之先,也可能圣灵的启示是在圣灵的管治之先。我们说的时候,可以分前后来说,但在圣灵工作的时候,就不一定那个在先,那个在后。这在经历上是没有一定的。有的人这一个在前面,有的人那一个在前面,是不一样的。也有的人先得着圣灵的管治,再得着圣灵的启示,然后又得着圣灵的管治。也有的人先得着圣灵的启示,再得着圣灵的管治,然后又得着圣灵的启示。不过,在神的儿女的生活中,圣灵的管治是多过于圣灵的启示。我们是讲经历,不是讲道理。许多人都是管治多于启示。总之,灵与魂必须分开,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必须分开,外面的人必须完全打破,完全粉碎,完全分开。这样,你的灵才能自由的出来,并且能干净的出来。

    怎样分开

    希伯来四章十二至十三节:“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剌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祂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第十二节的“道”也可以译作“话,”在希腊文里是“劳高斯”()十三节的“关系,”在希腊文里也是“劳高斯,”这个辞有算账的意思,所以也可以译作审判。十三节这句话可以这样译:“原来万物,在那审判我们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或者译作:“原来万物在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主就是我们的审判。”

    第一件事我们要注意的,就是圣经在这里告诉我们说,神的话是活泼的。神的话真的被我们看见的时候,必定是活泼的。当我们还不觉得神的话是活泼的时候,我们就还没有看见神的话。有的人,圣经的字句虽然给他读过了,但是他还没有看见神的话。“神的话是活泼的,”译得准一点,可作“神的话是活的。”甚么时候我们摸着活的东西,我们才摸着神的话。

    约翰三章十六节说,“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有一个人听见了这句话,就跪下来说,“主!我感谢你,赞美你,你爱我,你救我。”我们看见在这里有一个人摸着了神的话,因为这话在他身上是活的。另外有一个人坐在旁边,同样听见这句话,这句话的声音是一样的,但是他不过听见了声音,没有听见神的话,因为他听了这句话并没有活的反应。神的话是活的;如果听见神的话而不是活的,那就没有听见神的话。我们看见神所用的就是祂自己的话,这话是活的。

    神的话不只是活的,并且是有功效的。活的,是指它的性质说的;有功效的,是指它在人身上会成功神所要成功的事。神的话不是马马虎虎的过去,神的话要作出它的事情来,要有结果。神的话不是说了就算了,而是在人身上要发生功效的。

    神的话是活的,是有功效的,那么,它对于我们人作些甚么事呢?它能“刺入剖开。”神的话是锋利的,它“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这个快是快到怎样呢?快到“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在这里有一个对照:一面是两刃的剑对骨节与骨髓,一面是神的话对魂与灵。骨节与骨髓,是人的身体最深的地方。分开骨节,就是把骨头的上下分开;分开骨髓,就是把骨头的内外分开。两刃的剑能把骨头的上下内外都分开来。在我们的身体上,在物质上,两刃的剑能作到这个地步。但是,有两样东西比骨节与骨髓更不容易分开,就是灵与魂。最快的两刃的剑能分开骨节与骨髓,却不能分开灵与魂;它不能告诉我们甚么是灵,甚么是魂;它不能叫我们看见那一个是出于魂的,那一个是出于灵的。但是,圣经给我们看见,有一个是能分开灵与魂的,是比一切两刃的剑还要厉害的,就是神的话。神的话是活的,神的话是有功效的,神的话也能刺入,也能剖开。它所刺入的不是骨节,它所剖开的不是骨髓,它所刺入、所剖开的是人的灵与魂,它能把人的灵与魂分开。

    有人也许要问:我好像并不觉得神的话能作甚么特别的事。我听了多少次神的话,也得着了神的启示,但是我并没有得着甚么特别的东西,我不知道甚么叫作刺入,甚么叫作剖开。神的话要刺入,要剖开,要分开灵与魂,这个我也知道,但是在我的经历里,却不知道甚么叫作刺入,甚么叫作剖开。

    这个问题,圣经替我们这样解释:上面说,“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甚么叫作魂与灵的刺入和剖开呢?下面就说,“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主意”也可以译作“存心。”思念是我们心里所想的,存心是我们的用意和目的。神的话能辨明我们心中所想的,也能辨明我们里面的存心。

    多少时候,我们会说,这个是属乎我们外面的人的,这个是属乎魂的,这个是属乎肉体的,这不过是血气,这不过是出乎我们的自己。但是,我们的话虽然会说,实际上我们根本没有看见。直等到有一天神怜悯我们,光照我们,厉害的、沉重的对我们说话:“你多次所说的自己,这就是,这就是你的自己!你平常那么便宜的,无所谓的所谈论的肉体,这就是!就是这个是神所恨的,就是这个是神所不能容让的。”当我们没有看见的时候,我们会说笑话似的说肉体;当我们在光底下的时候,就要倒下来说,“就是这一个!我所说的肉体,原来就是这一个!”灵与魂的分开,不是知识上的分开,乃是有神的话到我们身上来,指明给我们看见:你心中的思念是这样,你心中的主意是这样。灵与魂的分开,乃是我们在神的光照之下看见:原来我这个意念是属乎肉体的,原来我这个思想是属乎肉体的,原来我这样作就是属乎肉体,原来我的存心就是为着我自己。

    比方说,这里有两个罪人,他们都是罪人,但并不相同。一个是有知识的罪人,他来到聚会里,听了许多道,知道人是罪人,人这样是罪人,人那样是罪人。讲道的人讲得很清楚,他听到了很多知识,他也承认自己是罪人。但是,当他讲到他自己是罪人的时候,是谈笑风生的讲,是满不在乎的讲。另外有一个人,他听见了同样的话,同时有神的光照在他身上,他就俯伏在地上说,“阿呀!这就是我!我是个罪人!”他听见神的话说他是罪人,他也看见自己真是个罪人,他就定罪自己,他就俯伏,他就仆倒。这个蒙神光照的人能彀俯伏认罪,能彀得到神的拯救。那个谈笑风生的说自己是罪人的人,他没有真的看见,他也不能彀得救。

    今天你听见说,外面的人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个属血气的人必须被主打碎。你如果随随便便的把这些话当作一个题目来讲,对你就毫无用处。一个人如果蒙神怜悯,看见了神的光,他就要说,“主阿!我今天才知道我自己,我今天才知道这就是我外面的人。”神的光把你一照,给你看见甚么是你外面的人,你就倒下去,你就爬不起来,你就立刻看见,你就是这样的人。本来你说你爱主,当神光照你的时候,你就看见不是那样一回事,你都是爱你自己。你给这个光一照,光就把你分出来。不是你的头脑把你分出来,不是道理把你分出来,是神的光把你分出来。原来你说你热心,现在神的光给你看见,你这个热心完全是血气的行为。本来你传福音,以为是爱罪人,后来光来了,给你看见,原来你这样的传福音,是由于你的好动,是你喜欢说话,是你天然的倾向。光一照你,就把你心中的存心,心中的思念都照出来了。本来你以为你的思念、你的存心都是出乎主的,等到光来的时候就显明出来,这完全是出乎你自己,不是出乎主。就是这样一光照,给你一看,你就仆倒在神面前。有多少我们所认为出乎主的,在事实上都是出乎我们的自己。我们本来糊里糊涂说,这也是为着主,那也是为着主,等到有一天光来的时候,才知道为着主所作的是何等少,许许多多都是为着我们自己作的。也有许多的工作,我们说是主作的,但事实上都是我们自己作的。许多的道,你说是主给你的,但等到神光照你的时候,你就知道没有多少是主对你讲的,也许主根本没有对你讲。许多的工作,你以为是主叫你作的,等到有一天光从天上来的时候,你才看见,这么多的工作,都不过是你血气的活动而已。就是这个真相的被看见,这个实际的被显露,就叫我们明亮了,就叫我们知道有多少是出乎我们自己的,有多少是出乎主的,有多少是从魂里出来的,有多少是从灵里出来的。光照着了,灵与魂就分开了,心中的思念和存心也就辨明了。

    这个,我们没有法子用道理讲。要用道理来分别甚么是出乎自己的,甚么是出乎主的,甚么是出乎肉体的,甚么是出乎圣灵的,甚么是出乎血气的,甚么是出乎主恩典的,甚么是我外面的人作的,甚么是我里面的人作的,你就是把整张单子细细的去写,细细的去背,你还是不清楚,你还是那样去作,你还是没有法子除去你那个外面的人,那些东西一直在你身上,你没有法子脱离。你能说肉体是不应该有的,血气是不应该有的;你能谈笑风生的说肉体是这样,肉体是那样,血气是这样,血气是那样;但是,这并不能叫你得着拯救。拯救不是从这里来,拯救乃是从神的光而来。神的光就是这么照你一下,你就看见,原来那么多的拒绝肉体也就是肉体,原来那么多的批评血气也就是血气。主把你心中的思念显露出来,主也把你心中的存心显露出来,你看见你心里实在的思念,你看见你心里实在的存心,你就倒下来说,“主阿!现在我知道这就是我外面的人的东西。”弟兄姊妹们,只有这个光照能分开我们外面的人。外面的人的分开,不是从我们的拒绝来的,也不是在乎我们勉强的说我不要它,连这个不要也靠不住。多少时候,连我们的认罪也都是不干净的,我们认罪的眼泪还需要摆在血里去洗。人会愚昧的想,我头脑里所晓得的就是我所有的,但是,神不是这样看。

    神说,我的话是活的,我的话是会产生功效的,我的话是最快最利的,我的话来到人身上的时候,能把灵与魂分开,像两刃的剑一样能把骨节与骨髓分开。怎么分呢?就是把你的存心显露出来,把你的思念显露出来。没有多少人认识自己的心!弟兄姊妹们,只有在光底下的人才认识自己的心。不在光底下,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心,连一个也没有!我们完全不认识自己的心。只有神的话来的时候,我们才看见,原来我一切都是为着自己,都是为着满足我自己,都是为着荣耀我自己,我是为着自己寻求,我是要抬高我自己的地位,我是盼望建造我的自己。弟兄姊妹,光来的时候,自己就露出来了,自己就显明了,你就在神面前仆倒下来了。

    怎样才是启示

    圣经接下去说,“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祂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审判我们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在这里主给我们看见:到底祂用光照亮我们,把我们的思念和存心都分辨出来,有甚么标准?怎样才叫作圣灵的启示?我们要看见到甚么地步,才叫作得着启示?这就是十三节所要说的话。用一句话来说,光的标准就是神的标准,启示就是叫我们在神的标准之下有所看见。万物在祂面前都是赤露敞开的,没有一样是能遮盖的。一切的遮盖都不过是遮盖自己的眼睛,不能遮盖主的眼睛。启示就是神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认识我们的存心,认识我们里面最深处的思念,像祂认识我们一样。我们在祂面前是如何的赤露敞开,得到启示以后,我们在自己面前也是如何的赤露敞开。我们在祂面前是如何的显然,得到启示以后,我们在自己面前也是如何的显然。这就叫作启示。启示就是我们看见主所看见的。

    如果神怜悯我们,稍微给我们一点启示,稍微给我们看见一点祂所认识的我们,稍微给我们看见一点我们在祂面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就会立刻仆倒在地。你不必故意的谦卑,你自己会倒下去。在光中的人,就是要骄傲都骄傲不来。人只有在黑暗里才会骄傲。人能彀趾高气扬,就是因为他在神的光之外。一切在光中的人,在启示里面的人,必定仆倒下来。

    所以,怎么能分别甚么是属灵的,甚么是属魂的,甚么是里面的人作的,甚么是外面的人作的,这个问题,如果要用道理来说,就很难解释清楚;但是如果有启示,这个问题就非常简单。神只要将你的心意显露,神只要将你自己的存心给你看一下,你的灵与魂就分开了。甚么时候你能彀辨明你心中的思念和存心,甚么时候你也就能彀分开灵与魂了。

    如果你要作一个有用的人,迟早你总得让这个光照亮你。也只有这个光临到你的时候,你才能得着主的审判。你受了审判,就能仰起头来说,“神阿,我完全靠不住,连我责备自己的时候都不行,连我认罪的时候认甚么罪都不知道,只有在光中才知道。”你没有得着光照的时候,你说你自己是罪人,但是你一点没有罪人的感觉;你说你恨恶自己,但是你一点没有恨恶自己的感觉;你说你拒绝自己,但是你一点没有拒绝自己的感觉。这一些必须主来光照。光一照你,就照出你那个“原来。”原来我一辈子都是爱自己,我不是爱主。原来我是一个欺骗自己的人,原来我是一个欺骗主的人,我不是一个爱主的人。这个光给你看见你自己是怎样的人,给你看见你从前所作的是甚么事。从那一天起,你才知道甚么是出乎灵的,甚么是出乎魂的。只有从那一天起,你才从里面知道,那么多的东西都是出乎你自己。人只有从光中受了审判才能知道。若不是从光中受审判,学也学不像。是神用大光照亮你一下,你才看见这就是你的魂。光的审判能叫你辨明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辨明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的时候,也就是你这个人的灵与魂分开的时候。主在我们身上所作的,就是用一次无比的大光照耀我们。或者在我们听道的时候,或者在我们祷告的时候,或者在我们和别的弟兄交通的时候,或者在我们个人走路的时候,有一次无比的光照耀我们,给我们知道有多少是出乎我们自己的。当我们被摆在这一个大光之下,才知道在我们一生之中,出乎主的简直是何等的少。说来说去都是我们自己,活动的也是我们自己,作工的也是我们自己,忙碌的也是我们自己,热心的也是我们自己,讲道的也是我们自己,帮助弟兄姊妹的也是我们自己,传福音的也是我们自己。光照亮你的时候,你才知道你的自己是何等的普遍,你才知道你的自己是何等的广阔,你才知道你的自己所包罗的一共有多少。

    已往在隐藏里面的自己,今天变作明显了;已往你没有感觉到的自己,今天你感觉到了。你现在清楚了,原来你的自己所包括的是这么大,原来你的自己所作的有这么多。已往那许多都以为是奉主的名作的,今天才知道,在骨子里,那许多都是出乎你自己的。你一看见这个,就自然而然能定外面的人为罪。只有在光中看见的,下一次才会审判。你在光中看见了一次,第二次如果有同样原则的事情、话语、存心出来,你就知道前一次所对付的就是这个,你就能立刻拒绝。如果在光中审判过,下一次从这里面再出来一点点的芽,再出来一点点的苗,你立刻就能审判。乃是从这个光照之后,你才能分开灵与魂。在这个光照之前,你所有的不过是道理,就像一个罪人谈笑自若的说他是罪人一样。若没有光,连你的对付都没有用。惟有在光中的对付才有用。当你这样活在主面前的时候,你的灵就能出去,就能干净,主要用你也就没有难处。

    灵与魂的分开乃是靠着光照。甚么叫作光照呢?求神怜悯我们,叫我们看见甚么叫作光照。光照就是叫我们看见神所看见的。神所看见的是甚么?就是我们所看不见的。我们所看不见的是甚么?就是出乎我们自己的,就是我们所认为出乎神的,其实不是出乎神旳。光照就是给我们看见,在我们的生活上有多少我们认为是出乎神的,事实上都是出乎我们自己的。光照就是叫我们看见:有多少本来我们以为是行的,今天都变作不行了;本来我们以为是对的,今天都变作不对了;本来我们以为是属灵的,今天都变作属魂的了;本来我们以为是出乎神的,今天都变作出乎己的了。我们到那个时候才能说,“主!我现在才认识我自己。我是一个瞎眼的人,瞎了二十年、三十年还不知道。你所看见的,我没有看见。”

    就是那个看见,把你的那个东西去掉。看见就是对付。不要以为看见是一件事,对付又是一件事。神的话是有功效的,神的话发光照你,你的那个外面的人就去掉了。不是听见了神的话,将来慢慢的去作;不是神的光叫你看见,再叫你把所看见的除去;不是看见是一步,除去又是一步。光照就是除去。光照和除去是同时的,光一照,肉体就死。人的肉体摆在光底下都活不了。人遇见这个光,不必谦卑,就完全仆倒。在这个光底下的人,他所有的肉体都枯了。弟兄姊妹们,这就是功效。神的话是活的,神的话是有功效的。不是神说了话等你自己再去产生功效,是这话在你身上就有功效。

    求主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看见这两方面的事:一方面是圣灵的管治,一方面是启示。这两方面合起来,就把我们外面的人对付了。盼望神施恩给我们,叫我们能把自己摆在神的光底下,也盼望这个光能有一次临到我们身上,我们能倒下来,我们真的能对主说,“主,我是愚昧的,瞎眼的,愚昧瞎眼到一个地步,多少年都是把我自己的当作你的。主,求你怜悯我!”
正文 第八篇、印象与灵的情形
    破碎与印象

    我们能不能作主的工,问题并不在乎我们说的是甚么,也不在乎我们作的是甚么,乃是在乎从我们身上出去的是甚么。如果我们所说的是一件事,从我们身上出去的又是一件事;我们所作的是一件事,从我们身上出去的又是一件事,这就叫人得不着帮助。所以,从我们身上出去的到底是甚么,这是要紧的问题。

    我们常说,我对某人的印象很好,或者我对某人的印象不好。这个印象是从那里来的呢?印象不是照着他的说话。如果是照着他的说话,那他说好当然是好,说不好当然是不好,此外没有甚么另外的印象可言了。但是,事实上是有一个另外的东西,莫名其妙的东西,给我们一个印象。他所给我们的这个印象,是在他的说话和行为之外的另一个东西。在他说话的时候,或者在他有行为的时候,有另外一个东西从他身上出来,就使我们得着了一个印象。

    给人印象的都是我们身上最强的东西。如果我们的思想从来没有被神打破过,我们的思想是一个不规则的、野蛮的思想,自然而然当我们遇见弟兄姊妹的时候,是用我们自己的思想去碰人,因此人所觉得的就是我们的那一个思想。或者我们有一个反常的情感,我们的情感过分的热烈或者过分的冷淡,我们的情感没有被主打破过,结果,很自然的,每一次我们和人来往的时候,就是我们的情感出去,人在我们身上所得着的印象就也是情感。我们身上最强的点是甚么,从我们身上出来的也就是甚么,人所得着的印象也就是甚么。我们有法子约束我们的言语,有法子约束我们的行为,但是没有法子约束那从我们身上出去的东西。自然而然,你有甚么,出去的也就是甚么。

    王下四章说到那个书念的妇人接待以利沙的事,圣经记载说,“一日以利沙走到书念;在那里有一个大户的妇人,强留他吃饭。此后,以利沙每从那里经过,就进去吃饭。妇人对丈夫说,我看出那常从我们这里经过的,是圣洁的神人。”(8~9。)以利沙经过书念,没有讲过一篇道,没有行过一件神迹,他每从那里经过,就是进去吃饭。那个女人凭着他的吃饭,就认识他是一个神人。这就是以利沙所给人的印象。

    今天我们也要问一问自己,我们所给人的印象是甚么,或者说,从我们身上出去的是甚么东西。我们一再题起,我们外面的人必须被破碎。如果不是这样,我们所给人的印象,就都是我们那个外面的人。我们每一次到人面前去的时候,或者叫人心里难受,觉得你是一个爱自己的人,觉得你是一个刚硬的人,觉得你是一个骄傲的人;或者你给人一个另外的印象,叫人觉得你是一个聪明的人,觉得你是一个口才非常好的人。也许你是给人一个所谓好的印象。但是,这一个印象能满足神的心么?这一个印象能满足教会的需要么?神不满意这个,教会也不需要这个。

    弟兄们,神是要求我们的灵能出去,教会也是需要我们的灵能出去。所以,我们有一个非常大的需要。也是一个非常要紧的需要,就是我们外面的人必须被破碎。如果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我们的灵就不能出去,我们就不能给人一个灵的印象。

    有一个弟兄在那里讲圣灵,他讲的题目是圣灵,但是,他所有的话语、所有的态度、以及所引的故事,都是充满了他自己。人坐在那里听,实在难受。他满口是圣灵,满身却是自己;讲的话语是圣灵,给人的印象是自己,这样,有甚么用呢?所以,我们不要专注重道理,要紧的是从我们身上出去的到底是甚么。如果你出来的就是你的自己,别人所觉得的都是你这个人,尽管你的题目好得很,你的道理好得很,那有甚么用呢?神不要我们一直注意道理上的进步,神是要对付我们这个人。如果我们这个人没有受对付,我们在神的工作上就没有多大用处。我们只能给人属灵的道理,却不能给人属灵的印象。如果我们所讲的道理是属灵的,我们所给人的印象却是自己,那就可怜得很!所以我们一直题起要让神拆毁我们外面的人。

    一次过一次,神在环境里安排我们的遭遇,来把我们那个强点打碎。你强,一次击打没有过去,第二次又来了。你若还是强,第三次的击打又来了。神不放松你,总要把你的强点打破,祂无论如何不停止祂的工作。

    圣灵藉着管治成就在我们身上的,不像普通的听道。普通的听道是先在心思里明白道理,然后经过多少月,也许经过多少年,神才带我们进入那一个真理。是听道在先,进入真理在后。但圣灵的管治不是这样。圣灵的管治有一个特点,就是当你看见那一个真理的时候,也就是你得着的时候。两个是同时的,不是先看见道理然后才得着。我们是愚昧的人,听道的领会比较快,而对于管治的学习却非常慢。许多道理听一次就记得,但是对于圣灵的管治,可能十次还莫名其妙,不知道到底圣灵管治我们的是甚么。主作了一次打不碎,还得再来作一次,作两次。你被圣灵管治一次、两次、十次、百次,管治到主把这件事成功在你身上,也就是那一天你看见那个真理。你看见那个真理的时候,你也同时得着那个东西。所以,圣灵的管治就是圣灵的拆毁和建立,就是圣灵的工作。一个人经过圣灵的管治,同时看见真理也得着造就,同时被拆毁也得着建立。你被圣灵管治到有一天,你真是在主面前有所看见、有所摸着的时候,你要说,“感谢主,原来主过去花五年的工夫、十年的工夫一直对付我,就是要把这件事对付掉。”感谢主,经过多次对付,这个东西就真的掉下去了。

    光照与杀死

    光照也是圣灵的工作。圣灵就是用这两个工作-管治和光照-来对付我们外面的人。有的时候同时作,有的时候轮流作。有的时候,是圣灵的管治在环境里,一直要把我们那个强点对付掉。有的时候,神有特别的恩典,就特别用光来照亮。有一件事是我们要清楚看见的,就是肉体只能隐藏在黑暗里,没有黑暗,肉体就没有地方隐藏。许多肉体的行为所以能存在,就是因为我们根本不认识它是肉体。光照给我们看见甚么是肉体,我们就惧怕,就不敢动。

    在教会丰富的时候,在神有话出来的时候,在话语的职事强的时候,在先知的讲道不缺少的时候,光就出来得多,光就出来得厉害。这个光一临到你,你才知道,你口里所说的骄傲,原来就是这个东西叫骄傲。本来你说到你骄傲的时候,你还以为你的骄傲是可夸口的事。但在光中看见骄傲的时候,你就要说,“阿呀!这就是骄傲,原来骄傲是这样可恨,原来骄傲是这样污秽。”在启示的光中所看见的骄傲,和平常口里所说的骄傲,是完全不同的。随便说说的骄傲,你不觉得它的可恨,你不觉得它污秽到甚么地步。你在那里说自己的骄傲,但是你缺少感觉。等到有一天在光底下被照明,就完全不一样。光照叫你看见你的真相。你今天所看见的自己,比你已往所说的自己不知道可恨到多少倍,是千万倍的可恨,千万倍的污秽。到这个时候,你那个骄傲,你那个自己,你那个肉体就除去了,就萎下去了,就没有方法再活了。

    这是一件最奇妙的事,就是在光中所看见的,也就在光中杀死了。不是看见是一步,杀死又是一步。不是说我在光中看见我自己不行,然后经过多少年,慢慢的把我这个不行的东西除掉。而是我在启示的光照之下看见我自己的不行时,我那个不行就了了,就倒在地上了。光能杀死,这是在基督徒经历中最奇妙的事。圣灵启示你的时候,你那个人也就受对付。所以,启示乃是看见而杀死,藉着那个看见,肉体就萎下去了。启示就是神作工的方法,启示就是神的工作。光一启示就是杀死。光启示出来叫人看见,就是那一个看见把你看死了。那一种的污秽,那一种的可恨,那一种的被主定罪,能彀给你看见,你那个东西就活不了。

    光杀死,乃是基督徒经历中最大的事。保罗不是被光照了就赶快跪在路旁,乃是被光一照就倒下去。保罗本来甚么事情都会想,都有把握,但是,光一照,他第一个反应是仆倒下去,是糊涂,是不知道。光会叫他仆倒在地。我们要注意,这件事是一步,不是两步。不要照着我们的头脑去想:神先光照我,叫我懂得,然后我就去作;神先光照我,叫我知道我不行,然后我就去改。不是这样,神的工作不是这样。神是给你看见,你那样可恨,你那样污秽,你那样不行,你一看见就要说,“阿呀!我是这样污秽的人,我是这样可恨的人。”神把你的那个真相给你看一下,你就倒下去,你就萎掉,你爬也爬不起来。一个骄傲的人被主光照之后,你请他骄傲也骄傲不起来。如果有一次,你在神的光中看见你的真面目,看见你的骄傲是怎么一回事,那个印象在你身上永远不会过去;有一个东西叫你觉得痛,叫你觉得你是没有用的,叫你不能骄傲。

    另一面,当神光照的时候,乃是我们相信的时候、俯伏的时候,不是求的时候。有许多弟兄姊妹,当神说话的时候,他们在那里祷告,结果就看不见光。我们得救时的原则,和神后来作工的原则是一样的。我们得救蒙光照的时候,只要跪下来说,“主,我接受你作救主,”接下去就有事情发生。如果有人听了福音,祷告说,“主,我求你作我的救主,”也许祷告几天还不觉得主救他。所以,主一光照我们,我们应该立刻俯伏在光底下,对主说,“主,我接受你的断案,我接受你对我的看法。”这样,神能立时给你更多的光,叫你看见你自己是多么污秽。

    当神光照的日子,多少事情,我们过去以为都是奉着主的名去作的,是为着爱主的缘故去作的,现在,这幅图画都变色了,你发现在你以为最高尚的目的中,都有最低、最卑鄙的存心。你本来以为是完全为着神的,现在发现你里面为着自己的是何等多,并且多到叫你只有伏到地上去。人的自己是无孔不入的,连神的荣耀都打算偷窃,还有甚么是人所不能作的!在神光照的日子,你要发现原来我自己是这样的人。只要有神的启示,我们的情形就赤露敞开。祂把我们赤露敞开到一个地步,叫我们能看见自己。本来只有祂认识我们,我们在祂面前是赤露敞开的,但我们对于自己不认识,我们对于自己不是赤露敞开的。当神将我们里面所有的思念、所有的存心都翻出来给我们看的时候,我们就不只赤露在神的面前,也是赤露在自己面前。当我们赤露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我们就抬不起头来。当我们没有被显明的时候,我们不认识自己,我们还马马虎虎的以为无所谓。但是我们在神的光中看见了自己,我们就要羞耻到无地自容。原来我是这样的!我已往所夸口的到今天才知道是这么一回事!我本来以为我比别人好,今天我知道原来我是这么一个人!我在神面前不能用更好的字眼来说我自己,我是污秽的,我是可恨的。你要说,这么多年,我的眼睛是这么瞎,是这么看不见。你越看见自己的污秽,你就越是感觉羞耻,好像全世界的羞耻都压在你身上,你就倒在主面前,你起首在神面前懊悔说,“我懊悔我自己,我恨恶我自己,我承认我自己是无法可医的人。”

    就是这个光照,就是这个懊悔,就是这个惭愧,就是这个恨恶,就是这个抬不起头来,把你多少年来所脱不掉的东西,一下子就脱掉了。所以人的蒙拯救,就是在乎那一下子的看见。看见与除去是一步的工作,是连在一起的。主在那里光照,主也就在那里拯救。光照也就是拯救,看见也就是脱离。我们在主面前需要有这个看见,需要有这个光的照亮,我们的骄傲才会除掉,我们那个肉体的行为才会停止,我们外面的壳子才会破碎。

    管治与启示的比较

    这两件主要的事摆在我们面前-一件是圣灵的管治,一件就是神的光照,或者称它作圣灵的启示。在这里我们把它稍微比较一下:圣灵的管治,普通说来是相当迟慢的,都是一次过一次的,有的时候对付一件事需要要好几年。还有,圣灵的管治不一定藉着职事的供应,许多时候,没有职事的供应,圣灵却在那里有管治。但是,圣灵的启示就不一样。许多时候,乃是很快的,也许是几天之内,或者几分钟之内就来了。在神光照之中,也许几分钟,也许几天,你看见:我这个人了了,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我已往所有的夸口都是我的羞耻。还有,圣灵的启示,许多时候是藉着话语的供应。所以当教会强的时候,话语的职事多的时候,圣灵的启示就也多。但即使没有话语的职事,即使缺少圣灵的启示,也没有一个人可以活在主面前而保留他外面的人。因为即使缺少话语,即使缺少启示,圣灵的管治还是有的。你就是多少年没有机会遇见另外一个信徒,圣灵还是在那里管治你,你在主面前所学的,还是能摸得很高。有的人因为教会软弱的缘故,失去了话语的供应,也有人因着自己的愚昧,连圣灵的管治都失去了。这不是说没有圣灵的管治,乃是说圣灵管治了多少年,而管治不出东西来,管治得没有结果。主一次击打,我们不晓得那个意思;主两次击打,我们仍不晓得那个意思;经过主十年的击打,我们还是一直好像无知的骡马,不知道主的意思;这是可怜的事。管治在我们身上必定不会稀少,所稀少的是我们看不见主的手。

    许多时候,是主在那里打我们,但我们一直把人当作对象,这是完全找错了路。我们向着主要有一个态度:“因我所遭遇的是出于你,我就默然不语。”(诗三九9。)我们要记得,对付你的不是你的弟兄,不是你的姊妹,不是你的亲戚朋友,对付你的不是甚么人,对付你的乃是神。你总得看见这一个。我们要看见:这么多年,主在我身上一直管治我,要对付我这个人,可是因为我无知,我就在那里怪人,我就在那里怪命运,这是不认识神的手,这是错了。你要记得,所有的事都是神“量”给你的。你所遇见的该有多少、多长、多重,该到那里为止,都是经祂量过的。主在那里定规一切临到你身上的事,没有别的目的,就是要打掉你那个突出点,打掉你那个刚硬的地方,打掉你那个难对付的地方。盼望主恩待我们,能看见主在我们身上工作的意义;也盼望主多给我们光,把我们的自己显露出来,叫我们爬不起来。如果主拆毁了我们外面的人,我们和人来往的时候,就不再是以我们刚硬的人去碰人。我们每一次遇见人的时候,我们的灵就能出去。

    我们盼望教会能空前的认识神,神的儿女能空前的得着神的赐福。主是要把我们的人带到对了。不只福音对,乃是传福音的人也对;不只道理对,乃是讲道的人也对。问题是在这里:神能不能藉着我们的灵出去。灵出去就遇见世界上许多需要灵的人。没有一个工作比这个更要紧,也没有一个工作比这个更彻底,没有一个工作能代替这一个。主不是注重你的道理,不是注重你的教训,不是注重你的讲章,主是要问:你能给人甚么种的印象?到底从你身上出来的是甚么东西?你是叫人觉得你自己呢,还是叫人觉得主?你是给人摸着道理呢,还是给人摸着主?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这个问题如果没有解决,那么,所有的劳碌,所有的工作,都没有多大价值。

    弟兄们,主注意从你身上出来的,远超过注意你口里所说的。你每一次和人接触的时候,总有东西从你身上出去。如果不是你自己出去,就是神出去;如果不是你外面的人出去,就是灵出去。弟兄们,我们要重复的说,到底你站在人面前的时候,从你身上出去的是甚么东西?这是一个基本的问题。求神赐福给我们,盼望我们能看见光。
正文 第九篇、拆毁后柔软的情形
    意志的破碎与柔软

    神拆毁我们外面的人的路并不一样,所以,圣灵的管治所击打的点也不一样。有的人,神是在那里对付他自爱的心,一次、十次的藉着环境对付他的自爱。有的人,神是在那里对付他的骄傲,一次、十次的藉着环境击打他的骄傲。有的人,神是在那里拆毁他的智慧,拆毁他倚靠自己的聪明行事为人,神叫他在环境中没有一件事作得对,没有一件事不失败。神让他一直的失败,就叫他学习不相信自己的聪明,到了一个地步,能说,“我活着不是靠人的智慧,乃是靠神的怜悯。”有的人,也许圣灵在他身上所安排的管治又是一种,圣灵藉着环境所击打他的,乃是他这个人的主观。有许多人就是充满了意见,就是充满了主张,就是满了办法。圣经里有一句话说,“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么?”有的弟兄的态度,好像在他也没有难成的事。没有一件事落在他的手里,他能低下头来说,我不知道,我不能作。因此,主的灵在环境里就要对付他这一点,让他一次过一次的受击打。他说他能作事,却没有一件事能作成。他所看为很容易的事,却没有一件不作坏,没有一件不失败。圣灵是从这条路来击打他。总之,圣灵对于每一个人所击打的点并不一样。

    圣灵击打人的速率也不一样。有的人,主在他身上是接二连三一直的击打,一点不放松。有的人,也许主有一个时候对付他,有一个时候不对付他。不过,主心里所爱的人就没有不被责打的。我们能从神的儿女身上寻到许多圣灵击打的点。每一次击打的点虽然不一样,但每一次所成功的却是一样的;不管外面所击打的是甚么,里面受伤的总是人的自己。神对付我们的自爱也好,神对付我们的骄傲也好,神对付我们的聪明也好,神对付我们的主观也好,不管神在外面是对付那一点,每一次对付的结果,总是叫我们的自己比从前更软弱。一次过一次,总有一天叫我们的自己被打伤了,叫我们的自己软下来。有的人在情感上特别受对付,有的人在思想上特别受对付,不管他这个人所受的对付是那一点,那最终的结果总是叫他的意志被破碎。他所受的击打也许是某一点,但被破碎的总是他的自己,他的意志。我们每一个都是刚硬的人,我们的意志都是刚硬的。来维持我们刚硬的意志的,乃是我们的思想,我们的主张,我们的自爱,我们的情感,我们的聪明。维持我们刚硬意志的东西并不一样,可是我们的意志在神面前的刚硬都是一样的。圣灵所击打、所对付、所拆毁的,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好像不一样,但是,在最终,最里面的那一个对付,都是一样的,都是要对付我们的自己,要击打我们的意志。

    所以,每一个因着启示而倒下来的人,或者因着管治而倒下来的人,都有一个基本的特点,就是他变作一个柔软的人。柔软是被破碎的人的特点。所有被神破碎的人,在神面前都变作一个柔软的人。我们所以能刚硬,所以在外面有这个壳子,乃是因为有许多维持我们刚硬的东西。我们好像一所房子,有许多柱子在那里把它撑着,叫它不倒。神把这些柱子一根一根拆掉之后,房子就一定倒下来。外面支持的东西一拆掉,里面的自己就自然倒塌了。我们不要以为声音轻的人,他的意志不刚硬,不要以为在人面前不大说话的人,他的意志必柔软。许多声音轻的人里面顶刚硬。刚硬是性情的问题,刚硬不是声音的问题。有的人在外表上好像比一个脾气急的人、声音大的人柔软得多,但事实上,他在神面前是一样的固执,一样的刚硬,一样的自私,一样的相信自己。我们所靠着来撑住里面的建筑物的东西不一样,但是里面的建筑物完全是一样的。我们的那个自己,那个意志,是同样的刚硬。主要把维持我们刚硬的东西,一样一样拿走,一个一个打破,所以祂一次对付我们,两次对付我们,几十次对付我们。也许蒙神恩典,有一样东西从我们身上失去了。因为我们所受的责打是这样的厉害,所以就叫我们下一次要再作这件事的时候,心里就有一点害怕。我们知道,如果再作,主要再打,如果再说,主要再打,我们不敢像已往那样任意而行了。神所对付的似乎是外面的一点,可是事实上我们这个人就软下来,在那一点上就爬不起来。你觉得,在某一点上,不敢违背主,不敢再坚持自己的主张。你怕主的击打,你不敢动。你敬畏神,你就在那一件事上柔软。当神的对付越增加的时候,你的柔软也增加。神在你身上拆毁的工作作得越多,范围越广的时候,你就越柔软下来。所以柔软就是经过破碎的现象。

    有的人,当你和他来往的时候,你能说某某弟兄的确是一个有恩赐的人,但同时你常常觉得他是没有被破碎的人。许多人就是这种情形,是一个有恩赐的人,却没有被破碎。那个没有破碎,人看得出来,人一碰就知道他硬得很。人被破碎了,就必定柔软;人没有被破碎,就必定刚硬。人在那一点上受过神的鞭打,就在那一点上不敢夸口,不敢骄傲,不敢随便,不敢放肆,就在那一点上敬畏神,就在那一点上变作柔软的人。

    在圣经里对于圣灵有许多比方,说圣灵像火,说圣灵像水。火是说到祂的力量,水是说到祂的洁净。在说到圣灵的性情时,乃是说祂像鸽子。换句话说,圣灵的性情是鸽子的性情,乃是柔软、安息、温和的性情,而不是刚硬。当神的灵将祂的性情一步一步建造在我们里面的时候,我们就要有更多的鸽子的性情。敬畏所产生的柔软,乃是被圣灵破碎的记号。

    柔软的情形

    人一被圣灵破碎,就自然而然有因着敬畏神而产生的柔软。当人和他接触的时候,他就没有那么硬,他就没有那么凶,他就没有那么厉害,他就被主带到一个地步,声音是柔软的,态度也是柔软的。他从里面敬畏神,就自然而然在态度上、言语上流露出他里面的敬畏来,他自然而然变作一个柔软的人。

    容易对付

    甚么种的人是柔软的人呢?柔软的人是容易对付的人。柔软的人是一个容易说话,容易请求的人。一个人在神面前一被破碎,连他的认罪也容易,连他的流泪也都是容易的。有的人要他流泪是何等的难。这不是说流泪有甚么特别的用处,乃是说一个人受过神的对付,他外面的性情给神磨碎的时候,他的思想、他的情感、他的意志被神磨碎的时候,他就容易看见他自己的错,也很容易认罪。他不是一个难说话的人。在他身上的那一个壳子打破了,叫他在情感上、在思想上,都容易接受别人的意见,容易让别人告诉他,容易让别人教训他。从那一天起,他就要被神带到一个新的境界里,能事事处处都得着造就。

    容易感觉

    一个柔软的人也是容易感觉的人。因为他外面的人被破碎的缘故,他的灵就很容易出来,并且他也容易摸着弟兄姊妹的灵。人的灵稍微有一点动作,他就知道。他的感觉变得非常敏锐,能一下子就知道一件事的对不对,人的灵一动,他这一边就有反应。他就不会作一件木头木脑的事,不会作一件得罪人感觉的事。许多时候,别人的灵觉得这件事不对,但是我们还能继续去作,这是因为我们外面的人没有破碎,别人的灵有感觉,我们却没有感觉。许多时候,有的弟兄姊妹在聚会里祷告,别人觉得厌烦,觉得他应该停下来,但是他仍然继续下去。别人的灵已经出来说,不要祷告下去,但他没有感觉。人所感觉的,在他身上没有反应。这就是因为他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人如果是一个破碎的人,他的灵就很容易摸着别人的灵,也很容易感觉别人所感觉的。他不会像一个没知没觉的人,他不会作一个许多人都知道,而他自己不知道的人。

    只有外面的人被破碎了的,他才起首知道甚么叫作基督的身体,他才能摸着身体的灵,摸着别的肢体的感觉,不至于你作你的,他感觉他的。一个人如果没有感觉,他在身体中就像一个假的肢体,就像是装上去的一只假手一样。假手也能随着身体活动,但是它缺少一个东西,它没有感觉。有的人是没有感觉的肢体。整个身体都感觉了,但是,他这个肢体没有感觉。外面的人一破碎,他就能摸着教会的良心,能摸着教会的感觉。他的灵是开起来的,他能让教会的灵摸着他的灵,让教会把所感觉的交通给他的灵。这是一件非常宝贵的事,每逢我们错了,我们就能知道自己错了。外面的人的破碎,并不是叫我们从今以后不会错,乃是有了一个机关,叫我们很快就知道自己的错。弟兄姊妹知道你的错,他们口还没有开,你却一碰他们就知道自己的错,你只要一碰他们的灵,就能知道他们对这件事是反对或是同情。这乃是身体生活里基本上所需要的。没有这个,身体的生活就不可能。基督的身体,不是大家在那里商量了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乃是像我们这个身体那样,不必商量,自然而然各个肢体有共同的感觉。那个感觉是表示身体的意思,那个感觉也表示元首的意思,头的意思。元首的意思乃是通过身体的意思而表明出来。我们外面的人被破碎了,我们就容易被更正,容易有身体的感觉。

    容易得造就

    最大的帮助还不在我们的错误能得到校正,最大的帮助,乃是我们外面的人一破碎,我们的灵就变作敞开的灵,能显出来,同时也能叫我们得着众灵的供应。我们的灵不只能出去,并且叫我们无论到那里都能得着属灵的帮助。如果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就不容易得着别人的帮助。比方,一个弟兄,他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是因为他思想特别强。这个弟兄来到聚会里,就很不容易得着造就。因为一个思想强的人,除非给他更强的思想,他不能得着帮助。别的弟兄在那里说话,他感觉这个思想也不行,那个思想也不行,他以为这也没有意思,那也没有意思,这也不能帮助他,那也不能帮助他。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也许他一次的帮助都没有得着。他有一个思想的壳子,他只能从思想里得着帮助,他不能得着属灵的造就。但是主如果进来,一次、十次、几十次,一年、二年、几年的工夫,把他思想的壳子拆光,给他看见他的头脑是何等无用,结果,他就变作一个婴孩,很容易听人说话,再也不敢那样轻看别人了。他在那里听一位弟兄讲道的时候,不是听他念的字音如何,不是听他道理讲得对不对,意义讲得明白不明白,乃是在那里用自己的灵去碰他的灵。主在讲的人身上有一点工作,他里面的灵有一点出来,他里面的灵动一动,听的人的灵就得着苏醒,就得着造就。如果一个人的灵是破碎的,每一次弟兄的灵一出来,他就得着造就,不是道理上得造就,那是另外一件事。人的灵在神面前受的对付越多,外面的人的破碎就越彻底,所能得着的帮助也越多。在任何弟兄姊妹身上神的灵有一点动,他就能得着帮助。他也就不再用道理来批评人,不再用字句来测量人,他不是注意某弟兄讲的意思好不好,某弟兄的口才好不好,或者解经解得好不好。他的态度完全改变了。所以,我们能得着多少人的帮助,就看我们的灵如何。许多时候,人从我们面前经过,因着我们的壳子硬得很,我们就不能摸着人的灵,就不能得着造就。

    甚么叫作受造就?造就不是思想的增加,造就不是意义的增加,造就也不是道理的增加,造就乃是我的灵多一次和神的灵接触。不管神的灵藉着甚么人出来,无论是在聚会里,或者是在平日的交通里,神的灵在别人身上轻轻的动一下,我就吃了一顿饱,我就得了苏醒。我们的灵像镜子一样,每一次我们得着造就,就像有人把我们的灵擦一擦叫它亮一下。造就的意思没有别的,就是我们的灵被别人的灵摸着,我们的灵被圣灵摸着。圣灵藉着别人的灵摸我们一下,我们就得着造就。从灵出来的东西,一碰就亮,就像电灯一样,不管灯罩的颜色是红的绿的,不管电线的包皮是白的黑的,电通过来的时候总是发亮。灯罩如何我们不管,我们注意的是电的出来。别人的灵稍微出来一点,你就已经亮了。你把你所知道的神学都忘记了,你只知道在这里有灵出来;感谢神,你得着了苏醒,你在神面前吃了一顿饱。这样,你就成了很容易得着帮助的人。有些人是何等不容易得着人的帮助。你想要帮助他,你要花多少工夫去祷告,你要花多少力气才能帮助他。刚硬的人非常不容易受帮助,柔软的人才容易得着帮助。

    所以,在这里有两条完全不同的路。一条路是外面的,思想进去,道理进去,解经进去,有人也能说他得着了帮助。另一条,完全不同,乃是灵和灵的接触,灵接触了,就在灵性上得着帮助。你摸着后一条路,你才摸着真实的基督教,这才真的叫作造就。你如果只知道听道,今天你听过了一篇道,到下个主日你又去聚会,刚刚好又遇见这个弟兄,又听见他讲这一篇道,你就有点不耐烦,你就想走。你觉得同样的道只要听一次就彀了。你以为基督教是道理,你是把道理装在脑子里。但是你要知道,造就不是道理的问题,是灵的问题。那个弟兄上一次在那里讲的时候,如果他的灵出来,把你整个的人摸一下,碰一下,你就好像被他洗过一下,你就得了苏醒。你下一次又去,这个弟兄的灵又出来,你又在那里得着帮助。尽管题目是旧的题目,道理是旧的道理,但是他的灵又出来一下,你就又得着一次洁净,像被水洗过一样。我们要记得,造就就是灵和灵的接触,不是思想的增加。造就是灵和灵的事,不是一个外面的人给你得着了多少道理,给你得着了多少教训。一切的教训,一切的道理,如果不是有灵的接触,那个教训,那个道理,我们只能说它是死的。

    你外面的人被破碎之后,你就变作容易得着造就的人,你所得着的造就就会很多。有人来问你一个问题,你能从他身上得着造就。一个罪人来寻求主,你和他一同祷告,你也得着造就。一个弟兄大错,主叫你和他说很重的话,责备的话,你摸着他的灵出来,你又得着造就。你能得着许多方面的造就,你能得着许多方面的供应,你觉得整个身体都在供应你这个肢体。无论那一个肢体都能供应你,无论怎样你都是得着。你成了能彀接受的人,全教会都是你的供应。这是何等的丰富!你就真的能说元首的丰富是身体的丰富,身体的丰富是我的丰富。这与思想和道理的增加是何等的不同,这一个不同是太大的不同。

    一个人得着的帮助越多,得着的帮助越广,就越证明他是破碎的人。一个难以得到帮助的人,并不是他比别人更聪明,而是证明他外面的壳子比别人更硬,所以甚么都不能吸引他。主如果怜悯他,把他这个人打破,重重的打破,多方的打破,到了有一天,他就能得着全教会的供应。我们要问自己,我们能不能得着别人的供应?你如果是有硬壳子的人,就当圣灵从别的弟兄身上出来的时候,你不会遇见灵。你若被神打碎,只要人的灵一动,你就得着帮助。虽然细微得很,但不是细微不细微的问题,是遇见不遇见的问题。就是这个灵的遇见你叫你得着苏醒,得着造就。所以,弟兄姊妹们,千万要看见这个外面的人的被拆毁,乃是我们在神面前到底能不能得着帮助,到底能不能得着造就,到底能不能作工的基本条件。

    灵里的交通

    交通不是思想和思想的交通,交通不是意见和意见的调和,交通乃是灵和灵的接触。我们的灵摸着别的弟兄的灵,灵的接触是交通。所以只有当我们在主面前蒙怜悯,把我们外面的壳子打破,把我们外面的人拆毁了,我们的灵才得出去,才能摸着弟兄姊妹的灵。从那一天起,我们才开始明白圣徒的交通,从那一天起,我们才开始明白圣经里为甚么说灵里的交通,才开始明白交通是灵里的交通,不是彼此看法的交通,灵里有交通,就能有同心的祷告。多少人的祷告是用头祷告,这样就难以寻到同心的人,因为要找到人的头和他的头相同的话,也许跑遍天下都没有。事实上交通乃是在灵里有交通。一切得着重生有圣灵住在里面的人和我们都能有交通。如果让神把拦阻除掉,把我们外面的人拆掉,就我们的灵是打开为着所有的人。我们的灵能打开接纳任何弟兄的灵,我们的灵能被任何弟兄的灵摸着,我们的灵也能摸着任何弟兄的灵。我们能摸着基督的身体,我们也就是基督的身体,我们的灵就是基督的身体。诗篇四十二篇七节说,深处与深处响应(“深渊”也可译作“深处”),深处的的确确是在呼喊深处。你里面的深处在那里呼喊,盼望能摸着我的深处;我里面的深处也在那里呼喊,盼望能摸着全教会的深处。这是深处和深处的交通,深处和深处的呼喊,深处和深处的响应。如果我们外面的人被拆毁,里面的人能出来,我们就能摸着教会的灵,我们就能在主面前作比较有用的人。

    不能效法

    我们所题起的外面的人的拆毁,只有圣灵能作,人不能效法,效法没有用。我们说人要变作一个柔软的人,但并不是劝人从明天起就去作一个柔软的人。你如果这样去作,有一天你要看见,你自己所造出来的柔软也要拆毁。人自己造作的柔软没有用,必须是圣灵工作结果的柔软才有用。一切在我们身上的成功,不是靠着我们,乃是靠着圣灵。只圣灵知道我们的需要,祂在环境里替我们安排遭遇,祂在那里替我们拆毁。

    我们的责任乃是求神给一点光,叫我们能知道,能承认圣灵的手,能作一个服在神大能手下的人,承认祂所作的都是对的。我们不要作一个蒙昧无知的骡马,我们情愿把自己交给主拆毁,我们情愿接受主的工作。你把自己交在主大能的手下,你就要看见,这个工作也许前五年前十年已经开始了,可是在这五年十年中,在你身上没有显出果效。今天你将自己交在主手里说,“主,我从前好像瞎子,你要从那里带领我,我不知道,你要把我带到那里,我也不知道。今天我知道你要拆毁我,今天我把自己交给你。”这样,也许前五年十年没有结果的,今天要有结果。主在你身上能彀拆掉许许多多已往你所不知道的东西。有了这些拆毁之后,你就在那里不骄傲,你就在那里不自爱,你就在那里不高抬自己。这个拆毁,叫你的灵得着自由,叫你的灵能出来,叫你变成有用。到了这个日子,你才能使用灵。

    在这里附带要题起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外面的人的破碎需要圣灵的工作,用不着自己去效法,那么,我明明知道有一个活动是出于肉体的,还是我自己去阻止它活动呢,还是等候圣灵来打破,或者等候大的光照,我一点也不去约束它?

    关于这一个问题,我们是这样看:所有肉体的动作,我们都应该停止它。这和装作不同。今天我要骄傲,我拒绝我的骄傲,但是我不装作谦卑。今天我要发脾气骂人,我拒绝发脾气,但是我不装作温柔的样子。停止是停止消极方面的,装作是装作积极方面的。如果消极的方面要爬起来,我就在那里拒绝它,不放松它,但是我绝不装作积极的方面。骄傲是消极的,我要对付它;谦卑是积极的,我不能模仿它。比方你这个人本来是顶刚硬的,声音是硬的,态度是硬的,今天你受对付拒绝这个硬,但你并不装作温柔。所以你所认识的一切肉体的活动和行为,你要停止它,但是积极方面的美德,你不用效法来得着,你可以将自己交给主说,“主,我不用力量去效法,我仰望你作工。”你看见神就在那里拆毁,神就在那里建立。

    外面的效法,不是神作的,乃是人自己作的。所以凡是追求的人,要从里面学,不要从外面效法。要让神从你的里面作成了,而在你的外面彰显。凡是人在外面作的,都不是真的,人造出来的都要拆毁。一个人有了假冒的东西,不只别人会受欺骗,连他自己也会受欺骗。我们外面的模仿一多,造作一多,结果我们就相信自己是这样的人。有一天,你就是指明给他看,这不是真的,要除去,但他自己都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我们千万不要在外表上效法,作人还是自然一点的好,让神在我们身上建立。我们简简单单的作一个自然的人,我们不在外面模仿、效法,而是天天盼望主将我们所该有的美德加在我们身上。

    第二个问题是:有的人在他天然方面也有一些美德,比如说温柔罢,有的人天然就是温柔的,这样,从天然而来的温柔与从管治而来的温柔有甚么分别呢?

    关于这一个问题,我们可以题起两点。第一,所有天然的东西都是独立的,都不需要灵和它联络在一起。从圣灵管治而来的东西,是受灵的支配的,灵动它才动,灵不动它就不动。天然的温柔也会成为灵的拦阻,而一切拦阻灵的都是刚硬的。换句话说,我天然的温柔都会变作刚硬。一个人如果天然是温柔的,他那个温柔是独立的,是他自己温柔。假定说,主需要他站起来说两句重话,他天然的温柔就能变作拦阻,他会说,“唉!这个我作不来,我一生一世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这话只好请别人来说,我不能。”你就看见,他天然的温柔,不能受灵的管辖。任何出乎天然的东西都是有它自己的意志的,都是刚硬的,都是它作它的,灵没有法子用它。从破碎而来的温柔就完全两样,那一种的温柔是灵所能用的,它没有抵挡,没有反对,也没有一点意见,它完全受灵的管辖。

    第二,一个天然温柔的人,你顺着他的意志的时候,他是温柔的,你要他作他所不愿意作的事,摸着他所不乐意的事的时候,他就不温柔了。所以人一切天然的美德都不能叫他舍己,人一切天然的美德都是给他利用来建立他自己的。这是一定的,所有天然的美德,不只是温柔,每一件都是给他本人用来建立自己的。所以,甚么时候摸着他的自己,他所有的美德就都不见了。天然温柔的人,你一摸着他那个命根的时候,他就温柔不来。甚么时候摸着一件事是他所不愿意的,他那个谦卑就没有了,他那个温柔就没有了,他甚么都没有了。从管治而来的美德就完全两样。乃是你的自己被拆毁了,才有那些美德。甚么时候神在那里拆毁你的自己,你那个美德反而出来。你的自己越受伤,你就越温柔。天然的美德和圣灵的果子是有基本上的不同的。

    应当刚强

    外面的人必须被拆毁,这一个,我们没有法子装作,也没有别的东西可以代替。我们必须服在神大能的手下,接受祂在我们身上的对付。外面的人一被拆毁,里面的人就刚强。也有少数的人外面的人虽被拆毁,里面的人还不彀刚强。但是里面的人是应当刚强的。如果你外面的人被拆毁了,而里面的人还不刚强,你就不是要去祷告求刚强,你乃是要说,“我要刚强。”圣经是命令我们“应当刚强。”顶奇妙的事就是,你外面的人一被拆毁,你说刚强就刚强,你要刚强就刚强,你定规刚强就刚强,你试试看,你在那里说我要这样,就是这样。外面的人的问题一解决,刚强的问题也解决了。要刚强,就刚强,必定刚强。从今天起,谁也不能拦阻你。就是你要一下,定规一下,就是这么一下,奇妙的事就发生。主说“要刚强。”你说,靠着主你要刚强,就是这样,你刚强了。

    外面的人必须被拆毁,里面的人才能自由,这是学习事奉神的基本的路。
 楼主| 发表于 2016-12-5 23:24: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倪柝声代表作《属灵人》的简要版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圣山网

GMT+8, 2017-9-22 05:06 , Processed in 0.21962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